在实验室里勇攀高峰的青年科学家刘廷析(一)

作者:本刊编辑部 刊名:实验室研究与探索 上传者:欧阳晓嵘

【摘要】2011年7月16日,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健康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刘廷析(见图1)因病与世长辞,年仅44岁。他依依不舍的是他的学生、爱妻、幼子,还有未竟的事业和5万条斑马鱼。"炎夏夜梦长,忽惊晨星落;难别手足情,浊泪忍愈多。攻坚君犹在,坦荡兼执着;丹心化神奇,科学终伏魔。"刘廷析的英年早逝,

全文阅读

2011年7月16日,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健康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刘廷析(见图1)因病与世长辞,年仅44岁。他依依不舍的是他的学生、爱妻、幼子,还有未竟的事业和5万条斑马鱼。“炎夏夜梦长,忽惊晨星落;难别手足情,浊泪忍愈多。攻坚君犹在,坦荡兼执着;丹心化神奇,科学终伏魔。”刘廷析的英年早逝,令他的恩师陈竺院士十分悲痛,含泪写就一首五律诗悼念爱徒。拥有加、美、英、意、德5国院士头衔的生命科学界权威麦德华教授不禁扼腕叹惜:“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科学家,一个真正的科学家啊!”檪创建斑马鱼实验平台刘廷析生于1967年12月,贵州省贵阳市人,1990年贵阳医学院毕业,1996年在武汉同济医科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同年来到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著名血液病专家陈竺院士。1999年取得博士学位后,刘廷析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进行博士后研究。2005年他婉拒了美国导师的挽留,毅然回国,在上海组建实验室,主要使用斑马鱼这一“发育疾病”模式生物体,进行血液系统分子遗传学、发育生物学等方面研究。刘廷析成长于一个普通的医务工作者家庭,在本科刚毕业的时候他一度对临床非常感兴趣,但在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轮转到血液科时,目睹一个个年轻的白血病患者离世,他感觉到了挑战。当时有一位得了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女孩,凝血机制很差,一出血就会有生命危险。女孩初潮,出血不止,她拉着刘廷析的手说:“医生叔叔,我好害怕,救救我。”结果第二天,女孩就去世了。这件事之后,刘廷析立志向血液病宣战。在攻读博士学位过程中,他深知“在医院所有患者中,血液科的病人最无助。”面对这种现状,刘廷析抓紧每一分钟做科研。他经常说:“中国有8000万白血病患者,如果能发现一个治疗白血病的新药,就有更多病人能够受益!”在美国进行博士后研究时,刘廷析的事业遇到了重要转机,因为他接触到了斑马鱼这种模式生物。作为一种脊椎动物,斑马鱼非常适合用来研究早期发育事件,它的胚胎是在体外发育而且透明的,可以清晰地进行观察,于是刘廷析开始学习使用斑马鱼作为研究对象来研究血液系统发育和疾病问题。刘廷析被这种小生物给迷住了,他说,观察整个发育过程时,看到斑马鱼的心脏第一次起跳时,看到它的全身血液第一次灌流时,那种震撼是永远也忘不了的。在哈佛的五年半,刘廷析的时间几乎都用在实验室里钻研斑马鱼上,实验结果证实斑马鱼是一种很好的疾病模式生物,在白血病的研究中将会创造极大的价值。他的妻子邓敏回忆道:在哈佛期间,丈夫的手套、围巾、帽子换得特别快,因为他往返研究所与住处都是坐公交车,坐车时他总是在想问题或看资料,结果不是坐过站,就是把帽子、围巾之类的东西落在车上。回国后,刘廷析担任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交大医学院健康科学研究所发育与疾病研究组组长,并在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上海血液学研究所医学基因组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任研究组长。他从零开始,和妻子一起筹建斑马鱼模式生物平台。经过两个多月的辛勤努力建成了占地250、整齐排列着2500个鱼缸、可养殖约5万条斑马鱼的鱼房,为研究创造了条件。从那以后,刘廷析几乎天天都“泡”在实验室和鱼房。在刘廷析的实验室门口,养着一缸斑马鱼供观赏;在瑞金医院的地下室里,刘廷析更是养了5万条斑马鱼用于研究工作。这些斑马鱼凝结着他毕生的心血。当时,国内的斑马鱼平台还不多。他和他的研究团队在6年时间内筹建“发育与疾病”研究组并建立斑马鱼技术平台,使用斑马鱼这一发育疾病模式生物,进行造血系统发育与疾病的分子遗传学、发育生物学研究和转化医学研究。刘廷析也被聘为科技部国家重大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