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人际信任与父母教养方式的关系研究

作者:陈利君;戴晴 刊名: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李雪莲

【摘要】运用信任量表和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对湖南的两所中学进行抽样调查,结果:初中生人际信任水平没有显著的年级、性别差异,只在依赖维度上女生略高于男生,但没有显著性差异。整体上,独生子女的人际信任水平高于非独生子女,且在人际信任总分及依赖得分上存在显著性差异。父母未离异的初中生比父母离异的初中生更多感受到父亲情感温暖与理解,而父母离异的初中生比父母未离异的初中生更多感受到母亲的过分干涉与过分保护。结论:积极的教养方式与人际信任呈正相关,消极的教养方式与人际信任呈负相关。

全文阅读

一、问题提出人际信任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它折射出人们对于人类本性的基本信念,也影响到人际交往中的预期和决策(Wrightman,1990)。在当前我国市场经济逐步完善,个人信任体制开始建立的时期,更需关注人际信任的早期教育。初中阶段是个体心理发展渐趋成熟,价值观逐步建立的时期,他们的人际信任状况反映了其社会性的发展状况,而父母教养方式对青少年个性、社会性发展的影响最大、最直接,不同的养育方式对子女会产生不同的影响[1]。为了帮助初中生形成良好的人际信任和健康心理,就应该重视父母教养方式,弄清父母教养方式与人际信任的相关关系。以往的研究表明,人际信任、自尊和应付方式等因素都受到父母教养方式不同程度的影响。苏巧荣通过对卫校学生的研究发现:子女的人际信任与母亲的拒绝、否认型养育方式呈负相关[2];广州王丽芳等人就高三学生进行的研究显示:高三学生的人际信任与父母积极的教养方式呈正相关,而与父母消极的教养方式呈负相关[3],即父母积极的教养方式可以促进子女内部控制力的发展、能力的提高以及亲社会行为的发展,而消极的教养方式的影响则恰恰相反。从现有的资料看,国内学者对于人际信任的研究大多面向青少年群体,主要反映大学生的人际信任状况,而对中学生人际问题的探讨也主要围绕人际关系及交往障碍来进行,对初中生人际信任状况的研究并不多见。而以往关于人际信任的研究结果显示,青少年人际信任水平在性别方面是否有差异尚存在分歧,但并没有考察人际信任水平在年级、是否独生等方面的差异。就父母教养方式与人际信任所进行的相关研究不多,现有的也散见于教养方式对儿童社会化的影响的相关研究。苏巧荣及王丽芳等人的工作具有开创性的意义,但限于他们取样的代表性,还不能反映初中生人际信任与父母教养方式的关系。因此,本文着重探讨初中生人际信任的特点,以及初中生父母教养方式的特点,分析其在性别、年级、是否独生子女等方面的差异,并作出初中生父母教养方式与人际信任的相关研究。二、研究方法(一)研究对象随机选取桃源县和湘潭市两所中学的初一至初三300人作为调查对象,进行集体施测,共发放问卷300份,其中回收有效问卷229份,初一59人(25.8%),初二89人(38.9%),初三81人(35.4%);独生子女142人(62.0%),非独生子女87人(38.0%);男生103人(45.0%),女生126人(55.0%)。(二)研究工具1.信任量表(TS)该量表是由Rempel和Holmes编制的,又称为同伴信任量表(CompanyTrustScale),用于测查关系密切者的相互信任,共有18个题目,采用七级评分法,得分越高表明信任度越高。量表涉及信任的三种内涵:可预测性、可依靠性和依赖。[4]整个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72。2.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整个量表包括6个父亲因子分和5个母亲因子分,它们分别是:FF1(父亲情感温暖与理解),FF2(父亲惩罚、严厉),FF3(父亲过分干涉),FF4(父亲偏爱被试),FF5(父亲拒绝、否认),FF6(父亲过度保护);母亲分量表5个,分别是:MF1(母亲情感温暖与理解),MF2(母亲过分干涉、过分保护),MF3(母亲拒绝、否认),MF4(母亲惩罚、严厉),MF5(母亲偏爱被试)。(三)研究程序1.施测:以班级为单位团体施测,测试时间大约为20分钟。由经过培训的心理学专业学生做主试,所有问卷当场回收。2.数据处理:采用SPSS11.5软件包进行统计分析。三、结果(一)初中生人际信任的研究分析通过对初中生人际信任水平在年级变量上进行方差分析,结果如表1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