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思想对我国宪政文化的影响

作者:刘畅 刊名: 上传者:李琳琳

【摘要】宪政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化的舶来品,虽然我国古代也有与此相关的表述,但与我们现在理解的宪政的意义相去甚远。宪政是基督教幽暗意识的产物,基督教认为人性本恶,因此主张限制政府,限制权力,那么这样一个根植于欧美文化意识的制度在中国实行的初期一定会遭遇水土不服。宪政文化是一种复杂的社会文化,对它的考量应该放在文化的整体结构中去,而儒家文化恰是中国传统文化体系的核心,了解儒家文化是理解中国宪政环境的关键。

全文阅读

前沿探索 管理视窗 ·79· 儒家思想对我国宪政文化的影响 刘 畅 摘 要: 宪政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化的舶来品,虽然我国古代也有与此相关的表述,但与我们现在理解的宪政的意义相去甚远。宪政是基督教幽暗意识的产物,基督教认为人性本恶,因此主张限制政府,限制权力,那么这样一个根植于欧美文化意识的制度在中国实行的初期一定会遭遇水土不服。宪政文化是一种复杂的社会文化,对它的考量应该放在文化的整体结构中去,而儒家文化恰是中国传统文化体系的核心,了解儒家文化是理解中国宪政环境的关键。 关键词: 宪政文化 儒家思想 文化再造 一、儒学风骨与宪政文化 ( 一) 君权至上,君为万物纲 “克己复礼”“君为臣纲”作为儒家学说的一个主要原则对树立君威发挥了重要作用,正是这种对权力的尊崇使得律法被放在次要的位置,宪政中所谓的限制权力无从谈起。儒家理论使得君权被推崇的极高,而法律则成为了可有可无的装饰,即使有的朝代很注重刑治,也仅仅是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利益,而绝不是民主法治。在儒学体系中,难见 “公民”范畴,也没有 “公民”意识,“子民”“顺民”意识被放大。中国古代,对于公正严明的判官,百姓往往赋予 “青天”的称号,百姓不认为法律维护自身权利是常态,相反认为是天赐,本身就是法律的式微。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君主来个自我发配,百姓真要到 感激涕零的份上了。( 二) 伦理社会 中国是礼仪之邦,上下五千年,礼法教化渗入到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可否认是儒家文化的功劳。中国文化发展的各个思想流派,从先秦诸子到近代新政,没有那个学派能够如儒家一样,把伦理放在了此等显赫的地位。如果说中国人明理,那一定要拜谢孔子,但也因此,仁义道德被摆在了超越法律的位置上。中国古代儒学极其强调道德约束,使得每个人在日常行为中想到的首先是是否和礼法,而非律法,父母控告子女,无论是否有罪,子女都会受到道德的谴责,法律的制裁,如果出现子女控告父母的现象,则是大逆不道的,不为世俗所容。此外,人们并不要求法官严肃执法,而是希望他们用天理和人情来圆满地调解纠纷、处理案子。这种德主刑辅,以礼率法,无讼观念根植的文化环境虽然使得道德文章被摆到了极显赫的位置,礼乐教化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但也使得民主法治文化不能形成,民主宪政、宪法精神没有生长的土壤。 ( 三) 公民性格之维 儒家文化使中庸之道在中国影响千年,使得中国人凡事都抱着差不多就行的态度,这种思想虽然使得中国人温和谦逊,但却对宪政精神产生了负面影响。秉承这种平和的态度,中国人习惯对自身利益漠视,即使侵害自己利益的行为发生,只要不是非常严重,中国人都乐意大而化小,小而化无。此种思想在古代能够存在也许还要考虑当时的法律制度不能给权利保护一个实现途径,但在现今社会仍存在就不得不说是国民性格的重要作用了。 二、宪政制度与思想、文化再造 中国不能产生现代意义上的宪政原因在于宪政所根植的文化土壤,没有文化的宪政就像是没有根的浮萍,永远找不到自己的归属。因此我们应该培养自己的宪政文化,而这必定会以更新固有传统结束,那么文化再造是我们必经之路。而如果文化再造是我们注定选择的路,那对于儒家思想的改造则应是文化再造的核心。儒家思想传承千年,对国人的影响深入骨髓,我们不应否认如仁爱、保民、大同等思想对中国人的精神所起到得正面作用,但我们也应看见其局限性。对儒家思想,我们并非全盘否定,而更应是改进,再造而非创造。 ( 一) 限制人治,发展民主、人权意识 中国社会千年的皇权至上思想使得人治观念盛行,人权在中国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而宪政环境的建设要求我们必须从骨子里把这种封建意识连根拔起。强化法制观念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