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刑罚轻缓化的经济分析——兼论罚金刑和自由刑的适用

作者:刘泉 刊名:上海商学院学报 上传者:任满收

【摘要】刑罚轻缓化已经成为刑罚结构改革的总体趋势,通过对刑罚轻缓化的经济分析,我们可以挖掘出刑罚轻缓化背后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高概率的惩罚与轻刑化"的组合是预防和控制犯罪最为经济有效的方式,而轻刑化即我们所谓的刑罚轻缓化。在刑罚轻缓化的背景之下,透视罚金刑与自由刑的适用,我们可以发现罚金刑更符合刑罚轻缓化之意旨,应提升到主刑的地位,未来我国的刑罚结构改革也应以罚金刑为主导,而自由刑只起辅助的作用。

全文阅读

纵观整个世界刑罚的发展史,刑罚都呈现出一种从严厉到轻缓、从野蛮到文明的进化发展的过程。特别是欧洲启蒙运动以来,随着自由、博爱思想的深入,历史上一直处于霸主地位的死刑、肉刑等残酷的刑罚让位于自由刑等较轻缓的刑罚。二战以后,人们更是愈加注重人权,特别是生命权,整个世界掀起了废除死刑的高潮,自由刑的中心地位也受到动摇。资格刑与财产刑等非监禁刑的地位凸显出来,大有代替自由刑之势。尽管在20世纪70年代西方国家遭受犯罪高潮的冲击,刑罚有趋重的倾向,但是,从整体来看,刑罚是趋于轻缓的[1]。一、我国学界对刑罚轻缓化的认识“刑罚轻缓化”或称“轻刑化”是刑法学、犯罪学中经常出现的一个术语,迄今为止学术界对此尚未形成一个统一的概念。刑罚轻缓化或者轻刑化是指刑罚向轻缓方向发展变化的趋势,而且这一趋势似乎也已经成为一种共识。对于刑罚轻缓化持肯定态度的学者大都从刑法的机能、刑法的谦抑性、宽严相济的形势政策、文化等方面给出了自己的理由,然而在笔者看来,这些理由的说服力是有所欠缺的。人权保障机能和社会保护机能是刑法的两大机能。对于刑罚轻缓化有利于实现刑罚的人权保障机能[2],有的学者认为国家制定和运用刑法,其目的主要不是甚至不是用来打击犯罪的,它是用来保护人权的,特别是保护犯罪人的人权[3]。然而,该观点的说服力是片面的。诚然,国家应尊重和保护犯罪人的人权,但是,难道受害人以及潜在受害人的人权就不应予以保护了吗?对于犯罪人的放纵是对受害人和潜在受害人人权的严重亵渎,因为二者之间的利益是此消彼长、完全对立的关系。至于刑罚轻缓化有利于实现刑法的社会保护机能的观点,理解上同样有失偏颇。刑法的社会保护机能,既是指国家运用刑罚惩罚犯罪人,使其不能再危害社会,同时威慑社会上的普通公民也不敢实施犯罪,以维护国家统治和社会秩序。然而,如果从刑法的这一机能出发的话,恰恰需要的是严厉的刑罚,因为在一定程度上刑罚愈严厉,对罪犯和潜在犯罪人的威慑效果便愈大,也就更能实现对社会普通公民的保护。至于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刑法的谦抑性这不过是刑罚轻缓化的另一种表述而已,三者之间在本质上是没有多大差别的,都有应当适用较为轻缓的刑罚的成分在里面,因此二者也不能成为支持刑罚轻缓化的理由;而文化是个筐,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装,用文化来解释社会现象和问题的说服力令人生疑。因此,虽然很多人对于刑罚轻缓化给出了自己的理由,但是其说服力有所欠缺,无法给刑罚轻缓化强有力的理论支撑。笔者试图从经济学的角度对缘何要实行刑罚轻缓化作出分析,以期能够揭示刑罚轻缓化背后深层次的原因。二、刑罚轻缓化的经济分析(一)理论分析根据经济学的理论,决策者都是具有理性的,这也包括罪犯在内。理性罪犯的犯罪行为模型是:其对犯罪的预期收益超过预期成本,所以行为人才会通过犯罪来增加其自身的福利水平。犯罪收益是罪犯从犯罪行为中所获得的各种不同的有形或无形的满足。犯罪成本包括不同的现金支出(如购置作案工具等)、犯罪的机会成本和刑事处罚的预期成本。刑事处罚的预期成本是指罪犯被抓获的概率与其被抓获后应受实际惩罚的乘积。因此,惩罚严厉性和确定性的增加,都会增加犯罪的成本,使得犯罪成为不利益,从而降低犯罪率。在预期惩罚成本得以确定的情况下(即预期惩罚水平一定),可以设计出多种惩罚概率与惩罚严厉程度的组合。如一项预期惩罚成本为200元的惩罚可以被分解为以下无数种组合:200元的罚金与100%的惩罚概率;400元的罚金与50%的惩罚概率;1000元的罚金与20%的惩罚概率……,这些不同的组合构成了等威慑水平曲线,如图所示:曲线D就是等威慑曲线。该曲线上的每一个点代表的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