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约束下浙江省全要素生产率差异性及收敛性分析

作者:刘林 刊名:改革与战略 上传者:庞丹

【摘要】文章通过Malmquist指数将环境因素纳入到全要素生产率的分析框架中,测算环境约束下浙江省2002年至2009年9个地区全要素生产率及其成分,并对其收敛性进行检验。结果显示,研究区间内浙江省生产率水平略有增长,但各地区增长类型和原因各不相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浙江省各地区全要素生产率差距会扩大。

全文阅读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一直保持近10%的高速增长,然而,这种增长依靠的是要素的大量投入而非全要素生产率(TFP)的大幅提升(林毅夫、苏剑,2007)。郑小勇(2004)、程跃秋(2005)以及刘亚军、倪树高(2006)等对浙江省要素投入与经济增长间的关系进行研究,通过测算索洛余值并计算各个要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得出浙江省经济增长明显属于这种投入驱动型增长。近年来,随着能源供应日益紧张以及全球污染问题的日益突出,这种投入驱动型或者称粗放型的增长方式显然是不可持续的,而且加剧了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之间的矛盾。因此,将TFP和环境因素纳入到统一的分析框架,这对于解释经济增长模式具有重要意义。测定TFP最常用的方法有索洛余值法、随机前沿生产函数法(SFA)和数据包络分析法(DEA)。索洛余值法需要提出完全竞争和利润最大化等假设,并且将TFP完全归结于技术进步的贡献,没有考虑生产者技术上与前沿的效率差距。用SFA进行生产函数中效率因素的研究包括随机参数模型(Kalira-jan,1996;岳书敬等,2005)和确定性非参数模型(郑京海等,2005),由于对分析模型的选取标准莫衷一是,所采用的面板数据范围不尽相同,研究结论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分歧。传统DEA虽然具有不需要对生产函数结构做先验假定、不需要对参数进行估计、允许无效率行为存在以及能对TFP变动进行分解等优点,但当考虑时间因素时,不同时点上的静态效率测度结果并不具有时间上的可比性。而基于决策评价单元动态效率评价的Malmquist生产率指数,则能够有效地解决传统非参数DEA方法在测度决策评价单元效率时的动态可比性问题,并且它还可以将生产要素变动进一步分解为经济效率变动和技术进步变动指标。因此,目前很多国内外学者采用非参数Malmquist生产率指数来考察TFP的变动(岳书敬、刘朝明,2006)。随着全球环境问题的日益突出,已有一些学者开始将环境因素纳入TFP的测算框架(HailuandVeeman,2001;SeifordandZhu,2002;吴军,2009)。研究的方法基本上有两大类:一种是将环境治理费用作为一种投入;另一种在多产出DEA基础上,通过数REFORMATION&STRATEGY2012.6据变换将污染转化成投入的递增函数形式,从而当做另一种产出来处理。总体来看,国内外学者对TFP及其影响因素已经有了较为深入的分析,但是在对生产率差异性以及收敛性研究方面还有所欠缺。虽然徐建军、汪浩瀚(2008)对浙江省11个地区1990年至2005年TFP进行测算,并对技术效率进行了敛散性检验,但上述研究均只检验了传统TFP收敛情况,而没有考虑环境约束下的TFP是否存在收敛。可以说,传统投入产出效率测度虽然能够通过参数或非参数方法测度经济增长绩效,却不能科学地评价经济增长中由资源过度消耗和环境污染带来的“粗放”程度。另外,浙江省各地区经济增长的另一个特征是区域发展的不平衡性,表现为各地区TFP的差异性。那么这种差异的具体根源是什么?这种差异随着时间的推移会缩小还是扩大?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本文将进一步对浙江省各地区TFP进行分解并对各地区的TFP进行收敛性检验并试图从以下几个方面对现有研究进行拓展:(1)将环境污染作为“非合意”产出纳入到TFP核算体系,利用Malmquist生产率指数测度在环境约束条件下浙江省20002009年各地区的TFP绩效;(2)通过对TFP进行分解,分析浙江省各地区TFP提高或降低的差异性;(3)对浙江省各地区环境约束下TFP是否存在收敛和收敛进行检验。一、研究方法环境技术是反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