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薛涛的诗歌与唐代妇女观

作者:韩爽 刊名:群文天地 上传者:张哲

【摘要】薛涛是唐代著名的女诗人,她丰富的人生经历和独特的诗歌气质都彰显了女性在男权世界中争取话语权和张扬女性意识的独立精神,而她生活的唐代社会极具开放性,使得妇女观在唐代初放光彩,探讨薛涛的诗歌和唐代妇女观之间的关系,有助于进一步了解薛涛在女性文学史上的地位和唐代妇女观在中国妇女史上的特殊影响。

全文阅读

唐代是一个空前繁荣并且十分开放的朝代,唐代的妇女观也因此而初放光彩。薛涛的人生经历及诗歌创作正是这一现象的典型代表。最能体现唐代妇女观初放光彩的是:妇女政治地位的提高,典型代表即是武则天、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她们以超凡的智慧影响着政治的发展,上行下效,在唐代,女性关心政治蔚为大观;唐代妇女教育发达,女性有了受教育的机会,有力的促进了女性文学的繁荣;唐代女性的女性意识较为明确。中国几千年来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生活和文化传统,弱化了女性的主体意识和女性的人生价值。受唐代开放氛围的影响,薛涛虽身为妓女,但她用自己的才华为女性争取话语权,证明了自己的主体意识和人生价值。一、丰富的人生经历《全唐诗》对薛涛的介绍是“薛涛,字洪度。本长安良家女,随父宦,流落蜀中,遂入乐籍。辨慧工诗,有林下风致。韦皋镇蜀,召令侍酒赋诗,称为女校书。出入幕府,历事十一镇,皆以诗受知,暮年屏居浣花溪。著女冠服。”丰富的人生经历使得薛涛成为一个集妓女、才女、女冠于一体的传奇女性;使她的诗歌也集柔情、豪迈、旷达于一体,具有独特的气质。二、独特的诗歌气质1.对美好爱情的追求。薛涛虽然身为妓女,并且终身未嫁,但她对爱情有独特的见解,有自己的美好追求。最著名的当数《望春词四首》,“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其三)眼看自己青春不再,但生命中那个重要的人还未出现,也只能编个同心草聊以自慰。其他三首也表达了同样的期许。诗中所有的不快乐都是因为身边没有相爱的人,所有令诗人心生伤悲的场景都是诗人渴望的爱情。2.对国计民生的关注。薛涛是一位关心国计民生的才女,有一定的政治眼光和政治头脑,女诗人将她对国计民生的关注融入到诗歌创作当中。薛涛的《罚赴边有怀上韦令公二首》是她因小事得罪韦皋被罚到松州后,看到边关的情景有感而作的诗篇,第一首“闻道边城苦,今来到始知。羞将门下曲,唱于陇头儿。”将士们在边关保家卫国,条件艰苦却无人问津,而只有诗人将旧日曲调唱与他们解忧愁。第二首“黠虏犹违命,烽烟直北愁。却教严遣妻,不敢向松州。”批判节度使对一个弱女子下手如此惨重,对外来侵略却坐视不理,体现了薛涛忧国忧民的焦虑心情。这两首诗历来为人称赞,明代诗人杨慎认为此诗“有讽喻而不露,得诗人之妙。使李白见之,亦当叩首,元白流纷纷停笔,不亦宜乎-”《筹边楼》、《贼平后上高相公》等诗篇都是诗人用自己的独特思维解读当下政治事件,关注国计民生之作,期盼国家一统,人民安居乐业。这是薛涛受当时女性政治地位提高的风气的影响。3.对男权世界的控诉。与当时著名的男性诗人交游酬唱和写给韦皋的《十离诗》是薛涛处在封建社会女性意识高涨的集中体现。薛涛与与当时很多名士诗人都有过交游唱和,据记载,“涛出入幕府,自皋至李德裕,凡历事十一镇,皆以诗受知。其间与涛唱和者,元稹、白居易、牛僧儒、令狐楚、裴度、严绶、张籍、杜牧、刘禹锡、吴武陵、张祜,余皆名士,记载凡二十人,竞有酬和。”薛涛与幕府官吏唱和的如四川节度使李夷简的校书张元夫,《寄张元夫》“前溪独立后溪行,鹭识朱衣自不惊。借问人间愁寂意,伯牙绝弦已无声。”张元夫以不凡的举止才华得到了薛涛的赏识,把他比作知音。张元夫离开后,薛涛独自徘徊,连溪边的鹭鸟都认识自己,表达了朋友离开后的孤独心情。薛涛与其他官吏的唱和,如《上王尚书》《酬杜舍人》《别李郎中》等。薛涛与诗人的唱和如元稹,元稹曾写有《寄赠薛涛》“锦江滑腻峨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个个公卿欲梦刀。别后相思隔烟水。”元稹对薛涛的文学素养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赞誉她的才华堪比卓文君,在幕府中以诗闻名,也表达了对薛涛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