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中的植物与女性婚恋之关系

作者:边婷婷 刊名:文学界(理论版) 上传者:杨槐

【摘要】《诗经》中出现的植物意象与女性的恋爱婚姻有密切的关系,植物的生长周期与男女双方的嫁娶时节相互关联,男女之间的植物投赠行为是表达爱情的重要方式,女性日常采集植物的活动也与爱情巫术有关,由此反映出了先秦人民的生活习俗及婚恋的具体形式,在《诗经》中有着重要的意义。

全文阅读

《诗经》的婚恋诗中大多数都有植物的意象的出现,除了起兴的作用外,其内在象征意义更与女性的恋爱婚姻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反映了先秦女性的恋爱生活与先秦人民的文化信仰,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植物在人类的生存与生活中本身就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尤其在农业社会中由于劳动分工情况及女性自身的特征,植物与女性的联系表现的更加明显普遍。首先是植物的生长过程、开枝散叶、春华秋实与女性的成长、婚姻、繁衍后代有一定的相似,寄寓着生殖崇拜的思想。赵国华在《生殖崇拜文化论》中说:“花卉等植物纹样为什么会成为女阴的象征呢?从表象来看,花瓣、叶片、某些果实可状女阴之形;从内涵来说,植物一年一度开花结果,叶片无数,具有无限的繁殖能力。所以,远古人类将花朵盛开、枝叶茂密、果实丰盈的植物作为女阴的象征,实行崇拜,以祈求自身生殖繁盛、蕃衍不息。”《诗经》中常以花朵来比喻女性的容貌,如:“有女同车,颜如舜华”(《郑风有女同车》),“何彼秾矣,华如桃李。”(《召南何彼秾矣》),以及有名的《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这是在送新娘出嫁时所唱的歌,以桃花的鲜艳比喻新娘的美貌;以桃树枝叶的繁茂寄寓家族未来的人丁兴旺;以桃树的果实累累,祝福新娘婚后能多为夫家生儿育女。整首诗是按照桃树的生长顺序来描述的而,每一阶段都与女子的出嫁及婚后生活相对应,极为形象,也表现出二者确有很多相似之处。除桃树之外,桑树也是婚恋诗中常见的植物,男女常在桑林中约会,如《小雅隰桑》“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写一名女子在桑林中等待心上人,又如《鄘风桑中》:“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写一对男女在桑林中见面,并于淇水上送别的事。《诗经》中桑树意象的频繁出现,可看出农耕时代里桑树对的人们的重要性,桑树的用途广泛,人们采桑养蚕,以蚕丝织布然后制成衣裳,“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也。”(《孟子》)而采桑的活动通常由女子来进行,“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豳风七月》)由此桑树便常与女性相联系起来。《卫风氓》“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以桑叶的新鲜嫩绿比喻女子喻女子年老色衰,感情破裂。桑林也演变为男女聚会的地点,《汉书地理志下》云:“卫地有桑间濮上之阻,男女亦亟聚会,声色生焉,故俗称郑卫之音。”先秦男女的婚嫁时节也与植物的生长周期有关,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伴随着植物萌发,人们内心对情感的需求也逐渐变得强烈。虽然古时男女有礼教的限制,但官方仍允许彼此于春季相会,以便促成男女相恋从而行嫁娶之礼。《周礼地官媒氏》:“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而待到秋冬,植物结成果实,并采摘收获之后,农耕闲暇,正适宜进行嫁娶。“霜降而妇功成,嫁娶者行焉。”(《孔子家语》)《陈风东门之杨》:“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讲述男女失约,使得女子从约定的黄昏一直等到夜晚。毛传云:“言男女失时,不逮秋冬。”认为秋冬才是正确的嫁娶时间。当男女双方见面并互有好感之后,便会互相增送定情之物。女子通常向男子投赠植物的花朵、果实,以表爱慕之情,如《郑风溱洧》:“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诗中描写的是郑国上巳节民间男女相会春游并赠送信物定情的场面,据韩诗云:“郑国之俗,三月上巳之日于两水(溱与洧)上,招魂续魄,拂除不祥。”正符合《周礼》所记载的:“仲春之月,令会男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