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数学研究的中心终会来到中国

作者:田刚 刊名:中国人才 上传者:李永奎

【摘要】我读中学时,正值文化大革命,社会秩序被打乱,人类千百年积累起来的科技文明成果受到轻视,文化教育出现断层。然而,在母亲的引导下,我读到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等经典数学著作,

全文阅读

我读中学时,正值文化大革命,社会秩序被打乱,人类千百年积累起来的科技文明成果受到轻视,文化教育出现断层。然而,在母亲的引导下,我读到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等经典数学著作,被那些优美的数学定理和严密的逻辑所深深吸引,从此,我便与数学结下了不解之缘,数学也成为了我梦想的基石。1978年,拨乱返正后的中国大地生机盎然。南京大学严谨质朴的学风,使我在本科学习期间打下了较为扎实的数学基础,也使我感觉到数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在人类文明发展中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1983年夏,作为北大数学系的一名研究生,我有幸跟随张恭庆老师参加了在加拿大举行的高等数学暑期学校,这次出国经历让我看到国内与国外在数学研究的整体实力和水平上的巨大差距,令我萌生了到国外深造的想法,希望能在自己的研究领域进一步学好现代知识,做出一番成绩,报效国家。强烈的责任心使我的数学之路越来越明晰:那就是作为一名数学工作者,为将我国建设成为世界数学强国,使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1984年,我被北大数学系选派赴美留学。从加州大学到哈佛大学,从纽约库朗研究所到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这个“中国梦”从未改变。当一个人的梦想与祖国的命运紧密相连时,便能迸发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潜力。那时,中国数学界刚经历过“文革”的十年磨难,而世界数学研究的面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些新的研究领域与研究方向出现了,不少前沿课题都是国内所不熟悉的。我国数学与国际数学的先进水平在整体上的差距比“文革”前更加拉大了。因此,无论在加州、还是普林斯顿,如饥似渴地在数学的海洋里学习、研究、体验、提高是我的全部目的,经过艰苦的努力,我在学术研究领域取得了一些成绩,为将来的发展打下了基础。信念始终是我的精神圭臬,它总在促动我思考怎样才能更好地为中国数学发展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早在我还在海外求学工作期间,我就开始每年回国为学生和青年学者们上课、开讨论班、做报告,向他们介绍国外的研究动态,探讨数学研究的前沿问题。2005年,在中组部、教育部等国家部委和北京大学的大力支持下,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开始筹建。我回国工作担任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的主任,负责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的全面建设。推动中国数学不断前进,发展壮大,需要全新的国际化数学研究与交流、人才引进和培养的机制和平台,而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正是这一理念的集中体现。近年来,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在许多领域实现了新的突破,特别是自2008年开始,通过中组部的“千人计划”,中心已引进“千人计划”学者6名,“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2名。作为带动新兴学科的科学家和科技领军人才,这些优秀的数学家已经在自己的研究领域为中国的数学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中国是数学历史传统最悠久的国家之一,有着优良的文化基础,有着一批致力于科研的学者,有着世界范围内最优秀的学生,对于建成世界级一流数学研究机构、对于中国数学巍然屹立于世界数学舞台我始终怀抱有坚定的信念。数十载来,我庆幸自己可以将兴趣、理想、梦想、责任和使命统一到中国数学复兴之路上。作为历史的承接者和创造者,无论过往或艰辛,前路或坎坷,我相信,只要齐心协力,终有一天,世界数学研究的中心一定会来到中国!世界数学研究的中心终会来到中国@田刚$中国科学院$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我读中学时,正值文化大革命,社会秩序被打乱,人类千百年积累起来的科技文明成果受到轻视,文化教育出现断层。然而,在母亲的引导下,我读到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等经典数学著作,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