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雪红代表:完善烟花爆竹涉爆犯罪案件适用法律问题

作者:王文兵;黄晓云 刊名:中国审判 上传者:李珊

【摘要】近年来,各地因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烟花爆竹而发生的涉爆犯罪呈高发频发态势。以广西灵山县为例,2008年至2010年,在制造烟花爆竹中就发生了9起严重的爆炸事故,造成30多人伤亡。而由于对涉及烟花爆竹的法律法规存在不同的解读,司法实践常常在定罪上产生分歧,对打击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烟花爆竹等违法犯罪行为带来一定的影响。因此,潘雪红代表近年来多次建议修改完善涉爆犯罪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

全文阅读

药、爆炸物定罪处罚。在处理烟花爆竹涉爆犯罪案件时,司法机关内部尚未达成统一认识的还有非法储存爆炸物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八条第一款规定,非法储存是指明知是他人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的枪支、弹药而为其存放的行为,或者非法存放爆炸物的行为。《解释》的规定,明确把行潘雪红说,目前司法实践对于烟花爆竹是否属于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中的爆炸物存在分歧导致定罪混乱。一种观点认为,爆炸物主要是指军用或民用的具有爆破性、有较强的爆破力和杀伤力的各种炸药、雷管及其制成的爆炸装置等。对于烟花爆竹,尽管国务院《民用爆炸物品管理条例》将其列为民用爆炸物,但与刑法意义上的“爆炸物”有明显区别,其实质上属于娱乐性物品。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对于确属非法制造烟花爆竹的行为,以及经查证确系为制造烟花爆竹而储存用于生产的相关材料的行为,不作为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处理。简言之,烟花爆竹不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的对象。另一种观点认为,《民用爆炸物品管理条例》将烟花爆竹列入民用爆炸物品的管理范畴,因而我国对烟花爆竹的生产、储存、销售、购买、运输由公安机关进行特业管理,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也将用于生产烟花爆竹的原料黑火药、烟火药视为爆炸物,所以应当认定为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司法实践中涉及烟花爆竹的案件,有的按非法经营罪定罪量刑处罚,有的按危险物品肇事罪定罪量刑处罚,有的按过失爆炸罪定罪量刑处罚,也有按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为人非法持有和私藏爆炸物的行为排除在“非法储存”的范围之外。潘雪红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或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及国务院有关部门修改完善涉爆犯罪法规及司法解释时考虑如下内容:明确爆炸物范围及成分含量。其一,梳理行政法规、司法解释、部门规章,统一规定爆炸物的范围;其二,将烟火药及用于生产烟花爆竹的黑火药从爆炸物范围中排除,明确因使用烟火药、民用黑火药生产烟花爆竹造成爆炸事故的,按照重大责任事故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处理;其三,明确含民用爆炸物的成品(如烟花爆竹成品)是否可以折算含量的问题;其四,国防科工委、公安部制定的《民用爆炸物品品名表》有“国防科工委、公安部认为需要管理的其他民用爆炸物品”的表述,司法解释也应有“其他爆炸物”的弹性规定,以及时应对爆炸物法定范围变动。增设非法持有、私藏爆炸物罪。枪支、弹药、爆炸物都是极具杀伤力的危险品,一旦落入犯罪分子手中,就会对公共安全造成极大威胁。司法实践中对非法持有、私藏杀伤力较小的一支非制式枪支潘雪红:壮族,广西钦州人,现任中共钦州市委常委、灵山县县委书记,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藏相当数量爆炸物且社会危害性更大的行为规定为犯罪。我国历来对爆炸物实行严格的管制,《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条例》对此作出了具体的规定,当非法持有、私藏爆炸物达到一定数量,对社会公共安全造成一定的潜在危害时,应当对该行为用刑罚来制裁。潘雪红建议把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修改为“违反枪支、爆炸物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爆炸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在与最高人民法院几次沟通后,2012年“两会”上,潘雪红修改了自己的建议,提出增设“非法制造、储存、运输、买卖烟花爆竹罪”。她认为,对“非法制造、储存、运输、买卖烟花爆竹”入罪有利于打击私自制造、储存、运输、买卖烟花爆竹的行为。对执法机关而言,制定“非法制造、储存、运输、买卖烟花爆竹罪”,有利于监督执法机关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查办、审理案件;对因非法制售烟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