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刘亮程散文中的生态美学意蕴

作者:和谈 刊名: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陈挺霖

【摘要】在新疆作家的作品中,表达对自然界生命的亲近感和平等感是潜意识的产物,不需要任何假饰,蕴含着浓厚的生态美学意蕴。新疆本土散文作家刘亮程把观照者、观照物与创作主体融为一体,用拟人化的叙事手法赋予了动植物以人的思想意识,运用内视角的叙事方式,把自己幻化成他所观照的事物,再现了一个和谐纯美的生态村庄,同时也隐括出自然生命的哲学辩证思想,显现了自然圆融的生态美学意境。

全文阅读

2012年1月第40卷第1期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Xinjiang University(Philosophy, Humanities & Social Science) Jan. , 2012 Vol.40, No.1 浅论刘亮程散文中的生态美学意蕴∗ 和 谈 (新疆大学 人文学院,新疆 乌鲁木齐 830046) 摘 要:在新疆作家的作品中,表达对自然界生命的亲近感和平等感是潜意识的产物,不需要任何假饰,蕴含着浓厚的生态美学意蕴。新疆本土散文作家刘亮程把观照者、观照物与创作主体融为一体,用拟人化的叙事手法赋予了动植物以人的思想意识,运用内视角的叙事方式,把自己幻化成他所观照的事物,再现了一个和谐纯美的生态村庄,同时也隐括出自然生命的哲学辩证思想,显现了自然圆融的生态美学意境。 关键词:刘亮程;散文;生态美学;拟人化;内视角叙事 中图分类号:I207.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000-2820(2012)01-0141-04 西部的新疆农牧地区远离了现代的浮躁和商业的诱惑,在某种程度上依然保持着一份天然的纯真,这种纯真与固执使得新疆散文在总体上偏离经济中心和城市话语,从而像是一股清新的、带着泥土芬芳的空气,紧紧抓住了濒于失语和缺乏活力的城市评论家,使他们重新振作起来,对边缘化的西部文学创作重新进行关注和审视。正如李锐先生评论刘亮程的散文时所说:“在这片垃圾遍地,精神腐败,互相复制的沙漠上,读到刘亮程的这组散文,真有来到绿洲的喜悦和安慰。”[1]而从这个意义上说,新疆作家的散文是原生态创作的结晶。惟其不媚俗、不假雕饰、不随波逐流的原生态的特性才能成就一种高度,才能卓然不群。 而详究其创作根源,地域或地理文化特征则是首要的因素。由于新疆广大的地区是沙漠戈壁、雪山荒岭,气候干燥,冬季漫长寒冷,水源极其稀缺,所以生态环境相当脆弱。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决定了人与自然生态密不可分的依存关系。从这个角度来讲,评论家们就可以理解周涛和刘亮程的散文中为何对狗、马、驴、猫、麻雀、各种各样的树,甚至老鼠、蛇、蚂蚁、虫子等情深意挚。 除了周涛和刘亮程之外,在当代新疆散文作家当中,如王族、哈萨克族女作家叶尓克西等人,都几乎毫无例外地表达着对自然界生命的亲近感和平等感。如果从创作心理动机的角度进行分析,这是就是潜意识的产物,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情愫,不 需要任何的假饰。因而,在他们描写人与自然万物和谐共处的散文中蕴含着浓浓的生态美学意蕴。 在周涛的散文中,观照者和创作主体有时候是分离的。周涛经常会跳出圈外,从局外去审视他所观照的生命,“周涛的散文为马、狗、虫子等代言,写出这些动物想说的话,与人进行直接的对话和交流,体现出平等的生命意识”[2]。而刘亮程往往把观照者、观照物与创作主体融为一体,他一头钻到他所观照的生命中去,或者说,他所观照的生命进入他的身体和思想。在他的梦呓式的叙事中,有时候,他就是一棵树,而有时候,他就是一头驴,或者,是一条狗、一只蚂蚁、一只鸟,使人有种庄生梦蝶之感,但这种农民式的体验往往更具有现实的淳朴味道。 刘勰在《文心雕龙·练字》中说:“心既托声于言,言亦寄形于字。”[3]作家的情感必然会影响到对字词的选择,喜时多用明朗欢快之词,悲处则易为哀伤凄怆之语,爱田园者多写桑麻鸡狗,乐山水者常道峰峦江河。这一点已经被西方心理语言学和话语分析研究的理论所证实。从语言的反身性(reflexivity)出发,英国的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波特(Jonathan Potter)说:“相比于传统的心理语言学家,将语言视为行为让我们向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