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见死不救入罪——小悦悦事件的法学思考

作者:李鹏辉 刊名:法制与社会 上传者:竺添蓉

【摘要】小悦悦事件的发生,导致人们对见死不救行为是否应该入罪的热议。见死不救入罪能否出现见义勇为蔚然成风的现象,本文从国外见死不救入罪的制约性规定出发,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对我国当今社会见死不救的社会原因进行分析,为见义勇为蔚然成风提出制度性建设。

全文阅读

广东佛山两岁的小悦悦先后被两辆车碾过,18名路人没有施予援手,在拾荒阿婆的救助下,虽经医院全力抢救,也没能挽救2岁的小悦悦的年幼的生命。在小悦悦事件被媒体报道后的抢救期间,广东省政法委、社工委等十多个部门开展了“谴责见死不救行为,倡导见义勇为精神”的大讨论,并试图帅先在广东以立法的形式遏制见死不救的行为。小悦悦事件的监控录像显示有18人从小悦悦身旁路过,但没有采取任何救助行为,这段视频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对见死不救立法的讨论又一次持续升温。早在2001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就有32名代表建议刑法增加“见危不救和见死不救罪”两项新罪名。2009年,湖北荆州3名大学生为救两名落水少年溺亡,网上盛传渔夫“见死不救”,引发社会对见死不救立法讨论。为此,许多网友认为立法(用刑法进行处罚)能够杜绝路人见死不救的行为,能够防止小悦悦类似事件的发生。那么,有必要用刑事立法的方式杜绝路人的冷漠,见死不救入罪法能杜绝小悦悦事件中路人的行为吗?一、国外关于“见死不救”行为入罪的先例见死不救入罪,在国外确实有这样的立法先例,但这样的立法都是有非常严格的适用条件以及定罪前提的。例如《德国刑法典》规定:任何人对处于危险中的他人能够采取行动救助,或能够唤起求助行动,对本人和第三者也没有危险却故意放弃救助的,要处数年的监禁和罚款。第323条c项规定:“意外事故、公共危险或困境发生时需要救助,根据行为人当时的情况,急救有可能,尤其对自己无重大危险且又不违背其他重要义务而不进行急救的,处1年以下自由刑或罚金。”《意大利刑法典》第593条第2款规定:“对气息仅存或受伤或危急之人,疏于必要的救助或未即时通知官署者,处3个月以下徒刑或科12万里拉以下罚金。”法国也规定:任何人能立即采取行动阻止他人人身之重罪或轻罪发生,这样做对其本人或第三人并无危险,却故意放弃采取此种行动的,处5年监禁并处以50万法郎罚金。二、国外关于见死不救行为入罪的制约性规定及见死不救入罪难以解决见死不救行为我们从国外关于见死不救入罪的立法体例不难看出,但凡把见死不救行为入罪的国家对见死不救行为入罪的适用都设置有比较严格的条件。德国法明确要求行为人不但能够采取救助行动或唤起他人(尤其是官方或承担救助的相关组织)的救助行为,而且行为人救助或唤起他人救助的行为不会给自身和第三者代理危险,对发生意外事故需要救助的,要根据行为人(被救助人)当时的情况急救有可能,且对救助人无重大危险又不违背其他重要义务,救助人犯罪形态的主观方面为故意;意大利刑法典把被救助的对象限定为气息仅存或受伤或危急之人,救助人的犯罪形态的主观方面为“疏于”的过失;法国法规定救助人不开展救助构成犯罪的对象他人人身之重罪或轻罪的发生,救助人进行救助对本人或第三人无危险,主管方面为故意。上述见死不救行为入罪的立法都要求救助对救助者本人无危险,笔者认为这里的无危险应仅指救助行为不会导致救助者本人无人身危险,因为任何一个国家的立法都不会要求施救者牺牲自己的生命安全来救助他人。那么,我国刑法立法是否要求救助者不得考量救助可能导致的财产损失呢?这就涉及到刑法所保护的法律利益,无论任何时代,任何国家的法律都是围绕如何调整和保护一定的利益(主要是统治阶级的利益)展开的。我国宪法明确,我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保护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将是我国刑法的法益,我国宪法及执政党的政策也都规定了以人为本、可持续发展的基本理念。为此,笔者认为我国刑法也不应当为了避免见死不救而强制没有法定义务的他人为了进行救助而至自己的人身和财产利益处于危险状态。至此,我国刑法关于见死不救入罪的立法的前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