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李敖先生(上)

作者:李昕 刊名:《长江文艺》 上传者:苏景昌

【摘要】题记:我与李敖先生的交往,算起来超过25年。不敢自称老友,一是担心高攀,被认为是"谬托知己",借以自重;二是因为我们的交往中,磕磕碰碰,争争吵吵实在不少。至少有两次,李敖甚至想和我打官司呢。但作为编辑,我和他的合作总体上成功且愉快。其间的曲曲折折,恩恩怨怨,于今想来也蛮有趣,值得一记。

全文阅读

由此我想,就连严肃的艺术家改编话剧时都不免借助 李敖表达一点自己的理念,那就更不要说那些善于借题发 挥的网络写手了。 除了有人喜欢“代李敖撰文”以外,还有人更爱编排李 敖的故事。 网上有一则流传甚广的段子,是这样说的: 记者采访李敖,把他和王朔作比较:“你们很像,都爱 骂人。” 李敖鄙夷地说:“他能和我比吗?他骂的都是什么人, 我骂的都是能让我坐牢的人。” 有人把这话说给王朔昕,王朔冷冷一笑说:‘我敢骂能让 他坐牢的人,他敢骂能让我坐牢的人吗?” 我相信这段子纯属胡诌,李敖和王朔都没有说过类似 的话。向李戡求证,果然。李戡说他曾向父亲询问此事。李 敖反问他:“王朔是谁?是不是那个曾经当过文化部长的作 家?”试想,一个连王朔和王蒙都分不清楚的人,怎么可能 发此议论? 但段子的作者是别有用心的,扬王抑李的倾向明显。从 字面上看,两个名嘴斗智,他让王朔赢了李敖一局,似是噎得 李敖无话可说。但是从内容上分析,情况恐f白相反,正是陷王 朔于不义。因为问题的关键点在于敢不敢骂能让自己坐牢的 人,李敖是敢的,而王朔却至少是未能正面回应。至于骂那些 不能让自己坐牢的人,原本没有什么敢不敢的问题。犹如去 问一个不怕死的人,“你怕活着吗?” 我建议这个段子的作者,多读几本李敖的著作。这可 以帮助他见识李敖的胆色。李敖在台湾,一向是以天不怕 地不怕著称的。反过来怕他的人倒是很多,那是因为李敖 一 旦与人结怨,就一定要死磕到底,他的对手见此莫不望 风披靡。殊不知,敢于争强斗狠,正是李敖的性格,而这性 格,还来源于他的家传呢。 李敖的自传里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李的祖父当年闯关 东,在东北种田。一次他在田埂上设赌局,自己坐庄,结果 赌客中有一人输光了钱,急红了眼,拿刀割下自己大腿上的 — 块肉,将那鲜血淋漓的肉块拍在赌桌上。这是向庄家叫板, 意思是下一局,你若输了,要么大量赔钱,要么同样割肉。李 敖的祖父不吃这一套,他没等重新开局,就先在自己大腿上 也割下一块肉,说:“如果我赢,这块肉算白送你的。”然后面 不改色,接着打牌。我以为,祖父这种“光棍儿”精神,在李敖 身上是有真传的。当年在国民党以‘减严” 名义狂捕滥杀的时期,他抨击时政,甘冒 触犯《惩治叛乱条例》第七条风险(该条条 文规定:“以文字、图书、演说,为有利于叛 徒之宣传者,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出 版大量图书,可谓屡出屡禁,屡禁屡出。他 的反抗如同以卵击石,可是他仍然横下 一 条心冲决罗网,这里所显示出的决绝 态度,和他祖父颇有几分神似。 然而我同时也觉得,人的胆量大 小,本不需要用骂人来证明,否则何来气 度和涵养?李敖好骂人不假,但他并不 是随意骂人。有些人他不想骂,有些人 他没兴趣骂,还有些人他认为不值得 骂。 例如对那些在网上中伤、诽谤、构 陷他的人,对那些造谣惑众侵犯他的名 誉权和著作权的人,他至今未置一词。 他既不打假,也未维权,更不要说为自 己辩驳。他甚至都没有在网上做过辟谣 的声明。他的确很忙,没有那么多精力 关注这些烂事,于是采取了万事由他去 的态度。对那些出版了专著或发表署名 文章以不实之词伤害过他的人,他到目 前为止的反应,似乎也是听之任之。 我感到有些好奇,因为许倬云损害 他的名誉权 ,他曾经穷追猛打,不依不 饶。于是我在电话里问他,你为何对大 陆上同样情况网开一面? 李敖哈哈大笑起来,说:“他们太瘦 小了,经不起我打呀。” 我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