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洞见主旋律电影创作新思路

作者:文璇;刘光磊 刊名:西部广播电视 上传者:赵钢

【摘要】《我和我的祖国》摒弃了以往主旋律电影宏大叙事的"套路";从小人物的视点出发;更亲切、更平和地讲述了祖国的发展;每一个历史瞬间背后是普通人的感动、欢笑和泪水;影片中大量的浪漫笔法柔化了主旋律电影过分严肃的面孔;平民化的"英雄主义"和诗意化的"浪漫主义"强化了观众对电影的共情能力;创新了此前主旋律电影创作的刻板形式;为今后的主旋律电影创作提供了借鉴;

全文阅读

《我和我的祖国》:洞见主旋律电影创作新思路 文 璇 刘光磊 (作者单位:广东技术师范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 摘 要:《我和我的祖国》摒弃了以往主旋律电影宏大叙事的“套路”,从小人物的视点出发,更亲切、更平和地讲述了祖国的发展,每一个历史瞬间背后是普通人的感动、欢笑和泪水。影片中大量的浪漫笔法柔化了主旋律电影过分严肃的面孔,平民化的“英雄主义”和诗意化的“浪漫主义”强化了观众对电影的共情能力,创新了此前主旋律电影创作的刻板形式,为今后的主旋律电影创作提供了借鉴。 关键词:《我和我的祖国》;主旋律电影;小人物;创作新思路 《我和我的祖国》自2019年9月30日上映以来,以其温情动人的时代故事、感人至深的家国情怀、难以复刻的强大阵容在市场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截至11月27日,该片的累计票房已经达到 29.63 亿,跻身中国电影票房总榜前十,刷新了主旋律电影的历史记录。同时,该片持续14天全平台口碑第一,豆瓣评分 8.0 分,微博大V 推荐度高达 94%,真正实现了口碑、票房的双丰收。《我和我的祖国》作为一部典型的主旋律电影,却打破了以往同类型题材无人问津的局面,成为领跑国庆档的一大热门,这让我们在看见主旋律电影美好前景的同时,也不禁思考其创作上的进步和创新。 1 《我和我的祖国》在创作上的别出心裁 1.1 拍摄角度创新:温情叙述代替宏大叙事 在我国,主旋律电影是一种不可缺少的特殊存在,它通常被看作“唱赞歌式”的命题作文,扮演着传达国家意志、弘扬民族精神的重要角色。由于其政治特殊性,创作者们往往容易陷入一种宏大叙事的固化思维,即从宏观的历史事件出发,以居高临下的俯视视角,大量使用政治色彩浓厚的台词、口号,运用刻意煽情的手法, 生硬地、机械地去讴歌伟大事件或赞颂英雄人物。它们大多旗帜鲜明、单刀直入地表达电影的中心思想,试图将创作者的意图强加给观众。但是,这种为了歌颂而歌颂的方式,不仅无法激发观众的兴趣,反而更容易令观众生出反感、抵触的情绪。再者,大多数主旋律电影的主要人物都是事件的主导者、起决定性作用的英雄伟人,他们与普通人民的生活相隔甚远,即使人们心中对他们万般崇敬,但始终是以仰视的姿态仰望他们。观众与人物角色之间的疏离感使他们难以从电影中获得更深的共情。 纵观一系列主旋律电影在市场上的发展规律,我们不难发现,如果主旋律电影的创作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和颠覆性的创新,那么再大的投资、再好的宣传、再多的明星出演,都无法改变其严肃庄重的红色内核。相反,《我和我的祖国》能够取得巨大成功,正是因为它的创作角度已经从根本上发生了改变。影片由七个故事片段拼贴而成,故事中的主人公都是不同时代、不同岗位上的小人物,工程师林治远、升旗手朱涛、小男孩冬冬、科研工作者高远、出租车司机张北京、扶贫办主任老李、飞行员吕潇然,他们都是市井生活中的普通人,是浩瀚 历史长河中一粒渺小的砂石。尽管如此,他们却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见证着祖国的荣辱兴衰,守卫着祖国的尊严。正如总制片人黄建新所言,“人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石,《我和我的祖国》表现的是这块土地上的人民,他们实在地做着一件件具体的事,做着为社会添砖加瓦的事。”“我们追求塑造的就是伟大历史瞬间中发挥价值的普通人。”[1] 创作者将视点聚焦于普通人,从他们的视角来看祖国发展进程中的历史性瞬间,讲述“小人物” 与“大时代”之间的情感联系。 以徐峥导演的《夺冠》为例,该片段讲述的是 1984 年中国女排在第 23 届美国洛杉矶奥运会取得三连冠的历史性事件,若按照以往主旋律电影的思路,拍摄或从事件亲历者的视角进行切入——女排队员、教练员、解说员、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