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固定资本概念及其哲学启示

作者:徐丹 刊名: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付玉

【摘要】马克思的固定资本概念不仅是一个经济学概念;更是一个历史唯物主义哲学概念;从历史唯物主义视角去理解固定资本;它不仅是作为物的固定资本;还体现了资本主义的社会关系;即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关系;这种剥削关系存在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体现了资本对工人生命政治的统治;蕴含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内在矛盾;固定资本概念体现了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有机统一;全面理解固定资本有助于深化马克思的资本批判理论研究;哈特、奈格里等西方学者无法从历史唯物主义的深层视角去理解固定资本;因而无论是在客体向度还是在主体向度都弱化了固定资本的深层内涵;

全文阅读

在国内学术界,一些学者开始从马克思的概念去探讨马克思哲学的深层内涵,比如说关注商品概念、使用价值概念等等。但是国内学者还没有关注到生产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概念,那就是固定资本。这个概念在西方学术界已经引起了很大的关注,比如哈维、奈格里,他们在著作中都特别关照了这个概念。之所以这些学者重视马克思的固定资本概念就在于当今社会的生产力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们认为现在已经从工业时代向后工业时代转变,资本的有机构成发生了变化。哈维认为随着金融体系的发展,流通过程领域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因此仅仅在生产过程中考察固定资本已经过时。哈维主要基于《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以下简称《57—58年手稿》)和《资本论》第二卷这两个文本,在流通过程中从客体向度分析固定资本。奈格里基于《57—58年手稿》从主体向度分析这一概念,试图通过这一理论路径寻找主体解放的道路。奈格里认为工人从物质劳动向非物质劳动转化,工人有机会重新占有固定资本从而完成自我解放。本文试图重新梳理马克思的固定资本概念来回应西方学者提出的问题。回到马克思的固定资本的原初语境,探析固定资本对工人生命政治的统治,深刻理解马克思的固定资本的哲学意义,有利于深化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解。一、固定资本的原初语境在政治经济学史上,固定资本并不是一个陌生的概念,斯密、李嘉图早已使用了这一概念。但是,斯密是处于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时期,李嘉图处于资本主义机器大工业早期,虽然他们都已经处于资本主义时期,但是他们还没有处于真正的机器大工业时代,资本主义机器大工业时代才是具有资本主义本质特征的时代。因此,他们所使用的固定资本概念与马克思所使用的固定资本概念具有不同的时代语境,因而具有不同的理论意义。马克思大量使用固定资本这一概念是在《57—58年手稿》中,随后,固定资本这个概念就成为马克思经常使用的一个范畴。如果仅仅将马克思的这个概念看作是跟劳动资料类似的概念,就弱化了固定资本这一概念的理论深度。马克思的固定资本并非仅仅是一个经济学概念,这个概念本身内含丰富的历史唯物主义哲学意蕴。厘清固定资本概念首先要厘清固定资本存在的问题域。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在马克思之前很多古典政治经济学家,比如斯密、李嘉图等人,他们没有区分生产过程与流通过程,如果不能够区分这两者就会混淆生产与交换之间的关系,无法发现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是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同样,哈维也没有能够厘清固定资本的问题域,导致他曲解了马克思的固定资本概念。马克思在考察固定资本时,往往是与流动资本相结合来考察的。只有将这两者相结合才能厘清固定资本的真正含义。先来考察马克思在《57—58年手稿》中是如何界定固定资本与流动资本的。“资本作为通过一切阶段的主体,作为流通和生产的运动着的统一,作为流通和生产的处在过程中的统一,它是流动资本;资本作为束缚在每个这样阶段上的它自身,作为具有自身差别的资本,是固定起来的资本,被束缚的资本。作为流动着的资本,它把自身固定起来,而作为固定起来的资本,它在流动。”[1]8从这里可以发现马克思此时在界定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时出现了两个错误:第一,马克思此时仍然是以物的特性来理解固定资本,他对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的划分还很含糊,他是从资本是否流动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物理属性来进行划分,还没有将这两者明确区分;第二,马克思还没有区分生产过程与流通过程,他是在把生产过程和流通过程混合在一起的前提下来考察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的。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明确指出,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是存在于生产过程中的资本,厘清这个问题至关重要,因为,只有将固定资本置放在生产过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