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萨拉马戈的在与思

作者:冯倾城 刊名:太原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刘晶

【摘要】一葡国作家萨拉马戈在《修道院纪事》(MemorialdoConvento)的中文版发行仪式上曾说他的每一本小说都是以一种想法为基础的;所以他每写一部小说;首先要确定书名;“也就是说;是以书名中蕴涵的某种思想为出发点去写这本书;去解决我所面临的问题;”他还谈到;“我以为;包括作家在内的当今知识分子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成为评论员;……是把矛头对准其所置身时代的评论员;”萨拉马戈的一系列小说确实是以小说名称中所蕴涵的“某种思想”为出发点去展开叙事;也确实是着眼于解决他与世界与他人的关系中所面临的“一个问题”;如他的《失明症漫记》(EnsaiosobreaCegueira)描写某地突然发生了一种双目失明的时疫;后虽突然消失;却已把人类文明的主要特点毁灭殆尽;

全文阅读

              太原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年第2期             文章编号:2096-1901(2020)02-0106-02 收稿日期:2019-11-10 作者简介:冯倾城,清华大学比较文学博士,澳门大学博士后,葡萄牙文学研究专家。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萨拉马戈的在与思 冯倾城 一 葡国作家萨拉马戈在《修道院纪事》(MemorialdoConvento)的中文版发行仪式上曾说他的每 一本小说都是以一种想法为基础的,所以他每写一部小说,首先要确定书名,“也就是说,是以书名 中蕴涵的某种思想为出发点去写这本书,去解决我所面临的问题。”他还谈到,“我以为,包括作家 在内的当今知识分子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成为评论员,……是把矛头对准其所置身时代的评 论员。” 萨拉马戈的一系列小说确实是以小说名称中所蕴涵的“某种思想”为出发点去展开叙事,也确 实是着眼于解决他与世界与他人的关系中所面临的“一个问题”。如他的《失明症漫记》(Ensaio sobreaCegueira)描写某地突然发生了一种双目失明的时疫,后虽突然消失,却已把人类文明的主 要特点毁灭殆尽。这一故事表面上讲述的是人的视力失明,实则隐喻的是 “理性的盲目”:“我想 我们过去没有失明,我想我们正在失明,我们是能够看见东西的盲人,因为看到了所以才看不到的 盲人。(Pensoquenocegámos,pensoqueestamoscegos,cegosquevêem,cegos,quevendo,no vêem.)” 2008年,萨拉马戈的最新英译作品《被中断的死》(DeathwithInteruptions)出版面世。小说假 设了一个死亡缺席的乌托邦世界,并藉此对生存的意义进行了反思。詹姆斯·伍德在《纽约客》上 评论道:“《被中断的死》是一部伟大小说家的精短犀利之作。小说对假设情境的演绎卓有成效,并 很快提出了乌托邦是否值得向往、天堂存在的可能性、宗教的真正基础这一整套尖锐的、理论化的 和形而上的问题。” 从萨拉马戈这部完成于八十高龄的小说所显现的尖锐问题意识可见,这位世界文学领域内的 时代评论员一直没有停止以叙事形式展开哲理思考。这部小说的名称是“被中断的死”,而小说作 者的创作精神所展示给我们的,则是“不中断的思”。 二 当全球化的脚步不断加快形成地球村的同时,“西方不再是一个地理名词,而是普遍的代号; 现代西方则象征着普遍的现代化,通过这样的转换,认同西方变成了认同现代。这是现代化一词 取代西化而普遍流行的一个重要根据。” 关于“现代化”一词,留美华裔学者叶维廉曾这样做过解释:“第三世界国家毫不迟疑地去追求 实践的———其实是被某种意识形态所宰制的变化过程———亦即是走向西欧和北美的社会、经济、 政治的体系,仿佛说,这些体系所提供的是所有开发中或开发社会最理想的模式。”叶先生并进一 ·601· 步指出,现代化一方面是启蒙的作用,另一方面是压制性的作用,这也就是说在西方文化“启蒙” 下,本土文化弱化而呈现出了边缘性倾向。现代化带来的不仅是大机器生产的便利性,随之而来 的是西方强国的文化意识形态的渗透,而如何在现代化进程中保护乡土文明,实际上也就是成为 对抗意识形态自上而下渗透的一种强有力的方式。 萨拉马戈作为一个处于世界边缘地位葡萄牙的知识分子,便充当起了这样的一个角色,他通 过对葡萄牙民族历史的再塑造强化了对于乡土文明的保护意识。《从大地上站起来》(Levantado doCho)是萨拉马戈的第一部获奖作品,是一部描绘葡萄牙阿伦特茹地区 (Alentejo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