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口语词汇产生的音韵编码单元:内隐启动范式的ERP研究

作者:张清芳;王雪娇 刊名:心理学报 上传者:吴道深

【摘要】本研究中选择英语水平低的汉语母语者;排除作为二语的英语音韵编码单元(音素)可能对汉语口语词汇产生过程的影响后;运用事件相关电位技术;考察了汉语口语产生过程中音节和音素效应的时间进程;实验采用内隐启动范式;要求被试看到提示词之后说出对应的目标词;事件相关电位分析结果发现;音节效应出现在线索词呈现后的100~400ms之间;音素效应出现在500~600ms之间;波形表现为相关条件比无关条件的波形更正;这表明在词汇选择之后的音韵编码阶段讲话者首先提取的单元是音节;而音素效应出现的时间窗口可能是音韵编码阶段后期或者是语音编码阶段;结果验证了合适编码单元假说的观点;

全文阅读

1引言言语产生是指将概念或思想转换为语言进行输出的过程,包括了三个阶段:第一是概念化过程(Conceptualization),说话者明确要用言语表达的概念是什么;第二是言语组织阶段(Formulation),讲话者根据概念选择恰当的词汇,建立恰当的语法结构和发音结构;第三是发音阶段(Articulation),选择的词汇通过一定的肌肉运动程序用声音表达出来(Dell, 1986; Roelofs, 1997; Levelt, Roelofs,&Meyer, 1999)。言语组织是口语产生中的核心阶段,也被称之为词汇通达,包括了两个阶段:词条选择(Lemma Selection)和单词形式编码(Word-form Encoding)。单词形式编码过程可进一步细分为词素音位编码(Morphophonological Encoding)、音韵编码(Phonological Encoding)和语音编码(Phonetic Encoding)三个过程。在词素音位编码过程,讲话者根据词条选择阶段所得到的词汇选择相应的词素及其句法特征。在音韵编码过程,根据词素选择音段和节律结构,并进行音节化(Syllabification),将音段与节律结构中的音节节点联系起来。在语音编码过程选择音节程序节点为发音做好准备(Dell, 1986; Roelofs, 1997; Levelt et al., 1999)。音韵编码的加工单元一直是言语产生研究的争论焦点之一(印欧语系:Dell, 1986; Levelt et al., 1999; Meyer, 1990, 1991; Forster&Davis, 1991; Kinoshita&Woollams, 2002; Malouf&Kinoshita, 2007; Schiller, 2008; Damian&Dumay, 2007, 2009; Damian&Bowers, 2003; Jacobs&Dell, 2014;汉语:Chen, Lin,&Ferrand, 2003; O?Seaghdha, Chen,&Chen, 2010; Chen, O’Seaghdha,&Chen, 2016; Qu, Damian,&Kazanina, 2012; Wang, Wong, Wang,&Chen, 2017; Zhang&Damian, 2019)。口语产生的两大理论模型对于音韵编码的加工单元提出了不同的观点。根据语误分析的结果, Dell (1986)提出的单词形式编码模型认为:音韵编码的单元包括了音素(phoneme)1、音节(syllable)2、音节的组成成分及其语音特征。在音韵编码过程中音节的各个组成部分(首音、核心元音和尾音)同时得到激活后被插入音节框架结构。当一个词素包含多个音节时,音节的加工是从左至右序列进行的。Levelt等(1999)的模型认为音韵编码的单元是音素,单个音节内部的音韵编码是一个增长式的编码过程,从音节的首音开始到核心元音最后到尾音。Dell (1986)认为音韵编码的单元可以是音节或音素,而Levelt等(1999)认为音韵编码的单元只是音素。两种观点的不同在于,前者认为音节内部的音素可以同时被激活并插入音节框架,而后者认为音素以序列的方式从左至右被插入音节框架。在印欧语言的口语产生中,大多数研究支持音素是音韵编码的加工单元。语误分析和以反应时作为指标的各种任务(包括掩蔽启动范式、内隐启动范式以及图画–词汇干扰实验范式等)的研究结果都证实了这一观点。研究发现被试的语误主要表现为音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