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模式下基层媒体转型与融合发展的能力思考

作者:龙远信 刊名:新闻研究导刊 上传者:王培涛

【摘要】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新闻媒体固有的传播空间、传播路径、传播方式带来“震感”强烈的挤压;这场疫情灾难;无疑给基层媒体转型与融合发展添了一把柴;大疫面前;如何发挥舆论引导作用;凝聚战疫力量;成为一场现实与历史的大考;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每一个媒体都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受;从“亦步亦趋”式的“软着陆”;到“逼上梁山”式的“硬转型”;都经历了从皮到肉甚至深入骨髓的对媒体转型与融合发展的再认识、再思考、再发力、再追赶;特殊时期考验的是基层媒体转型与融合发展的能力;

全文阅读

一、“逼上梁山”与“顺时就势”,疫情考验媒体感应力 对新闻工作来说,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重大的现实考验。疫情期间,传统纸媒遭受的首要冲击是人员集中、一站式的管理系统被打乱,空间阻隔带来的分发、派送成为难题,原有的主渠道被改变,主平台被刷新,新媒体形态的疫情模式迅速开启……然而,这样逼媒体行业“上梁山”的节奏,我们也可以将其视为“顺时就势”的发展机遇。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打造新型主流媒体是一项长期、系统的工程,要在新闻生产各领域全面推进革新再造;通过技术手段创新,为融合发展提供有力支撑,为内容表达创新增添活力,借助新平台放大主流声音。”[1]毋庸置疑的是,新媒体以平等性、互动性、体验性等特点,成为推动媒体从单向传播向立体传播转变、受众接受方式从被动接受向互动体验转变的必由之路。“我们不仅仅是一张报纸”“我们不仅仅是一家电视台”已经成为媒体的共同赴约。 “春江水暖鸭先知”,越是特殊时期,越是考验媒体的感应力。“无表情”是不作为,“慢半拍”同样是不作为。以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的实践为例,笔者认为,媒体的感应力主要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 (一)媒体的敏感性 疫情防控不仅政治性强,而且具有很强的阶段性、政策性。疫情模式下的媒体敏感正是来自疫情防控的政治性、阶段性、政策性。同时,阶段性就是变动性,媒体必须快速适应这种阶段性、变动性要求。一方面,媒体必须保持快速反应的敏感性,稍不留神,你的新闻就成了“隔夜茶”,受众自然就不乐于接受了。另一方面,新兴媒体具有传统媒体无法比拟的“转身优势”,这让媒体的“抢点意识”和敏感性得到了充分的诠释。 (二)媒体的感知度 如何获取信息,用什么手段制作,用什么方式呈现,用什么平台发布,才能让受众在第一时间触摸、知晓,成为媒体必须深入思考的问题。 疫情期间,媒体的感知度来自两个方向:一是“架天线”。针对国家对疫情防控的重大决策和部署,权威专家的重大发现和重要判断,省市、区县级党委政府的要求和安排,必须及时、准确地传达,通过舆论引领成为社会共识、集体行动。二是“接地线”。对于各级政策措施、各级安排要求,基层是如何响应和落实的,群众有什么表现和诉求,媒体必须及时、准确地进行反映。这种感知是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都应拥有的能力,而相比之下,新兴媒体的感知绝对是更迅速、更敏锐的。 二、“空间阻隔”与“触摸连通”,疫情考验媒体激活力 “封城、封路、封闭限行”——疫情的硬核空间阻隔,不仅改变着人们阅读信息的习惯,也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情趣、生活习惯。换句话说,生活的疫情模式不可避免地影响着媒体的疫情模式,推动着媒体从平面到立体、从一维到多维的转型,也考验着媒体对于新闻和信息的激活能力。 一方面,“在媒体融合背景下,一个事件的过去、现状和发展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呈现给用户,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另一方面,“在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推动下,万物皆媒的时代到来,视频、图文、AR(增强现实)等给用户提供精准、立体的阅读和观看体验”。[2]疫情状态下,媒体的激活力主要表现在内容的激活能力与形式的激活能力两方面。 (一)内容的激活能力 新媒体的可视性、直观性、丰富性,决定了它对内容的提取、加工、制作与处理。它与传统的新闻表现方式有着很大程度的不同,不苛求深刻,但追求生动性;不苛求完整,但追求兴奋点;不苛求在场(记者不一定非得在场),但追求现场感。甚至片段化、碎片化的信息,如公文化的公告、通知都可以直接“入戏”。必须强调的是,内容的激活是主要的,“欲知而未知”的信息总能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新媒体内容的激活,可从两个方向用力。一是内涵上突出“精”“新”“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