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马克思恩格斯权威观的继承和发展

作者:刘娜娜;尹培艳 刊名: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赵小红

【摘要】树立强大的政治权威、坚定维护党中央权威是马克思恩格斯科学社会主义权威观的重要内容;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继承马克思恩格斯的政治权威思想;并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和国情创造性地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权威观;主要包括:继承并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树立有效的政治权威对于巩固执政党的全面领导地位具有关键作用的相关思想;继承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政治权威对提高和改善国家治理成效的必要性思想;创造性地发展了国家治理成效能更好地彰显和巩固政治权威的思想;继承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权威与自治关系的辩证分析;并创造性地提出从制度上、体制机制上确立并维护党中央权威、处理好党中央权威和各级党组织自治的关系等相关理论和制度设计;

全文阅读

制度自信与国家治理现代化专题主持人语: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进行了全面总结,对如何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了系统部署,从而在“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关键时期,实现了中国对这一“变局”的伟大“破局”。本专题推出的四篇文章分别从发掘坚定维护党中央权威的经典资源、深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阐释、明确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实践路径、梳理社会治理的历史经验等方面,对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作了较为深入和系统的阐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进行了理论总结和学理分析。该系列论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首都师范大学)阶段性成果。——赵义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强调指出完善坚定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各项制度是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制度体系的重要内容。坚定维护党中央权威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的核心原则,也是坚持党的领导的核心原则。《决定》关于坚定维护党中央权威的思想内容继承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权威观,并结合新的时代条件进一步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政治权威思想。一、《决定》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政治权威对巩固党的领导地位的重要性思想社会主义事业的开展离不开一支强有力的无产阶级政党队伍的领导,建立、巩固并完善党的领导地位都需要树立有效的政治权威。马克思在巴黎公社革命刚开始的时候就敏锐地察觉到革命队伍内部没有树立起有效的政治权威,进而损害了革命队伍的凝聚力,没有形成一支革命领导队伍。突出表现为当时公社的委员们为了琐碎事务和私人问题争执不休,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而在公社原则性问题和重大的革命策略问题上,却没有形成及时的、有力的共识。公社内部各种思想流派泛滥,其中影响最大的蒲鲁东主义更是以鼓吹无政府主义、反权威为核心诉求。蒲鲁东在1851年发表的《十九世纪革命的总概念》一书中就公开宣扬:“不要权威!就是让只有的契约代替专制的法律,让自愿地协商代替国家的仲裁!”[1]这种盲目鼓吹自治、不顾现实革命条件的反权威思想对巴黎公社革命造成了恶劣的影响。马克思恩格斯在总结巴黎公社失败的经验教训时深刻指出,造成公社失败的原因有多个,革命的主客观条件都不具备,其中长期以来存在于公社内部的布朗基主义和蒲鲁东主义不仅不利于形成有力的政治权威,反而极力损害公社内部的集中统一,无法组建一支以科学社会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最终致使革命惨败。足见树立有效的政治权威对于巩固无产阶级执政党的领导地位,对于开展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决定》充分继承并创新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政治权威思想,进一步明确了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的内在关系。在批判工人运动中泛滥的反权威主义思潮时,恩格斯旗帜鲜明地指出,革命是最具权威性的活动,革命行为就是一部分人用非常权威的手段强迫另一部分人接受自己的意志,权威以服从为前提条件。“获得胜利的政党如果不愿意失去自己努力争得的成果,就必须凭借它以武器对反动派造成的恐惧,来维持自己的统治。要是巴黎公社面对资产者没有运用武装人民这个权威,它能支持哪怕一天吗?反过来说,难道我们没有理由责备公社把这个权威用得太少了吗?”[2]338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亦是如此,如果无产阶级不想失去自己的革命成果,就必须动用权威手段让反动派畏惧来维护自己的统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