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创伤骨科急诊运行现状和应对措施

作者:吴宏华;王振中;王京;孙志坚;尹晨;滕星;杨帆;苏永刚;肖鸿鹄;吴新宝 刊名:骨科临床与研究杂志 上传者:林辉

【摘要】目的分析并总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期间创伤骨科急诊的工作现状和应对措施;方法记录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北京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急诊的工作环境和就诊流程;统计患者构成并与上年同期进行比较;通过将医疗纠纷投诉例数与上年同期进行比较分析患者的心理状态变化;应用焦虑自评量表(SAS)和抑郁自评量表(SDS)对医护人员的情绪进行评价;并与病房医护人员进行比较;结果创伤骨科急诊的诊疗环境得到重新规化;就诊流程较以往相对繁琐;患者总量无显著变化;高能量损伤患者比例下降;低能量损伤和老年骨质疏松性骨折患者比例升高;65岁以上患者比例升高;手术治疗患者比例下降;患者较以往存在更多焦虑、恐惧和不满等情绪;医护人员较以往存在更多焦虑和抑郁等心理问题;医院采取相应措施使创伤骨科急诊工作得以正常运行;结论COVID-19疫情对创伤骨科急诊工作产生较大影响;医院必须采取恰当的应对措施;

全文阅读

自2019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疫情出现以来,我国医疗卫生行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影响[1]。为防控COVID-19疫情蔓延,绝大多数医疗机构有针对性地收缩门诊、急诊和病房规模,使得疫情防控期间各医院尤其是处于疫情防控一线的急诊等科室工作状态发生很大变化。现将北京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急诊在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的工作变化及所采取的应对措施总结如下。 资料与方法 一、 资料 记录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创伤骨科急诊工作环境和状态、患者就诊流程、患者的临床流行病学资料、医患纠纷投诉例数。 二、 方法 通过与疫情防控前进行比较,总结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创伤骨科急诊工作环境、状态和诊治流程的变化和特点;总结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创伤骨科急诊患者的流行病学特点并与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上年同期)数据进行比较;通过统计医患纠纷投诉例数并与上年同期进行比较,总结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患者的心理特点;应用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 SAS)和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对创伤骨科急诊和病房医护人员的焦虑和抑郁情绪进行评价和比较,总结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创伤骨科急诊医护人员心理变化和特点[10-12]。总结医院针对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创伤骨科急诊工作的现状与特点采取的相应措施。 结 果 一、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创伤骨科急诊工作环境的变化 COVID-19病原体经确认是一种新型β属冠状病毒,具有传染性强、传播速度快等特点[2]。其传播途径主要是呼吸道飞沫和密切接触,同时存在潜在气溶胶传播的可能[3]。因此,对创伤骨科急诊相对封闭的就诊环境加强管理对于阻断COVID-19传播有重大意义。 1.就诊环境的划分与消毒:在分诊台区域划分出不同通道,以利于分流COVID-19疑似患者。并于诊室地面标记排队地点,在治疗室内划分治疗单元,使每个治疗单元间距≥2 m,使患者“不扎堆、不聚集”。按照乙类传染病管理区域的消毒标准对环境空气进行定时和实时消毒[4]。定时消毒频次为4次/d,由专门责任人对急诊大厅和诊室喷洒过氧化氢消毒剂;对治疗室和抢救室随时进行紫外线灯照射;诊室内24 h配备含酒精免洗手消毒液。 2.工作人员的防护措施:按照院感办公室制定的“COVID-19医护人员防护等级”,对不同岗位医护人员采用相应防护手段。分诊人员佩戴N95口罩、防溅面屏,穿防护服,佩戴手套;诊室内医护人员戴医用外科口罩、防护眼镜和手套,每4 h更换一次,接触患者后立即进行手消毒。对一次性使用的医疗废弃物以1∶2 000含氯消毒剂喷洒,双层塑料袋密封包装,由专人经专用路线转运至集中处理地点。 二、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创伤骨科急诊患者就诊流程的变化 在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对创伤骨科急诊患者就诊流程进行调整如下:(1)创伤骨科急诊率先应用院内“COVID-19智能预问诊系统”对患者进行分级。患者可使用智能手机通过网络登录该系统填报流行病学史,该系统根据患者填报内容自动生成患者分级二维码,患者在进入医院和急诊时出示分级二维码,以节省问诊时间。被系统确定为COVID-19疑似患者由导医人员指引至专科门诊接受筛查。(2)实行“关卡式”体温筛查。在医院大门、急诊大门和分诊台分别设立体温筛查关卡,尽最大可能筛出发热患者。(3)对需要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