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社会动机与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

作者:陈雪峰;滕迪晴;陈晶;李岩梅 刊名:心理科学进展 上传者:任明霞

【摘要】基础社会动机体系;是人类为实现生存繁衍的终极目标;管理社会生活中的威胁、挑战与机会;形成的一套激发、调控行为的内在动力;从进化心理的角度提出了人们社会生活中的核心需求与动机;众多研究显示;它不仅对社会行为有广泛影响;而且当激活条件持续存在时;会持续影响个体及一定区域人群的心理和行为;因此;基础社会动机可以成为评估社会经济秩序稳定性及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重要心理指标;目前国内有关研究尚少;未来研究应以基础社会动机为切入点;探索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基础心理需求指标体系;探寻我国文化背景下基础社会动机与社会经济行为、社会生态环境的相互作用;为社会治理相关政策的制定提供心理学依据;

全文阅读

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既包括物质需要,也包括心理需要。如何去衡量进而满足人民的心理需要?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提出“使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十九大报告, 2017)。由此可见,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是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提高民生三感的重要途径。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是在个体、组织、社会、文化等层面,基于民众的心理需要,通过公共政策和公共服务等手段提供心理服务、引导社会心态、全方位加强心理建设,旨在有效提高个体心理健康素养、提升组织健康发展效能、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是在准确把握民众心理需要基础上开展的社会治理实践。心理需要引发动机,动机决定行为。基础社会动机(Fundamental social motives)服务于人类生物学的终极目标——生存繁衍的实现,是社会行为产生的基础心理动力,是众多社会行为背后的深层心理因素。基础社会动机所激发的社会行为很可能是构成和影响社会与经济秩序的重要力量。基础社会动机以及动机指向目标的达成程度很可能是影响民众对生活质量综合感受的根源性心理因素。近年来,基础社会动机这一概念因其进化视角及其对心理行为影响的广泛程度受到人格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经济心理学、管理心理学等领域科研人员的关注,积累了丰富的研究成果。本文将介绍基础社会动机体系的构成,综述基础社会动机的激活条件以及动机体系对社会经济行为的影响,梳理基础社会动机及其影响与社会治理、民生三感间的关系,藉此分析基础社会动机对于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的意义,探讨未来研究方向。1基础社会动机的结构人类是具有高度社会性的群居动物。人类的生物学使命是生存繁衍。为达到这一终极目标,人类必须应对社会群体生活中的威胁、挑战与机会。有些威胁、挑战与机会是非常基础、反复出现、有核心影响的,如保护自己不受敌人和掠夺者伤害、防御他人传染疾病、与群体成员融洽相处、拥有社会地位从而拥有更多资源、获得相对优质的交配对象、与交配对象建立某种关系并共同养育子嗣等。为管理这些基础的社会性威胁、挑战与机会,人类在进化历程中形成了一套激发、规划、选择行为的系统——基础社会动机体系。我们从成功繁衍下来的祖先那里继承了这套心理策略。基于进化心理理论, Kenrick, Griskevicius, Neuberg和Schaller (2010)将基础动机与群居生活中的威胁、机会相结合,充实并整合了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提出了基础社会动机体系。该动机体系包括七个方面:自我保护(Self-protection)、疾病防御(Disease avoidance)、关系形成(Affiliation)、地位寻求(Status seeking)、伴侣寻求(Mate seeking)、伴侣维系(Mate retention)、家庭关爱(Kin care)(e.g., Kenrick et al., 2010; Ackerman&Kenrick, 2008; Kenrick, Li,&Butner, 2003)。自我保护指想要保护自己不受其他人伤害的动机。疾病防御指想要避免被疾病传染的动机。关系形成指形成友谊、同盟或从属于某群体/组织以获得盟友的动机,包括群体归属(Group)、排斥担忧(Exclusion concern)和独处倾向(Independence)三个子维度。地位寻求指通过成功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