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来中国对经典马克思主义的三个原创性发展

作者:吴宏政 刊名:理论与评论 上传者:胡东轩

【摘要】回顾新中国成立70年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就;需要思考的问题是:中国对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有哪些原创性的发展?从毛泽东思想;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创立;再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国对经典马克思主义的原创性发展集中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新中国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对经典马克思主义“跨越卡夫丁峡谷”的原创性回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对经典马克思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问题的原创性回答;“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对经典马克思主义“世界历史理论”的原创性回答;

全文阅读

作者吴宏政,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春130012)。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深刻反思和总结70年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实现了哪些突破性的创新和发展是一件意义十分重大的理论工作。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所实现的诸多创新,与经典马克思主义相比,一定有最为重大、关键性的理论突破,这些突破性的创新是在经典著作中没有给予关注,或者没有给出明确答案的,而正是这些创新,在新中国70年的发展中,从根本上奠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础的理论创新。对此,从根本上思考这些重大突破和创新,对于未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创新和发展,以及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和发展,都将具有重大的启发意义。一、对经典马克思主义“跨越卡夫丁峡谷”理论的创造性发展在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中,马克思曾经提出过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这就是“跨越卡夫丁峡谷”的问题。马克思当年对资本主义批判和构建共产主义,所有的理论都是在西方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建立起来的。马克思是针对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及其制度的种种弊端,对其加以批判,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他的共产主义原理的。在马克思看来,废除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的生产方式,是实现共产主义的“主干课”,是共产主义理论的核心。最为典型的理论体现在剩余价值学说当中。在《资本论》中,马克思的目的就是通过揭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剩余价值的秘密,进而揭示资本主义自我毁灭的客观必然性,同时论证共产主义的实现也是必然的。这就意味着,马克思对共产主义的论证是在批判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因此,从逻辑上看,资本主义构成了共产主义的“前提”。而且马克思也多次强调,资本主义社会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极大地推动了生产力的提高,并且为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创造和准备了充分的物质条件。此外,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危机,导致无产阶级队伍壮大,进而使无产阶级革命成为“不可避免的”。这一切都意味着,资本主义社会形态是人类社会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的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仿佛这一前提条件是不可缺少的。于是就有了这样的问题:东方社会,即马克思所说的“亚细亚生产方式”,不同于西方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和生产方式,那么,东方既定的社会形态,在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情况下,是否能够直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把这一问题中对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跨越,形象地称为“跨越卡夫丁峡谷”。问题的实质就是,如果一种社会形态和生产方式没有形成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不存在《资本论》中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私有制自我毁灭”这种情况,那么,这样的社会形态是否能够直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显然,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理论问题。关于“跨越卡夫丁峡谷”,最为重要的核心问题,不是来自其他什么理论,而就是来自马克思的理论本身。一方面,如果我们认为人类社会没有经历资本主义社会,也能够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即承认能够“跨越卡夫丁峡谷”,这就违背了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中的一个论断。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提出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按照这一原理,在生产力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不能够形成一种新的生产关系的。“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①这就意味着,如果不经过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生产力没有得到充分发展,那么,新的社会形态和生产方式——共产主义的生产方式就不会出现。因此,“跨越卡夫丁峡谷”的肯定回答,就必然与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相矛盾。另一方面,如果说在没有经历过典型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