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的雅俗与兴废

作者:潘国斌;杨雪松 刊名:现代园艺 上传者:陈萍

【摘要】宋人李格非在《洛阳名园记》中写道:园圃之兴废;洛阳盛衰之候也;意思是:园林的兴盛与荒废;便是洛阳繁盛与衰败的预兆;由此;在清朝由盛转衰的过程中;园林兴废交替极大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思考了江南园林作为文人审美情趣体现的文化意义;探索了在特定时代背景下;文人园林的兴与废及其雅和俗之间所对应的微妙的关系——从“隐于园”到“娱于园”;以及文人之“雅”和市井之“俗”之间的天平;在渐渐失衡中所表现出的造园理念和艺术创作倾向与变化;总结分析了在古典园林面向大众彻底世俗化的今天;把握好雅与俗之间关联的重要性;

全文阅读

2020年第 2期现代园艺 周维权老先生在《中国古典园林史》中写道:园林乃是为 了补偿人们与大自然环境相对隔离而人为创设的“第二自 然”。它是人文之美和自然之美的结合,而“美”是客观事物与 主观情感相结合的反映。唐代画家张璪所提出的美学理论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成为中国古典园林艺术创作的重要 理论基础,促使了古典园林美学审美由写实向写意的转换。 同时,文人与园林的逐步结合,是文人在诗、画艺术领域的延 伸,如同诗词歌赋寄托情感,园林中一花一木一石也同样是 文人趣味的反映。由此可见,反映文人对“艺术美”独特见解 的古典园林与“雅”的格调自不言而喻。 随着古典园林文化的深化,越来越多的文人造园大师涌 现出来,代表着造园技艺最高水平的江南私家园林,终于在 宋、明、清初发展至巅峰。然而,在人们惊叹于古典园林在文 人化道路上取得极大艺术成就之际,从“盛衰之侯”的角度思 考园林艺术的另一面,往往有出人意料的收获。清中后期,以 市井文化为代表的“俗”渐渐盖过“雅”,甚至有取而代之的趋 势,值得探究。旨在通过观察研究,期待在强调开放空间的今 天,古为今用,与古为新,把握好古典园林雅与俗之间的关 联,在更好地服务大众的同时传播普及中国传统艺术和文 化,呼应国家文化建设。 1 清朝江南文人园林作为标志的文化意义 文人园林是以文人为主体,表现文人趣味,进行文人活 动,体现文人创新的古典园林。文人园林与所处时代的经济、 文化意识形态息息相关,它不仅构成了中国古典园林发展的 重要组成部分,而且融入了整个古典园林的发展过程,影响 至今。在这样的情况下,古典园林便超出客观事物的范畴,它 已然成为一种标志。 标志的文化意义就在于当人们踏足园林中时,移步换 景,所见所闻不再是简单无生命的造园要素的集合,而是能 清晰地感知体会园林背后的文化内涵,尤以山水文化、隐逸 文化为最,所以游园、观园必然也是感受园主人或文人审美 情趣和雅致格调最直接的方式。就这样,侧重赏心悦目、陶冶 情操的文人园林以“雅”为重中之重就不难理解。伴随着清代 国运的昌盛与衰弱,作为文人园林巅峰代表的江南园林,雅 和俗的天平也开始慢慢倾斜。 2 雅俗之争下的园圃兴废 2.1 “雅”为标准,创新批判 “雅”作为文人造园理念承袭于疏朗、简远、雅致、天然的 宋代文人园林,清初江南文人园林在此基础上,呈现出发展 创新的姿态。文人士大夫为远离压抑生活,大都崇尚雅致生 活之美,于是开辟出游观性极强的“壶中天地”陶冶性情,主 客相融,在高远、平远、深远的园林空间中,以景物表达雅致 审美,以景物寄托文人情思,体现强烈的人本主义思潮。明末 清初造园要素方面表现为园林建筑疏朗简洁,掇山理水明快 简练,自然非人为痕迹比重相对较大,细节方面雕刻窗牖装 饰更显得体节制。 这一时期涌现出的一大批文人造园家更是文人园林皇 冠上璀璨的宝石。创造性和批判性思维成为造园艺术创作主 旋律,“雅”文化的成熟更是推动了清初江南园林进一步文人 化。在此期间,中国历史上最著名最重要的园林理论著作《园 冶》问世,不仅是总结论述江南地区私家园林规划、设计、施 工的综合性著作,还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技术与艺术相结 园林的雅俗与兴废 潘国斌 杨雪松 (武汉大学,湖北 武汉 430072) 摘 要院宋人李格非在《洛阳名园记》中写道:园圃之兴废,洛阳盛衰之候也。意思是:园林的兴盛与荒废,便是洛阳 繁盛与衰败的预兆。由此,在清朝由盛转衰的过程中,园林兴废交替极大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思考了江南园林作为文 人审美情趣体现的文化意义,探索了在特定时代背景下,文人园林的兴与废及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