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历史存在论思想的三层结构

作者:刘建涛;范雪 刊名: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董训光

【摘要】马克思的存在论不是知识论路向上的存在论;而是生存论路向上的存在论;即历史存在论;历史存在论之所以能够对社会进行深入透视;是因为它本身就包含着透视社会内在的三层结构;第一层结构是社会生存条件;体现为积累的劳动与活劳动的关系;它是作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统一的感性活动的自我分裂;第二层结构是作为社会生存条件人格化的阶级;阶级本质上就是社会权力;第三层结构是法权、国家、意识形态;它们是社会权力不同方面的表达;深入理解与阐释马克思历史存在论思想的三层结构对于廓清关于马克思的种种歪曲;以及深入理解社会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全文阅读

存在论是哲学中最基础的学问,探讨的是存在者之存在的问题。黑格尔的存在论是没有历史性的,他想把历史性注入存在论,但是为了哲学体系的需要,他的历史性最终服从了逻辑性。人类历史被归结为在逻辑上是预先成功的,精神逻辑辩证展开的各个环节就是现实的人类历史发展的不同阶段与内生动力。因此,黑格尔历史存在论的努力最终失败了。黑格尔之后,马克思和海德格尔才真正地把历史性注入到存在论中,形成了历史存在论,但二人走了不同的道路。海德格尔走的是存在主义道路,还西方哲学术语以其本来的存在论含义,从西方思想渊源处纠正人们说话和思维的方式。他用一部《存在与时间》对西方传统哲学进行了“自我忏悔”,探讨人怎样以时间性方式存在于世,诊断了现代文明的根本病症就在于抓住了用范畴规定出来的存在者而遗忘了存在本身。而马克思所开创的存在论指向的是感性的历史,感性活动(感性劳动)的历史,感性活动的发展史是理解社会发展史的一把钥匙,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道路,历史唯物主义就是马克思的历史存在论。因而马克思对现代文明根本病症的诊断就是人的感性活动的异化。马克思和海德格尔都是基于存在论深度对现代文明的根本病症进行了论断,在这一点上二者是可以相互启发和解释的,而要理解马克思的诊断,需要从三层结构深入理解马克思的历史存在论思想。 但是学者们对马克思历史存在论的内在结构研究得较少,特别是从相互递进的三层结构深入研究马克思历史存在论的直接成果笔者尚未有见诸著作、期刊的,相关的研究成果也欠规范、分散、不成系统。关于这方面的相关研究成果读者可以具体参考复旦大学王德峰教授的论文《在存在论革命的本质渊源中洞察历史唯物主义》(载《江苏社会科学》2000年第6期)和吴晓明教授的论文《马克思的存在论革命与超感性世界神话学的破产》(载《江苏社会科学》2006年第6期)。本文则在前贤相关研究的基础上,结合自己长期潜心研究的体认,探析马克思历史存在论内在的三层结构,力图呈现马克思历史存在论内在结构本真的理论形象。这对于我们深入理解马克思历史存在论的精神实质,以及正确地理解社会,正确地看待各种社会思潮,具有现实的启示意义和理论提示价值。 一 积累的劳动与活劳动的关系 社会生存条件指社会这个共同体自我生产和再生产的条件,马克思又称之为社会生活条件、生活的物质生存条件,它是马克思透视社会最为深刻的切入点。社会、感性的自然界存在的本质性依据在哪里?马克思认为是感性活动、感性劳动。若抽掉感性的活动、劳动,人之社会性存在就会消失,而由人组成的社会也自然就失去了它的生存条件,这样一来人就变成了和自然界中其他物种一样的物种生存,社会也就蜕变成了兽群。对此,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深刻地指出:“感性活动……这种活动、这种连续不断的感性劳动和创造、这种生产,正是现存的感性世界的基础。”[1](P529)因此,要深刻理解社会生存条件,就必须深入理解感性活动。感性的就是现实的对象性的,感性活动就是现实的对象性的活动。实际上,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第一条里是把“感性的活动”“对象性活动”“实践”这个三个概念作为同等意义上的概念来交替使用的,三者所指同一,本文也是在同等意义上使用的。任何一种新哲学、新科学之创立都意味着对以往术语的超越与革命,这一点是无疑的。恩格斯在1886年《资本论》英文版序言中明确地指出:“一门科学提出的每一种新见解都包含这门科学的术语的革命。”[2](P32)但是,马克思没有像海德格尔那样专门地创造一套存在论哲学术语,而是借用近代哲学术语,往往是把相互矛盾的近代哲学术语结合在一起创造了历史存在论术语。但这同时也就给我们理解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