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5阳性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研究进展

作者:郑涵露;赵小英 刊名:临床荟萃 上传者:刘晓峰

【摘要】CD5阳性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diffuselargeB-celllymphoma;DLBCL)是少见的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亚型;近来不少研究发现CD5阳性DLBCL预后较CD5阴性DLBCL差;且极易出现中枢复发;本文将总结目前有关于CD5阳性DLBCL在临床病理、分子生物学及治疗预后方面的研究;以期对CD5阳性DLBCL有更充分的认识;

全文阅读

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DLBCL)是最常见的非霍奇金淋巴瘤,其发病率占非霍奇金淋巴瘤的30%~40%,DLBCL在细胞起源、细胞形态、免疫组织化学表型、遗传学、预后等方面均表现出异质性[1]。近20年来的研究发现CD5阳性DLBCL患者预后差,易合并中枢神经系统复发[2]。由于CD5阳性DLBCL发病率仅占DLBCL的5%~10%[2-4],本文综述内容多为从病例报道或小样本回顾性研究中获取。 1 CD5分子与CD5阳性B淋巴细胞 CD5分子是一种泛T细胞抗原,属于富含半胱氨酸的清道夫受体家族,在正常人淋巴组织B1a细胞中亦存在有CD5表达[5]。CD5+B细胞的功能至今尚未完全明确,有研究表明CD5+B细胞在免疫系统的成熟、自我稳定及免疫耐受调节中发挥重要作用[6]。研究发现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类风湿性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Graves病、重症肌无力等疾病中均存在T细胞和B细胞CD5分子的表达,提示CD5+细胞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并提示类风湿因子、抗单链DNA抗体、抗组蛋白抗体等多种自身抗体的产生均源于CD5+B细胞[5]。此外,在部分血液系统肿瘤性疾病中,如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小淋巴细胞淋巴瘤(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small lymphocytic leukemia,CLL/SLL)、套细胞淋巴瘤(mantle cell lymphoma,MCL)及少部分DLBCL中可见CD5+B细胞[2]。正常情况下,CD5分子是一种B细胞受体/T细胞受体(BCR/TCR)信号途径的负性调控因子,在CD5+B细胞中,CD5通过下调BCR介导的信号转导通路阻止B细胞的凋亡,并且加速IL-10的产生从而为B细胞提供生存因子。而在B细胞肿瘤细胞中CD5阳性表达,导致淋巴细胞免疫耐受,降低了对恶性细胞的识别和清除,认为此可能与B细胞产生的IL-10抑制抗肿瘤免疫反应有关[7-8]。 2 CD5阳性DLBCL的诊断 根据2011年版美国的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NCCN)发布的指南,目前CD5阳性DLBCL的诊断主要通过免疫组织化学方法和流式细胞术检测淋巴瘤细胞的免疫表型检测CD5分子的表达[9]。免疫组织化学技术是基于抗原抗体反应和组织化学染色反应的原理,目前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病理诊断技术和手段。免疫组织化学的标本主要是组织标本和细胞标本。组织标本包括石蜡切片和冰冻切片,石蜡切片是最基本的切片技术,采用经福尔马林固定后的组织,其组织形态保存良好,有利于染色对照观察,同时可长期存档,但切片制作工艺复杂、预处理步骤繁琐,容易造成抗原丢失现象。冰冻切片则为将新鲜组织冷冻成硬块后制成的切片,其多用于手术中对切取组织的即刻病理诊断,优点在于制备切片简单、快速,但冰冻切片可因取材不当导致诊断误差。流氏细胞术依赖于荧光检测信号技术的高敏感度,可快速对大量细胞进行多参数的抗原测定并客观的提供定性、定量分析,是当今最先进的细胞定量分析技术之一[10],其采用的标本是单细胞悬液,可以来源于血液、各种体液、新鲜实体瘤块及石蜡包埋组织的单细胞悬液等。免疫组化和流式细胞术在淋巴瘤诊断和分型中有着各自的优势和局限性,在实际临床工作中多数是同时检测起到互补的作用。 已有研究表明用于免疫组织化学检测CD5抗原的大多数抗CD5抗体(Tl、T101、OKT1和Leu-1)适用于新鲜冷冻组织,却在福尔马林固定石蜡包埋的组织中检测CD5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