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史观视域下创新实践的多维诠释

作者:周文娟 刊名:井冈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李菁

【摘要】创新实践立足于主体批判性和创造性;是展开“破旧立新”、“革故鼎新”的实践形式;从内生动力、外在条件、主要任务、价值意蕴出发;创新实践力求满足人的超越性需要;在交往扩展中不断深化;以解决社会基本矛盾为核心;积极确证着人的本质力量;当代创新实践主要面临驱动力问题、效用性问题、交往关系问题和霸权主义问题;为释放创新实践的最大价值;应厘清资本介入创新实践的原则性问题;推进制度创新实践;处理好创新实践与主体自觉的关系;形成创新实践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双向互动;

全文阅读

一直以来,熊彼特的创新理论深入人心,近些年有国内学者提出马克思才是创新理论的开山鼻祖。①要论证这一观点,既要跳出熊彼特对创新概念的经济学界定,又要借助马克思的观点和方法对当代创新发展的一些现实问题作出回答。一方面,创新应在哲学范畴立有一席之地②,基于马克思实践观视野下重释“创新”概念十分必要,文本涉及的“革命的实践”、“改变了的活动”、“批判性”、“主体能动性”等相关表达,实则隐性地构成对创新实践理解的关键要素,只不过需要我们通过语境转化,填补因时代距离产生的词物断裂的鸿沟。另一方面,应当自觉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对创新实践应保持理性审视的态度,时刻秉承科学尺度与价值尺度的有机统一,使其恢复本真意蕴与真实价值,助力于全人类的解放事业。一、创新实践的基本内涵“创新”最初由西方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意指执行的特定主体——企业家——通过引进新产品、引用新技术、开辟新市场、控制新来源、实现新组织引起的经济函数的变动。在英文词典里,innovation一方面指“新”的观点、方法、发明(a new idea,method,or invention),另一方面指“引进或采用”新观点和新方法(the introduction ofnew ideas or methods)。[1](P1011)熊彼特所理解的“新”主要指第二层含义,即各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及引进过程中发生的变化,却不要求引进生产的要素必须为新。在他看来,“发明”和“创新”完全是两回事,“只要发明还没有得到实际上的应用,那么在经济上就是不起作用的”。[2](P101)由于熊彼特的考察针对的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运行机理,对“创新”理解的只在经济范畴内有限展开。创新实践则是一个涵盖经济生活、政治生活、文化生活、社会生活等各方面的普适性概念,它更契合《现代汉语词典》中广义理解的“抛弃旧的,创造新的”,但它又不同于这种简单概括,其背后拥有扎实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根基。巴斯克斯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的科学实践观,他把人类的实践活动分为创造性实践和重复性实践。[3](P218)基于此,笔者主要从四个维度诠释创新实践的基本内涵:(一)从性质划分的维度看,创新实践是“破旧立新”、“革故鼎新”的活动。人类的实践活动主要分成两种,一种为展开重复性的常规实践,另一种为打破既定轨道的创新实践。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每一代方面在完全改变了的环境下继续从事所继承的活动,另一方面又通过完全改变了的活动来变更旧的环境。”[4](P540)在这里,“所继承的活动”与“完全改变了的活动”呈并存交织、相互作用的状态。常规实践具有同质性,创新实践具有异质性,常规实践是创新实践的前提条件和必要准备,每一代人的生产生活都建立在已有材料的基础上,并在反复操作的实践中积累经验,提高实践熟练程度,为新的发现提供基础平台。创新实践又是打破常规实践的必然结果,已继承下来的材料、资金、环境等,终将被新一代人逐渐改变。(二)从主体层面的维度看,创新实践是立足于主体批判性和创造性的活动。主体能动性是展开一切实践活动的前提,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指出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在于“自由自觉的活动”。人的生产是自由的,真正的生产是打破肉体需要的限制,不断丰富自身内容,从而再生产整个世界;人对待自己的产品是自由的,不仅是满足自身的肉体需要,也可以是其他方面的需要;人生产的方式是自由的,生产的尺度并非单一而是多元,且人善于“把固有的尺度运用于对象”[4](P163)之中。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马克思批判旧唯物主义忽略主体能动的特质:“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