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异化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作者:张晓阳 刊名: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夏晖

【摘要】消费异化现象的背后逻辑是商品拜物教;在商品的交换过程中;人与人的关系被物与物的关系所取代;在人对商品的顶礼膜拜中人成为了商品的附属;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存在滋生商品拜物教的土壤;物质财富的大量增加、市场机制的弊端以及消费主义思想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消费异化;因此;根据马克思在扬弃商品拜物教时提出的“自由人联合体”的逻辑预设;要进一步加强所有制改革;并不断提高市场的运行规范;通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从根本上遏制商品拜物教的影响;减少消费异化现象的出现;

全文阅读

马克思以商品为逻辑起点研究资本主义经济及其生产方式。商品,看似好像很“简单”和“平凡”,但是,进一步考察,便会发现它是一种具有“神秘性”的“古怪的”东西。在今天中国社会,人们对于商品这一物质的追求和崇拜愈益趋于极致,人们逐渐成为了“物的奴隶”,出现了消费异化。那么如何认识人们对商品这一物质崇拜导致的消费异化的现象?缘何在我们今天社会经济中出现消费异化现象?这种对商品物质极度崇拜的现象得以消除的逻辑与现实策略又是什么?这些问题都亟待我们回答。一、消费异化的出场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文中指出:“鄙俗的贪欲是文明时代从它存在的第一日起直至今日的起推动作用的灵魂;财富,财富,第三还是财富一一不是社会的财富,而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单个的个人的财富,这就是文明时代唯一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目的。”[1]商品的生产时与商品的消费联系在一起的。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生产力的发展,人们对于财富的无限追求和物欲的最大限度的满足,导致了消费异化。消费一词,从词源来看,其含义指的是掠夺、破坏、耗尽、征服等,长期以来始终带有贬义、否定的意思。直到20世纪初,消费一词才从一个贬义词变成一个褒义词,这种变化是让人意味深长的。马克思曾探讨和论述了消费与资本主义发展的关系。马克思认为,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初期,新教的禁欲主义起着重要的影响,它极大地束缚着人们的消费,这种节欲为资本主义的积累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却以极大影响消费为代价。马克思还曾援引艾金医生的研究,将资本家的个人消费与资本积累之间的关系分为四个时期:在第一个时期,他们辛勤劳动,并过着货币储藏者的生活;在第二个时期,他们已经累了一定的资金,但还是过着简朴的生活;在第三个时期,他们积累了大量的货币,奢侈开始了,但是并不普遍;在第四个时期,随着经营的不断扩大化,伴随着的是人们肆意挥霍和穷奢极欲。随着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发展,生产方式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社会进入到了“高额群众消费时代”。特别是福特制的出现,是生产进入标准化、规模化的阶段的阶段,创造了物质生产历史上的福特主义的时代。这种批量化、大规模的商品生产必然对社会消费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否则现代化的流水线的大规模生产将无法维持。这时的社会还是生产主义的社会,而这批量生产的直接后果便是商品的绝对过剩,消费严重不足,生产与消费严重脱节。于是,进入到了后福特主义时代,开始由生产逻辑转变为消费逻辑,消费本位统摄生产本位。面向不同消费群体的不同消费需求。但是,物资的丰裕并为给人们带来幸福感。因为,人们教条地坚持着资源和产品稀缺所带来的教训,继续不断追求物质产品,追求高需求与高消费,甚至越来越多的人脱离了基本生活需要而进行扩大性消费或炫耀性消费,人们愈益凸显消费的象征性,消费异化出现和泛滥。在现代社会,大众消费并不只是简单的出于“使用价值”的考量,人们在探讨商品的功能性的同时,各种因素都成成为了衡量其价值的标准。现在用于满足人们基本需求的消费日益减少,消费的目的和动机日益多元化。人们购买商品时,该物品的意义性与标志性价值甚至远远超过了功能性价值,出现了消费品牌、消费环境、消费包装等消费异化现象。例如,在大学中,处处可见同学穿着耐克的鞋、阿迪达斯的衣服、爱马仕的包包,更让人震惊的是“卖肾买手机”事件;有人一直信奉这样一句话,“吃饭就是吃环境。味道可以不好,配菜可以不好,但环境一定要好”;还有市面上的“天价螃蟹”、“天价粽子”等等的出现。在我们生活中,这些现象比比皆是。特别是,“在市场经济里,需求刺激是其体制的有机组成部分。由于资金回报是同销售挂钩的,因此存在一种不可遏制的趋向‘推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