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花环的童子和带翼人物

作者:何平 刊名:收藏 上传者:张林

【摘要】早期犍陀罗佛教美术的一个重要装饰元素(图1)是扛花环的童子(Amorino);这一装饰元素;一般出现在窣堵波的基座、圆柱塔身中部以及阶梯的侧面;也出现在舍利容器上;比如有名的迦腻色伽舍利函的中部;就围绕着一圈扛花环的童子作为装饰;花环呈波浪起伏;其间是贵霜君主和日神、月神的形象;在波谷则点缀着坐佛;

全文阅读

I Child Lifting(i Flower Circi/s (m(l \ figure gv/// II /7/刖 扛花环的童子和带翼人物 上海/何平 “微信扫,更精彩” ①带有扛花环童子的水杯3~4世纪诺顿西蒙博物馆藏 ②扛花环的童子 加尔各答印度博物馆藏 122 A I COI.LECTIOXS 早期犍陀罗佛教美术的一个重要装饰元素 (图1)是扛花环的童子(Amorino)。这一装饰 元素,一般出现在窣堵波的基座、圆柱塔身中部 以及阶梯的侧面,也出现在舍利容器上。比如有 名的迦腻色伽舍利函的中部,就围绕着一圈扛 花环的童子作为装饰。花环呈波浪起伏,其间 是贵霜君主和日神、月神的形象.在波谷则点缀 着坐佛。 显然,扛花环的童子这一题材并非源自佛 教教义本身,而是从其他文化传统中移花接木 来的。一般认为,这种装饰题材,应该出现在公 元前3世纪,是希腊美术的发明,但是之后在罗 马帝国时期得到广泛的传播,成为重要的装饰 元素。在融入佛教美术之前,其表现的思想意 涵可分为两种:一种是象征胜利和光荣,一般出 现在描述战争胜利的场景;另外一种是在葬礼 的场景,大量出现在石棺浮雕上,象征死后世 界的荣光,或许跟重生的理念也存在关联。 犍陀罗美术中的扛花环童子,如果考虑到 舍利(佛陀遗身)崇拜的实质,可能跟第二种场 景存在一些思想上的联系。犍陀罗窣堵波、舍利 函上出现扛花环童子时,往往跟充满生命力的 莲花蔓草结合在一起,点缀着葡萄卷草、禽鸟等 元素,可能象征着丰饶多产的乐园图景,是灵魂 不灭和死后荣光的意涵,这或许是犍陀罗对佛 陀永恒世界的想象(图2) 0 裸体童子(或者带翼)往往头戴花环,胸前 有珠串项链,组成了犍陀罗图像丰富多彩的风格 (图3)。这种装饰元素也向东传入中国的新疆 地区。不过,犍陀罗佛教美术中的扛花环童子 的表现手法具有自身的特点,与西方相同题材 的画面有显著区别。希腊罗马的扛花环童子图 像中,花环往往是一个个悬挂的,但是犍陀罗 美术中的花环,则是波形曲线,呈现出规则的起 伏。这或许是与本地传统相结合的产物。毕竟, 这一装饰元素的观众,是本地的贵族和民众。 在犍陀罗,带翼神人和花冠也联系在一起。 在扛花环的童子这一式样中,有时会出现一个 带翼人物形象。吉美博物馆藏的扛花环的童子 浮雕中,在花环之后有一个带翼人物,令人感到 惊奇的是,他正在敲鼓。 带翼神人的形象,跟飞行、升人彼岸世界联 系在一起,应起源于西方,沿着丝绸之路往东传 播。早期犍陀罗佛教中,飞行的形象已经非常频繁 出现了。胜利女神尼姬(Nike)和爱神厄洛斯都是 带翼的形象。所以在希腊文化传统和信仰中,带翼 的形象和爱与胜利的意涵联系在一起。在佛教八 部包括天(deva)、龙(naga)、夜叉(yaksha)、 知 乎 2020.<>?. 123 ③扛花环的童子松冈美术馆藏 乾两婆(gandharvas)、阿修罗(asura)、迦楼 罗(garuda)、紧那罗(kinnara)、摩目侯罗迦 (andmahoragas)中,天、夜叉、乾I因婆、阿修罗 都是会飞行的,但是文献中并没有特别提到他们 具有翅膀这一身体特征,故佛教中的带翼神人主 要是来自西方。 阿富汗黄金之丘出土了带有希腊化风格的 带翼阿佛洛狄忒。带翼神人在犍陀罗艺术中的大 量出现,得益于丝绸之路的繁荣。这条路不仅仅 是贸易之路,而且是信仰和文化之路。通过这条 路,西方世界和中亚、印度连在一起。尤其是在 贵霜统治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