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者劣势与海外并购企业的生产率提升

作者:李梅;赵乔;包于巧 刊名:产经评论 上传者:初国卿

【摘要】海外并购已成为新兴经济体企业对外投资和实现国际化扩张的重要战略选择;外来者劣势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活动面临着的诸多困难之一;“外来者”身份会对企业并购后的整合与生产率提升这一关键问题产生负面影响;化解负面影响需作深入的细化研究;选取2008-2015年中国上市企业共计197起海外并购事件;以制度距离、文化距离以及地理距离分别作为外来者劣势中合法性缺失和信息不对称的替代变量;分析外来者劣势对海外并购企业生产率提升的作用机制;结果显示;合法性缺失导致的外来者劣势对海外并购企业的生产率提升有显著负影响;但信息不对称对生产率的影响并不显著;调节效应检验结果表明;国内投资能显著弱化制度距离和文化距离引致的外来者劣势对海外并购企业生产率的负影响;国际化经验和出口能克服制度距离带来的合法性问题;但对文化距离带来的合法性缺失的弱化效果并不明显;

全文阅读

[引用方式]李梅, 赵乔, 包于巧. 外来者劣势与海外并购企业的生产率提升[J]. 产经评论, 2020, 11(1): 67-81. 一 引 言 在新一轮全球化竞争背景下,为快速获取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发展中国家的资源禀赋以及全球市场份额,海外并购已成为新兴经济体企业对外投资和实现国际化扩张的重要战略选择。然而,新兴经济体企业的海外并购并非一帆风顺。并购后企业面临的问题主要是:两个不同国家背景、不同文化信仰、不同语言沟通的磨合;进而产生大量本地企业不需要承担的搜集信息、建立和维护网络关系、提升东道国对企业合法性认知等成本。因此,“外来者”这个身份可能会对企业并购后的生产率提升产生负面影响,包括在东道国需承担的因地理距离所带来的不熟悉成本、制度距离和文化距离带来的关系成本及歧视成本。这种国际化扩张中由合法性缺失和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带来的额外成本被称为外来者劣势(Zaheer,1995)[1]。近年来,学者们针对外来者劣势展开了一些研究,Johanson和Vahlne(2009)[2]指出,根据乌普萨拉模型①,跨国企业在与其文化差异较小的东道国所面临的外来者劣势更低。同时,跨国企业可以通过模仿来实现行为趋同,以提高企业在东道国的合法性(Wu和Salomon,2016[3];陈立敏等,2016[4])。企业还可以针对不同东道国使用保护合约、母公司控制和标准输出等进攻战略,或网络建立、资源承诺、本地化融合等防守战略来减轻外来者劣势(Sofka和Zimmermann,2005)[5]。 以上研究大多针对发达国家的跨国企业,关于新兴经济体后发企业在国际扩张中面临的外来者劣势的相关研究尚不多见。此外,海外并购对企业绩效影响的研究大多是基于市场份额、财富效应、销售收入等财务指标和市场指标(Ahammad et al.,2016[6];闫雪琴和孙晓杰,2016[7]),探究海外并购与生产率关系的文献偏少。这种研究状况凸显了从外来者劣势视角研究海外并购与生产率关系的必要性。事实上,生产率是衡量企业发展状态的关键指标,亦是企业竞争力的重要源泉,相比于绩效指标,更能聚焦于企业海外并购带来的经济效应。生产率在长期几乎意味着一切(Krugman,1998)[8],明晰外来者劣势对海外并购企业生产率提升的影响机制具有重要意义。基于此,本研究以中国企业为研究对象,将外来者劣势划分为合法性缺失与信息不对称两个维度,以制度距离、文化距离以及地理距离作为合法性缺失与信息不对称的替代变量,探讨在新兴经济体企业海外并购中,外来者劣势对其生产率的影响,以及在不同组织学习模式、内部吸收能力等情境下,外来者劣势对企业生产率影响的差异,并从组织学习视角,进一步探究企业国内投资、国际化经验以及企业出口对外来者劣势负面效应的克服和调节效应。 二 文献回顾与研究假设 (一)海外并购与企业生产率 海外并购主要通过三条路径作用于企业生产率。一是技术寻求。根据《2018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和存量稳居全球前三,科技、媒体和通信产业连续5年成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宗数最多的行业,占2018年总额近六成,这表明中企并购交易的动因正在从获取生产资料向获取战略资源转变。根据Solow(1956)[9]提出的外生经济增长理论和Romer(1986)[10]提出的内生经济增长理论,技术进步可以有效推动生产率的增长,新兴经济体企业通过海外并购可以快速获取发达东道国目标企业的技术、人力等关键资源,为企业技术进步奠定良好的基础(Kafouros et al.,2012)[11],特别是通过并购目标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