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史的建构与生成视野刍议

作者:程驰也 刊名:文艺生活·下旬刊 上传者:计志兰

【摘要】在历史的宏观视野下;文学思想的发展与演变整体呈现出循环与继承、否定与超越并存的特点.对文学史的建构过程应基于广博而深远的感知与审视;以文学本位为视点;以史学观念为度量;以理论批评为印证;在兼顾全局与细微的同时客观真实地呈现文学思想史的生成和流变.

全文阅读

2019-05文 艺 生 活 LITERATURE LIFE文学品析 文学史的建构与生成视野刍议 程驰也 (浙江工业大学 人文学院,浙江 杭州 310023) 摘 要:在历史的宏观视野下,文学思想的发展与演变整体呈现出循环与继承、否定与超越并存的特点。对文学史的建构过 程应基于广博而深远的感知与审视,以文学本位为视点,以史学观念为度量,以理论批评为印证,在兼顾全局与细微的同时 客观真实地呈现文学思想史的生成和流变。 关键词:文学史;文学思想;建构 中图分类号:I20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19)15-0008-01 文学史的建构过程并非纯粹的艺术分析与鉴赏,或止于对 单一文学现象和作家褊狭的研究与陈列,而是在深远广博视野 下的感知与审视。中国古代文学思想的发展基本上于重功利性 和重文学抒情性二者之间交替,在一种文学现象的生成与演变 过程中,内在与外界的种种因素皆影响其变幻,如文人心态的落 差、文学本身的流变,或时代政局的更替、社会思潮的变迁等。若 在宏观视野下审视文学史之发展与更迭全貌,便会发现其中虽 有诸多分界和变幻,却在整体上呈现出一种循环与继承、否定与 超越并存的特点。因此,对文学史的建构应以文学本位为视点, 以史学观念为度量,以理论批评为印证,兼顾全局与细微,客观 真实地呈现文学思想史之生成与流变。 一、以文学本位为视点 对文学思想史的考察应基于文学本位。学者将隋唐五代文 学史发展脉络的书写完整地呈现为隋代、初唐、盛唐、转折前后 期、中唐、晚唐前后期、五代等九个时期,如此立足于宏观层面的 视角有利于读者更加直观地认知文学的变换,了解其规律。但同 时,这种宏观的框架不应成为论述的桎梏,而需于整体的审视基 础上择文学思潮中最具典型性者而展现之,并给予深入分析而 非陷于琐碎。在此基础上,对文学思想的总体发展趋势与个别文 学现象之间的关系作出妥善处理,前者为后者提供陈述基础并 总览趋向,后者则为前者的补充与佐证,从而既观之大略又不失 窥其微,虽视其微而不觉繁冗,实现宏观与微观二者的平衡与调 和。 二、以史学观念为度量 任何时期的文学思想均非孤立存在,而是始终“包含着通和 变两个方面”①,在继承中融以创新。因此,在史学视域下观文学 思想之发展,不应仅局限于文学现象本身,而当辅之以客观而具 历史全局意识的衡量和比较。盛唐诗人在审美理想上自觉地产 生了对“风骨”的追求,以建安为标榜,向往、提倡诗文中的风骨 气力,然其所言“风骨”倾向雄浑明朗的豪壮气度,与“建安风骨” 的慷慨悲凉确存在明显不同,此间便既有继承与相通,亦有改变 与发展——盛唐诗人继承了建安风骨所呈现的“壮思雄飞”②之 味与深挚感情,同时也将建安风骨中的悲壮情调发展为一种明 朗气势。因此在构建文学创作与思想史的过程中应具备对士人 心态、社会思潮与时代政局的关怀,以唯物史观为度量对其进行 历史性的考察,并由此明确其中是否生成新的观念与理论建树。 三、以理论批评为印证 文学创作与文学理论批评二者在对文学史进行探讨的过程 中密不可分。罗宗强在《李杜论略》中指出:“一种普遍的审美趣 味常常伴随着相应的理论主张”③,故应从“理论和创作实践”两 方面考察文学思潮的发展。在大历至贞元的文学转折阶段,诗人 们的创作失去了盛唐时期壮大昂扬的精神风貌与浑然一体的兴 象韵味,转入追求“一种宁静闲适、冷落寂寞的生活情调”和“一 种清丽的纤弱的美”④。文人们失去了盛唐诗人建功立业的壮志 雄心,满足于寻求闲时情趣、静中安慰,在文学上即趋向“情在言 外”的境界与忘情于象外的冲淡情趣,从而表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