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征与写实:斯丛狄戏剧理论对易卜生的批判

作者:张倩玉 刊名:学术研究 上传者:张冬梅

【摘要】斯丛狄提出现代戏剧的“戏剧危机”问题;认为“间际”氛围的消失导致了戏剧中人物关系以及对话的不可能;现代戏剧由此发展出多种解决危机的新戏剧艺术形式;可以通过对易卜生剧作的考察;论证这一理论的有效性;易卜生的贡献主要在于通过发展戏剧技巧将“叙事性”的观念带入戏剧;易卜生的写实主义戏剧具有巨大的包容性;蕴含了现代戏剧的种种新主题;其剧作主题具有连贯性;后期剧作象征性的加强则是“叙事性”进一步发展之必然;

全文阅读

一、关于斯丛狄提出的“戏剧危机” 彼得?斯丛狄的《现代戏剧理论》是20世纪最重要的戏剧理论著作之一,这位匈牙利裔的戏剧理论家在战后德国出版了这一论著,从历史角度探讨戏剧发展问题,给现代戏剧最根本的变化做出了美学上的定义并解释了成因。斯丛狄在书中用“叙事性”概括了现代戏剧的发展问题,认为现代戏剧早期从易卜生开始出现了“戏剧危机”,其后的剧作家创造了表现主义、自然主义、象征主义等挽救方式。在《现代戏剧理论》里,斯丛狄所说的“戏剧”是一个历史概念,所指的是文艺复兴以来的戏剧,不包括中世纪的宗教剧和莎士比亚历史剧。他在书中所分析的“现代戏剧”是1880—1950年时期的剧作即从易卜生到米勒的一系列剧作家和作品,阐释这些作家作品中内容和形式的矛盾关系。 《现代戏剧理论》中提到“戏剧”原有的特征主要有以下几点。其一,戏剧人物完全靠人际互动关系建立自己的世界并有自由和力量改变它,这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在这个“间际”氛围之外的东西则不会被表现。其二,这个人际世界的语言媒介是对白。其三,戏剧是绝对的,观众只是这一世界的旁观者,舞台和观众席之间有“第四堵墙”。其四,演员和角色的关系不被表现出来,演员和角色必须融合。其五,戏剧是原生的,它表达的时间是当下,而且是运动着的“一个绝对的当下系列”。这几点都是在强调戏剧的根基在于“人际辩证关系”,斯丛狄提出与之相对的概念是“叙事性”。在布莱希特早已打破“第四堵墙”的今天,没有人认为叙事剧或史诗剧场还有什么问题,【注文1】但回到现代戏剧的发源,斯丛狄认为戏剧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叙事艺术原本是指小说和史诗之类的文学样式,戏剧却是原生的,“叙事性”的加入属于形式的改变,斯丛狄观察到了这一现象并加以描述。他认为,戏剧加入“叙事性”就是远离了传统戏剧。亚里士多德的《诗学》里,悲剧和史诗是两种不同的体裁,悲剧摹仿行动,“摹仿方式是借人物的动作来表达,而不是采用叙述法”。【注文2】只有史诗采用叙述法,古希腊史诗是用韵文来摹仿的艺术。史诗是近代“小说”的前身,小说用日常的语言进行摹仿,也采用叙述法,这种“叙事性”是属于文学的。斯丛狄认为,现代戏剧失去了用人物动作进行摹仿的特点,人物没有动作而是在舞台上叙述。“要使一种新的风格成为可能,就不仅要解决戏剧形式的危机,而且要解决传统的危机。”【注文3】传统的危机指的就是戏剧原先的内容出现了变化。 斯丛狄所借鉴的美学理论包括黑格尔和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阿多诺、卢卡奇等人的理论。如将传统戏剧定义为人际关系的表现,与卢卡奇的观点相仿:“戏剧的素材只可能是发生在人与人之间的一件事”;【注文4】借鉴黑格尔有关于内容和形式辩证法的概念,使得艺术的“形式”变为动态发展的,并最终导致了“体裁”的历史化。“诗歌艺术、叙事艺术和戏剧艺术从体系范畴变成了历史范畴。”【注文5】也就是说,它们互相之间可以发生转化。阿多诺则进一步发展了这一辩证法,将形式看作是沉淀的内容。由此,“内容性表述和形式性表述之间发生矛盾成为可能。”【注文6】 斯丛狄在《现代戏剧理论》第二章“戏剧的危机”中列出的剧作家包括易卜生、契诃夫、斯特林堡、梅特林克和豪普特曼。斯丛狄认为,这些剧作家的作品充分暴露出内容和形式的冲突,其后的剧作家则进行了“挽救的尝试”,他还逐个分析了他们和经典戏剧形式的关系。作为现代戏剧的源头,易卜生是斯丛狄的第一个分析对象,“在易卜生那里这种关系不是批判性的”,同时“易卜生赢得他的声誉主要在于他的大师般的戏剧创作功底。不过这种外在的完美掩盖了戏剧的内在危机”。【注文7】 我们知道,易卜生的戏剧形式是具有佳构剧的外壳的。佳构剧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