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以“现实的个人”为基点展开的逻辑进路

作者:陆杰荣;吴霞 刊名: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上传者:黄丽娜

【摘要】古希腊哲学致力于追寻世界的本原来解释世界构成及运行规律;而寻找一个确定无疑的理论根基作为理论的生发点则是西方近代哲学的传统;哲学多次被推倒重建;每一次重建都是确定点的重新建立;马克思的哲学思想以西方哲学尤其是德国古典哲学为背景;马克思也延续了这样的传统;其很多思想建立在对德国古典哲学和费尔巴哈批判的基础上;开创了以"现实的个人"为理论基点的实践唯物主义;这一点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对"现实的个人"这一理论基点的逻辑展开过程进行描述;阐释"现实的个人"的含义以及从"现实的个人"实现实践转向的过程;马克思通过实践贯通了"现实的个人"与自然界;而"现实的个人"也在实践中创造着历史;"现实的个人"、历史的人是不能脱离社会的;"现实的个人"、实践、自然界、历史、社会;这一展开过程都是围绕着"现实的个人"这一理论基点展开并连接的;而这一顺序也符合人类的认识规律;

全文阅读

一、马克思理论基点发展的历史渊源整个西方哲学都在寻找一个能够作为世界根基的阿基米德点,有的作为世界的来源,有的作为自己理论的可靠生发点,可以说这一传统贯穿了哲学发展的始终。从哲学的发源——古希腊哲学开始,泰勒斯提出水本原说,认为水是万物的本原[1]23,后来本原被后人从单一、实体性的存在发展为多样、抽象性甚至辩证性,本原的含义也更加丰富,但不变的是哲学家不断寻求的是世界的本质或是能够统摄世界的确定性规则。在转向知识论的近代,被称为“近代之父”的笛卡尔在普遍怀疑之后找到了进行怀疑活动的“我思”,“我思”作为“我”的精神属性存在,实体必然存在,从而推出其实体存在即“我”的存在。笛卡尔把“我思”作为确定可靠的第一原则,把进行意识活动的主体“自我”作为全部哲学的出发点。他认为,一切像“自我”一样自明的观念都是真观念,这种自明性同时也作为真理标准。虽然认识论的内容不断丰富,但其寻找像“自我”一样确定的知识前提的传统并未改变[1]210-220。而经验论在实验科学发展基础上则认为感性经验才是知识的基础、来源,而且是知识的检验标准。休谟对自然科学的基础因果关系和不完全归纳法产生了怀疑,使知识的确定性陷入困境,却未能给出合理的新解释,最终把经验知识的基础归为联想的习惯[2]265-266,这相当于否认了经验知识的客观有效性,撼动了经验科学的基础。康德的先验演绎在综合经验论和唯理论的基础上,力图克服二者的怀疑论和独断论倾向,通过厘清感性、知性和理性的使用界限,区分了物自体与现象界,重新确立了科学与形而上学的合理根基[2]298-320,为知识和信仰划清了界限。费希特关于自我的学说运用了逻辑和直观的标准[2]328-332,谢林则是直接诉诸于直观[2]335,而黑格尔这位集大成者认为哲学体系的正确性不在于起点,而是在于发展的整个过程。黑格尔把各门科学纳入到自己的哲学体系中,认为一切知识都是对“绝对精神”的认识和接近,人类一切的精神活动都是“绝对精神”自我运动所产生的,形成了以“绝对精神”为核心的哲学体系,标志着形而上学的完成和终结[2]460-462,其辩证思维体系使哲学思维水平达到新的高度,对马克思的思维方式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费尔巴哈对黑格尔的辩证思维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赞誉黑格尔是“纯粹逻各斯的化身”,但因他对自然和人的钟爱而无法认同黑格尔理论的抽象性,他把黑格尔的“绝对精神”改为“自然”,认为哲学上最高的东西是人的本质,并且哲学是关于真实的、整个的现实界的科学;而现实的总和就是自然。而且这种自然是人对象化了的自然、是人意识到了的自然。这些论述都显露出费尔巴哈以人为理论出发点的人本学倾向。费尔巴哈批判黑格尔的抽象理性,把人和自然界作为理论出发点,把哲学“从天国拉回人间”。但对自然的过分重视不仅导致费尔巴哈不能把唯物主义贯彻到社会历史领域,也因拒斥黑格尔的唯心属性丢掉了黑格尔的辩证法精华。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费尔巴哈认为,自然在时间上是第一性的实体,人作为自然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在时间上晚于自然,但是在地位上却是先于自然的。费尔巴哈虽然看到了人在自然界的优先地位,却轻视了人的实践对自然界的影响和改造作用。在人的社会属性方面,费尔巴哈认为,人的本质包含在团体之中,人是社会的人[2]370-371。这也许对马克思有所启示,但是费尔巴哈并未对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进行深入的探究,也没有从实践和社会历史角度去理解人。他所指的社会的人是一种团体性、共同性的类本质。马克思批评费尔巴哈的“类”只是“一种内在的、无声的、把许多个人自然地联系起来的普遍性”[1]135。虽然费尔巴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