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的辩证法与“两座城市”的变奏

作者:杨淑静 刊名:天津社会科学 上传者:赵丽

【摘要】辩证法是《资本论》这项"伟大艺术品"的"建筑术";以批判性和革命性为本质的《资本论》的辩证法是人的存在方式的理论表征;它谱写的是"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两座城市"的变奏;辩证法的存在论意蕴不仅洞见了"第一座城市"即"资本主义"的本质及危机;而且还预见了"第二座城市"即"共产主义"的到来;这是马克思《资本论》辩证法的理论旨趣和理论使命;也是探讨马克思辩证法"合理形态"的题中应有之义;马克思《资本论》的辩证法是通往共产主义的"接生术";是人类范畴文明的大逻辑;

全文阅读

1859年,狄更斯的《双城记》出版,该书围绕着内在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矛盾以文学渲染的方式描写了发生在巴黎和伦敦两座城市的故事。无独有偶,21世纪初,身处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国学者伯尔特·奥尔曼则以关于两座城市的故事开启了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不仅如此,奥尔曼还将“城市”作为一种隐喻,进而阐释马克思的《资本论》及其辩证法理论,在笔者看来,这是切中《资本论》理论本质的解读。“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两座城市”,《资本论》通过“抽象力”的研究方法谱写了“两座城市”的乐章,展现了辩证法的批判性和革命性的本质,以辩证法的“合理形态”预见了人类文明的发展态势。 (一)辩证法何以表征人的存在方式 要重新诠释马克思的辩证法,必须重新诠释马克思的《资本论》。无疑,奥尔曼的《辩证法的舞蹈——马克思方法的步骤》一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理解《资本论》的视角,这便是将“城市”隐喻作为阐释《资本论》的核心,从而将《资本论》置换到存在论的平台上。对《资本论》的这种理解直接决定着对辩证法的理解。辩证法表征人的存在方式,是一种自觉意识,即对资本主义进行自觉的批判,如此,辩证法才能洞见“第一座城市”的本质;同时,作为存在方式的辩证法是人类社会历史的“时间之矢”,如此,辩证法才能预见“第二座城市”的到来。 奥尔曼以“城市”隐喻讲述了马克思的《资本论》,“社会就像一辆汽车,我们每个人都在竭力地想爬上去寻找一份工作、一个家、各种社会关系以及物品,以满足我们的需要和爱好——一句话,去寻找一种完整的生活方式”【注文1】。奥尔曼之所以运用“城市”隐喻,是因为“城市”表征一种完整的生活方式,而以“城市”隐喻来阐释马克思的《资本论》,则直接将《资本论》与“完整的生活方式”联系起来。换言之,“城市”隐喻将马克思的《资本论》定位为表征人的存在的理论著作【注文2】。无疑这是符合马克思《资本论》理论本性的判断。“城市”隐喻一方面定位了《资本论》的理论性质,另一方面,也构成了《资本论》的理论内容。在奥尔曼看来,《资本论》谱写了“两座城市”的变奏,这“两座城市”的区别在于有无自由。一座“城市”是声称有自由却完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的“资本主义”,而另一座“城市”原则上能够给人以充分的自由,但却不知如何抵达,这座“城市”的名字叫“共产主义”。那么,《资本论》是如何展现如此这般的“两座城市”的变奏呢?在奥尔曼看来,内在关系辩证法是主角。毫无疑问,奥尔曼对《资本论》的阐释是精准的。在《资本论》第一版序言中马克思说,“分析经济形式,既不能用显微镜,也不能用化学试剂。二者都必须用抽象力来代替”【注文3】。抽象力是辩证法的代名词,也是《资本论》这项“伟大艺术品”的“建筑术”。“建筑术”直接决定着“艺术品”的理论性质。 作为集中体现马克思辩证法理论的《资本论》,定义了辩证法的理论性质。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中,马克思提到了很多关于辩证法的经典判断,“卖弄起黑格尔特有的表达方式”、“分析经济形式,要用抽象力”、“辩证法的神秘形式和合理形态”、“辩证法是批判的和革命的”等等,如果不深究这些判断,很容易将辩证法理解为一种“叙述逻辑”或者是“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学术研究方法”。但是,《资本论》的辩证法是破除使“现存的一切显得光彩”的“神秘形式”,从而探寻能“引起资产阶级及其空论主义的代言人的恼怒和恐怖”的“合理形态”,而辩证法的“合理形态”就是“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在必然王国的彼岸”发现“真正的自由王国”,所以在其本性上来说,“辩证法是批判的、革命的”,而“神秘形式”与“合理形态”、“旧世界”与“新世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