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证性:马克思私有财产观的内涵及启示——基于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作者:刘国胤 刊名:唐都学刊 上传者:李国平

【摘要】私有财产是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轴心范畴;是异化劳动理论和共产主义思想的逻辑起点;马克思就私有财产所表现的人的关系、物的关系、人与物的关系;以及主体的劳动与客体的资本间的关系进行了多维度论析;反映了人与物普遍联系、主客体对立统一、存在与扬弃不断运动的辩证内涵;生动诠释了马克思私有财产观所蕴含的联系、发展、对立统一的辩证性;其丰富的辩证内涵依然迸发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及时代启示;

全文阅读

“私有财产”是贯穿《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的轴心范畴,是异化劳动理论和共产主义思想的逻辑起点,是批判和揭露资本主义本质的现实基础。马克思以经济学哲学的理性从道德人本出发,既扬弃黑格尔辩证法,又远瞩共产主义宏伟指向,对人的关系、物的关系、人与物的关系,以及主体的劳动与客体的资本进行了辩证论析,既肯定了“私有财产的积极的本质”,又对粗陋共产主义“没有达到私有财产的水平”予以批判,这些极具辩证性的探析对于理性辨识“私有财产”的价值内涵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一、私有财产掩映下人与人关系的辩证性 《手稿》以“三分栏”的形式从“工资—资本的利润—地租”入手,分栏的背后则是在“私有财产”支配下,直接映射为“工人—资本家—地主”的“国民经济学”式划分,人与人的关系赤裸裸地表现为“私有财产”基础上的人的关系,并且这种人与人的关系表现出极强的联系性、发展性和对立统一性。 一是私有财产连接人与人的关系。《手稿》中马克思在“人→劳动→异化劳动→私有财产→人”这样一个闭合思考的逻辑进程中,揭示出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人”的本质只能包含在“工人”的现实关系中。无论是人与自身的关系、工人与工人的关系,还是工人与非工人的关系,抑或是非工人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笼统称其为人与人的关系,都没有离开“私有财产”这个范畴,“私有财产”成了人与人之间建立关系表达的聚合点,马克思透过对私有财产这种资本主义条件下物的分析,辩证地阐释了人与人的关系,即“凡是适用于人同自己的劳动、自己的劳动产品和自身的关系的东西,也都适用于人同他人、同他人的劳动和劳动对象的关系”[1]54。 二是人与自身的关系转变为工人与非工人的关系。在人的关系之中,人与自身的关系凝结着人对自身本质的认识,是人是否真正占有自身的终极拷问。马克思认为,人同自身的关系,只有通过人同其他人的关系才得到实现,这就是说,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因为劳动发生异化,在以“私有财产”为媒介下,人与自身的关系直接且有悖逻辑地表现为人与他人关系,这个“人”只能表现为“他本身作为工人”才能反映社会中真正人的关系,即工人与非工人的关系,而验证这层关系,则需要理清人与人之间的劳动关系,以及劳动产品的归属,即私有财产被谁占有。因此,人同自身的关系也就异化地转变为工人与非工人的关系,以及劳动产品在私有制条件下演变为私有财产之后私有财产的所有者情况。因此,无论是人与自身的关系,还是人与他人的关系,都能在私有财产归属的背后厘清本源。 三是工人与非工人的统一与对立。如果说资本主义条件下物的关系表现为人的关系,那么私有财产则是人与人关系的载体和中介,揭露了工人与非工人的统一与对立。一方面,工人、地主和资本家统一于工业化大生产中,表现出同向性、合作性和统一性;另一方面,作为私有财产的劳动产品分配,却表现为“异己的存在物”所占有,而且“凡是在工人那里表现为外化、异化的活动的东西,在非工人那里都表现为外化的、异化的状态”[1]59。可见,私有财产反映了工人与非工人之间的对立,表明了人与自身相异化、工人与非工人相异化的事实,即“所有者和劳动者之间的关系必然归结为剥削者和被剥削者的经济关系”[1]42,而且,资本家之间的关系也会因为私有财产变得竞争对立,大资本家资本的积聚导致小资本家破产,“一部分先前的资本家就沦为工人阶级”,资本家的关系演变成工人与资本家的关系。 四是私有财产激发了工人群体从竞争到联合。虽然《手稿》中人与人关系的重点体现在“异化劳动”和“私有财产”引发的工人与非工人的异化关系上,但马克思并未忽视工人与工人间的人的关系,工人之间的关系也是人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