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对马克思主义暴力与自由关系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作者:熊久勋;高民政 刊名:理论建设 上传者:岳钦杨

【摘要】作为一个出色的理论家;列宁准确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方法论要义;确立了马克思主义暴力与自由关系思想的基本内核;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暴力与自由关系思想;指引世界范围内各被压迫民族和人民找到了争取自由和解放的正确道路;随后世界上涌现出一大批社会主义政权和国家;列宁在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暴力与自由关系思想基础上;对第二国际的修正和叛卖进行了彻底批判;并领导建立了共产国际;用彻底的马克思主义暴力与自由关系思想武装各国工人阶级;指导国际工人解放事业取得历史性的巨大成就;

全文阅读

列宁通过理论学习和革命的实践批判,创造性地重塑了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列宁认为,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是改变世界,而在阶级社会条件下,改造世界的主要手段就是暴力革命。列宁在这一理论建基点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俄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暴力与自由关系思想,成功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无产阶级政权,领导了波澜壮阔的20世纪民族解放、国家独立、人民自由的革命斗争。一、从“同时胜利论”到“一国首先胜利论”的理论探索在资本主义发展早期,马克思恩格斯根据当时具体实际在指导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时指出,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基础在于广泛联合起来的工人阶级及其革命斗争,强调世界范围内无产阶级革命的“同时胜利”。这一理论论断有着鲜明的时代性,主要是因为马克思、恩格斯身处的时代,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没有广泛觉醒,工人阶级的阶级力量没有充分凝聚,工人阶级的武装力量十分弱小。无产阶级的行动受到时代和生产力的限制,尚不具备推翻世界范围内正在上升的资产阶级统治及其政权的能力。因此,马克思、恩格斯在革命理论和实践中重点强调了联合。马克思、恩格斯在考察了各国工人阶级觉醒和力量的基础上,认为共产主义应当在一切文明国家里同时发生革命才能实现,“只有作为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一下子’同时发生的行动,在经验上才是可能的”[1]166,并指出当时几个主要国家的工人群体有力量上的保证和理论上的准备。这一观点运用到指导无产阶级运动中就体现为“同时胜利论”的实践观点。后来,马克思在评价巴黎公社的经验时又指出,反革命力量的强大和相互的联盟,以及巴黎革命时期“没有同时爆发”同样高水平的“伟大的革命运动”[2]180,导致巴黎公社遭受到难以避免的失败。在马克思所描述的这一历史条件下,巴黎公社革命力量势单力薄,无法阻挡反革命暴力的联合镇压,最终走向了失败。这个观点在马克思、恩格斯的时代不能说是错的,但绝不应当奉为教条。马克思、恩格斯这一理论论断,主要是从生产力发展条件下的无产阶级发展状况出发作出的。当无产阶级还没有成长为一个彻底觉悟的、十分团结且强大的阶级时,这种联合是革命斗争成功的必要条件,能够尽可能争取到最大的革命力量和胜利可能性。同时,这一指导思想也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非常复杂的跨国际组织和发动工作。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先后发起成立共产主义者同盟和第一国际,并反复强调“联合行动”(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行动)“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首要条件之一”[1]419。一直到恩格斯晚年,依然认为法、德、英任何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都不能单独赢得消灭资本主义的光荣”[3]87。马克思、恩格斯逝世后,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实践在不断地进步,理论在实践的进步下不断发展创新。但是,以考茨基、伯恩施坦等为首的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者,以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自居,坚持“同时胜利论”这一教条,在此基础上修正马克思主义革命性,全面否定马克思主义暴力革命理论。考茨基、伯恩施坦等修正主义者认为,在尚未充分发展的工人觉悟、尚未严密组织的无产阶级以及各国生产力发展水平不均衡的条件下,没有可能通过一国的革命来实现无产阶级的解放,企图将革命消解于漫长的生产力自然发展之中,给广大劳动人民开具了一张“马克思主义空头支票”,导致国际工人运动在第二国际的错误思想误导下走入低潮。恩格斯逝世后20年,列宁通过对马克思主义年,列宁通过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研究得出结论,首次提出“一国之内”发起无产阶级革命的实践设想,认为资本主义国家在政治经济上发展的不平衡是“资本主义的绝对规律”,因此,社会主义革命就有可能“首先在少数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