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威廉斯论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

作者:王鹤岩;杨帆 刊名:大庆社会科学 上传者:范稷

【摘要】雷·威廉斯在英国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面对僵化的形而上学式的经济决定论;他对“决定”“基础”“上层建筑”等关键词范畴做了全新的界定;理清了“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复杂关系;为马克思“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的归全返真提供了一种富有参考价值的研究思路与方法;

全文阅读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具有反作用。这是关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辩证关系的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但在20世纪30年代,汤普森、阿尔都塞等人均有意或无意地曲解了马克思“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问题,如阿尔都塞在《保卫马克思》一文中详细论述了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间的复杂关系,指出了其发挥作用的种种限定,但就两者之间的相互性联系却避而不谈。威廉斯反对这种将“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视为单纯经济决定论的错误观点,他认为应该重新审视“决定”“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三者的范畴,从社会实践的动态过程中去思考“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两者之间的关系。一、威廉斯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决定”概念的解读威廉斯认为“决定”一词在语言学中具有很强的复杂性。在英译文中“决定”以“deter-mine”一词来表示,本义是“设定边界”或“设定限度”。[1]90阿尔都塞等认为“决定”是指人们在实践活动中单纯由“自然”或“历史”等客观因素所控制的,不包括或者没有人的主动参与的条件下而产生的某些行为。威廉斯痛斥抽象的机械的决定论,把所谓的“科学”观念预先设定,过程成为仅仅依靠其“条件和组合方式”的改变而发生变化的固定过程。威廉斯指出,马克思曾说过:“人们在所从事的社会生产中进入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一定的发展阶段……。”[2]这便涉及到了一个理解性的问题——怎样理解在马克思表述中出现的“进入”所代表的意义呢?威廉斯认为,这是一种强调客观条件(状况)的先决性的表现。当我们从内部去理解时,这些客观条件的先决性仅仅是这种参与者的限定语,诚如恩格斯讲到的“我们自己创造着我们的历史,但是第一,我们是在十分确定的前提和条件下进行创造的。”[1]92因此,“历史的客观性即历史参与者进入历史的限定,所谓‘决定’即是‘限度的设定’。”[3]然而,当我们从外部去理解时,便出现了“经济主义”的观点。他们认为经济规律就是“绝对的客观条件”,是人们必须遵循无法控制的“铁的规律”。但是,在马克思主义中,认为客观条件具有两种性质:一是历史客观性,二是抽象客观性。前者表现为作为人类存在于世界上的客观条件,是人得以生存的基本条件。后者表现为人们正在“决定”的过程无法加入自身的意志,无法控制这一过程,只能试着理解、遵循它。威廉斯认为所谓的“经济主义”近似于后者,他们只强调抽象的客观性,而割裂了客观条件的整体意义。他们把“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定关系曲解为“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单向输出,而对“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能动作用进行了有意识地删除。社会发展过程由其自身的客观规律所支配,人们在社会生活的过程中没有改变的能力。这显然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威廉斯认为“决定”一词除了表示指“设定限度”的意义外,还存在“施加作用力”的含义。即:决定做某事或被决定做某事,带由一定的目的性和意志性。它是个人在社会过程中做出的积极的决定,在设定了社会模式的构型和运动中赋有人们的意愿和要求的作用力。威廉斯讲到:“这种完全的决定——由设定限度和施加作用力共同构成的、复杂的、相互关联的过程——就存在于整个社会过程之中,而不是在别的什么地方。”[1]95可以看出,威廉斯认为“决定”的过程是在社会自身发展的客观规律加上人的主观意志能动性的实践过程。它并非抽象决定论所认为的,受外部的“绝对的客观条件”控制而无视参与者的意愿和要求的活动过程的结果。“决定”的本身就存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实践中,必然脱离不了人的意识。对“决定”一词的科学解析,使得威廉斯在重新审视马克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公式上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