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的两组东北义勇军相关资料探赜

作者:陈红民 刊名: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陈敏星

【摘要】在美国两个知名学术单位所藏中国近现代史史料中;包含了东北义勇军的相关史料;这些史料;对于研究东北义勇军来说;并不系统;但却显示出东北义勇军的某些鲜为人知的史实;对研究抗日战争史(尤其是东北抗战史)的同仁们;或有参考价值;

全文阅读

从事抗日工作。1933年6月初,马占山、苏炳文到达上海后,立即致电胡汉民,答谢对其行迹安全的关心。1934年10月5日,胡汉民又给王德林写信:德林总司令仁兄勋鉴:刘焕然君过港,奉到手示,备悉尊况,甚以为慰。经费支绌,于前方抗日军事未能充分接济,良可抱憾。然数年以来,贵部将士于雪地中挣扎苦斗之精神,实为国人所同情。使机局转变,抗日障碍排除,则全国国民无询于物质方面,固人人愿为东北义军助也。尚希抚绥所部,再接再厉,实所至盼。承示建议各节,备见切要,经即转政会核夺矣。顺颂勋祺胡OO启廿三、十、五[1]信中所说“政会”是行政院西南政务委员会,是当时设在广州处理西南行政事务的主要机关。由此信可见,王德林派人去香港拜会胡汉民,胡对东北义勇军在艰苦的条件下抗敌精神十分同情,但又表示西南经费“支绌”,无法充分接济义勇军,希望未来时局能转移,抗日障碍(暗指蒋介石与南京政府)被排除后,全国支援义勇军的局面就会形成。1934年11月29日,胡汉民复信李杜:植初(注:李杜字植初)同志仁兄惠鉴:潘旦明、姚贶白两君过港,奉手书,备稔一是。弟意种种,前经奉报左右,计承荃察。环境纵艰,然恢复失地之志不容稍懈,则整率所部以策方来,仍为左右所不容辞也。此间近事,顺托潘、姚两君面陈,不一一。顺颂勋祺(自签)廿三、十一、廿九[2]由内容可见,也是李杜派代表去香港见胡汉民,胡鼓励李杜,纵使抗日环境艰难,“恢复失地之志”亦不容松懈。(二)东北义勇军与西南的联络东北义勇军没有统一的领导机构,互不统属,他们到全国各地通报抗日战况,争取支持,基本上各自为阵,具有临时与分散的性质。到广州、香港的义勇军代表,分属于不同的义勇军系统,胡汉民资料中涉及到的,还包括张学骞、冯占海、苗可秀、唐聚五、孔宪荣、张海天、邓铁梅等义军。如胡汉民曾将东北义勇军代表介绍给广东实力派陈济棠:伯南(注:陈济棠字伯南)我兄勋鉴:吴彦杰同志前代表一部份东北义军南来商洽援事,因得晤谈。顷在湘组湘粤赣人民援助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拟晋谒左右,有所陈述,用为介绍,希予延见为幸。顺颂勋祺①胡汉民向在广州主持西南党务的萧佛成、邹鲁等人分别介绍张学骞、黎重生(张海天代表)的信如下:佛成先生、海滨(注:邹鲁字海滨)我兄惠鉴:张学骞同志自九一八以后即在东北组织民间武力,从事抗日工作,血战连年,家产荡尽,父母妻子同被残杀,而抗日之志坚,所组织之救国军散处长白山、凤凰山等一带,避名核实,卓著战功。近以抗日工作须有整个计划,断非零星武力所能济事,乃转而联络素有关系之伪国重要分子及各部实力,以备异日之用。计虑甚固,至可赞慰。此次南来,弟深许其诚,昨一度晤谈,经已面告种切,以为一面当继续加紧原有联络工作,一方当继续立实自身力量,以备待时而动。至于收复失地,当先铲除国内不抵抗主义之势力,以举国一致抗日之力量,与日伪战,始见有济。张同志深同此心,且以最大之决心,誓与奋斗。兹特介绍趋谒左右,面陈详情,希进而教之为幸。顺颂党祺自签二十二、十、六[3]佛成、泽如先生、海滨我兄惠鉴:黎重生同志代表东北民众讨倭义勇军领袖张海天君南来,报告抗日各情,顷到港晤谈,并附请示之件如另纸,弟经已面谈外,即将该件附阅。在经济方面倘能介于后援会救国各会,按月量予接济,亦一办法。至其他各项,统盼商决为幸。顺颂党祺(自签)二十二、十、十二[4]在胡汉民致广东省政府委员黄麟书的信中,出现了“东北义勇军驻粤代表”一词,似乎义勇军一度在广州有常驻代表:麟书我兄同志惠鉴:顷东北义勇军驻粤代表宋云同同志来港,报告该王、孔副总司令之军与张学骞所部年来奋斗经过及近日活动情形,虽处境困难而艰苦不拔,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