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进步、人工智能与劳动发展--第四届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论坛关于科技与劳动发展关系的学术讨论综述

作者:薛峰;何云峰 刊名:内蒙古社会科学 上传者:陈卓栋

【摘要】2019年4月13日;由上海师范大学、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中共上海市委党校、《青年学报》编辑部等单位联合举办的以“马克思劳动·财富·幸福理论21世纪新诠释”为主题的第四届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论坛在中共上海市委党校举行;此次论坛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200余名专家学者参会;与会专家围绕当前科技发展;特别是针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对传统马克思劳动理论所带来的冲击等诸多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大家各抒己见;既有对传统马克思劳动理论的思考(如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如何适应弱人工智能时代);也有对新的马克思劳动理论研究的探讨(如数字化劳动下的工人组织变革、网络劳动过程论等);更有对马克思劳动理论未来发展的预测(如对灵活就业、工会转型等问题的思考);

全文阅读

2020年1月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 Jan.2020 第41卷 第1期 INNERMONGOLIASOCIALSCIENCES Vol.41 №.1 DOI:10.14137/j.cnki.issn1003-5281.2020.01.031 科技进步、人工智能与劳动发展 ———第四届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论坛关于 科技与劳动发展关系的学术讨论综述 薛 峰, 何云峰   2019年4月13日,由上海师范大学、上海市 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中共上海市委党校、«青年学 报»编辑部等单位联合举办的以“马克思劳动􀅰财 富􀅰幸福理论21世纪新诠释”为主题的第四届劳 动人权马克思主义论坛在中共上海市委党校举行. 此次论坛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200余名专家学者 参会.与会专家围绕当前科技发展,特别是针对人 工智能的发展对传统马克思劳动理论所带来的冲 击等诸多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大家各抒己见, 既有对传统马克思劳动理论的思考(如马克思劳动 价值论如何适应弱人工智能时代),也有对新的马 克思劳动理论研究的探讨(如数字化劳动下的工人 组织变革、网络劳动过程论等),更有对马克思劳动 理论未来发展的预测(如对灵活就业、工会转型等 问题的思考). “所谓‘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就是指一种用劳 动来说明社会合理性/不合理性的理论体系和方 法􀆺􀆺核心是劳动幸福,将劳动幸福权利看作是每 个人不可转让的初始权利.”[1](PP.2~3)劳动作为人 类全面发展的逻辑起点,劳动的发展不仅能够促进 人的解放,同时也能够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巨大进 步,作为人工智能时代的劳动更是如此. 一、科技进步、人工智能对马克思 传统劳动理论的影响 (一)对“劳动异化”论的影响 “在马克思经典作家看来,劳动创造人,因而劳 动展现人的类本质,人通过劳动获得类本质,于是, 劳动在本真意义上就应该是幸福的􀆺􀆺现实中各 种社会的因素、人为的因素、主观和客观的因素等 导致了劳动的异化,使劳动在某些场合失去了自由 的本质,因而就降低甚至完全消解掉了劳动的幸福 感.”[2](P.355)介于此,长沙理工大学余乃忠教授认为 人工智能的发展带来的不仅是“智慧生活”,同时还 有“智能危机”.这种危机不同于以往的“劳动异 化”所带来的核污染、环境危机等,智能危机可以成 为人类“危机的极致”,是“劳动异化”的最后一极. 之所以这样说,一方面因为智能危机前所未有,另 一方面因为传统危机能够在人类智能的帮助下得 到“降解或退却”.余乃忠教授认为,“智能危机被 称为‘劳动异化’最后一极,并不意味着以后地球和 人类不再遇见风险和危机,而是指以后的危机不再 是人类的危机或人类单独的危机”①.也即是说, 未来人类作为一个整体,依然会面临一系列危机, 但都抵不上智能危机所带来的冲击.因此,摆在现 代和未来人类面前的目标是如何化解智能危机,将 未来解放的巨大机遇掌握在人类自己手中.接着, 余乃忠教授进一步区分了两种智能危机:弱人工智 能危机与强人工智能危机.他认为,目前人工智能 的发展正在“从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的历史跨 802 ① 参见«马克思劳动􀅰财富􀅰幸福理论21世纪新诠释———第四 届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论坛会议资料»(下册),上海师范大 学、中共上海市委党校联合主办,2019年4月12~14日.以 下引文未明确标注的内容均出自此论文集,不再一一标出. 越”,以机器人为代表的弱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会带 来知识的生产、传播与应用的重大变革,同时,人工 智能的发展也会带来一些未知风险.“弱人工智能 在给人类带来巨大‘进步’的同时,也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