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资本主义的症候及其反抗--评齐泽克对于毛泽东《矛盾论》的后现代式阅读

作者:陆寓丰 刊名:毛泽东研究 上传者:卢皎

【摘要】齐泽克基于当下资本全球化的背景及其后果;试图以后现代式阅读的方式激活毛泽东思想中的反资本主义斗争理念;通过借用"对象a"、"具体的普遍性"等概念;齐泽克比阿尔都塞"过度决定论"更进一步地调用毛泽东矛盾理论中的重要内涵;以"转喻性因果性"模型阐发矛盾普遍性和特殊性的辩证关系;从而强调了毛泽东理论对于反击资本全球化奴役的重大意义;然而;他却在此阅读中逐渐脱离了历史辩证法;在分析中靠近了结构主义范式;使得后现代式的阅读视角最终走向了对毛泽东思想的"扩张式"解读;

全文阅读

如何在当下全球化资本主义所构建的严密秩序及意识形态体系中突围,无疑构成了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齐泽克(Slavoj Zizek)的核心关怀。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齐泽克只有在为毛泽东《实践论》和《矛盾论》新版英译本所写的导言【注文1】中系统地阐发他对毛泽东思想的理解,但诸如“敢于胜利”等毛泽东的话语却常常出现在其众多文本中,成为他批判当代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有 效资源。事实上,齐泽克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代表性地反映了一种当代西方左翼学者的姿态——一种后现代的距离【注文2】。在此,重要的不是考察当代西方左翼学者对于毛泽东思想的忠实度,而是分析毛泽东思想作为反资本主义统治的重要理论资源,如何在他们的调用下在西方语境中重新激活出新的批判张力,并从而批判性分析齐泽克对于毛泽东思想的后现代式阅读之得失。 一 毛泽东矛盾理论的介入:寻找资本主义的崩溃点 在齐泽克看来,寻找资本主义的崩溃点既是马克思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难题,亦是今日马克思主义学者所必须回应的问题。在此问题式下,齐泽克认为毛泽东思想作为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第二次重大传承(第一次在他看来是列宁主义),对于我们今天反思、批判、回应资本主义全球化问题具有重要意义【注文3】。事实上,当今资本通过技术革新正不断加速瓦解剩余价值实现过程中的种种阻碍。在此过程中,全球化无疑是资本为逃避、延缓自身矛盾所选择的重要途径,民族问题、文化问题、生态问题则由此构成了当下资本全球化的实质症候(symptom)。与之相伴,反抗资本主义的事业则不可避免地蔓延到世界各地,作为全球性事业的共产主义理想,在此态势下被赋予了切实的内涵,一个马克思所涉及过的问题——如何在非西欧地区建立“去资本主义政权”——在全球化视野下具有了新的意义。 宏观而言,决定论和建构论是西方左翼回应资本主义崩溃点问题的两种路径。前者的经典代表无疑是列宁所反对的“第二国际”的“经济决定论”,不顾特定节点和特定区域的特殊情况,最终革命在此视域下不是来的太快就是来的太迟;后者构成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经典逻辑,对主观意识、集体主体建构的效用做了过于乐观的估计,最终陷入唯心主义的藩篱。二者的共同问题都在于过于简单地思考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及具体运用问题。与之相反,齐泽克认为,毛泽东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以辩证法的思考方式回应了两个超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语境的问题,即我们熟知的:如何在落后国家开拓共产主义事业,以及是否应该在工人阶级之外寻求革命的力量支援(如农民) 对于齐泽克而言,当下严峻的局面在于,“资本主义”这一概念本身在近二三十年里逐渐在日常话语中消逝了,正如齐泽克所指出的,“这一术语已经从政客、工会会员、作家和记者的词汇中消失了,更不用说社会学家,他们已经将这一词汇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注文4】。这一点恰恰是当代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控制的可怖之处。甚至在反全球化运动中,“资本主义”概念亦少被提及。对于全球化的批判已然脱离其基体(资本),后者被外化为帝国主义(如美帝国主义)而成为批判的对象,于是今天的批判者“批判的是帝国主义的‘泛滥’,也就是在另一个更‘进步’的框架下来调整资本主义体制”【注文5】,而对资本主义体制本身的替代却鲜有反思。这种状况背后所发生的是当代资本逻辑对于整个人类生活世界的入侵,这种入侵已经远远不局限于经济领域本身,而是从生产、治理扩展到文化、思想、语言。其中重要的是,20世纪后半叶开始,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展开的“福利国家”、“消费社会”等策略,伴随文化工业对于精神领域的收编,已然逐渐销蚀工人的反抗意识,让工人身处剥削中却坦然接受,这恰恰是齐泽克所指认的“犬儒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