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地理学的文学建构 ——论张承志《北方的河》

作者:祁泽宇 刊名:浙江海洋学院学报(人文科学版) 上传者:柳小毛

【摘要】人文地理学是张承志小说《北方的河》中的核心;首先;人文地理与其学科特性融入了小说的情节结构;其次;作为描写对象的"河"通过人文与地理的对话构成文本内的文化景观;第三;小说具有浓烈的地方空间色彩.张承志的《北方的河》为人文地理赋予了反思转向、内部意识以及人学属性.

全文阅读

第 36 卷第 1 期 2019 年 2 月 浙江海洋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JOURNAL OF ZHEJIANG OCEAN UNIVERSITY(HUMANITIES SCIENCE) Vol.36 No.1 February,2019 人文地理学的文学建构 ——论张承志《北方的河》 祁泽宇 (广西师范大学 文学院 / 新闻与传播学院,广西 桂林 541006) [ 摘要 ] 人文地理学是张承志小说《北方的河》中的核心,首先,人文地理与其学科特性融入了小说的情节结构 ;其 次,作为描写对象的“河”通过人文与地理的对话构成文本内的文化景观 ;第三,小说具有浓烈的地方空间色彩。 张承志的《北方的河》为人文地理赋予了反思转向、内部意识以及人学属性。 [ 关键词 ] 张承志;人文地理;《北方的河》;文本分析 [ 中图分类号 ] I207.42 [ 文献标识码 ] A  [ 文章编号 ] 2096-4722(2019)01-0077-08 作为一个兼具学者气质的作家,张承志为文坛奉献了《心灵史》《西省暗杀考》等文学精品,在完成《心 灵史》后,他宣称“告别文学”,先后出版了《牧人笔记》《求知的常识》等学术著作。从严格意义上讲,《心灵史》 更像是历史学著作,而《求知的常识》等书目更具文化散文的风格。张承志对干枯的学院式论文与滋生蔓延 的商业文体表示警惕,他选择学术性的谨慎思维与文学化的语言表达相结合,双方取长补短,感性与理性交 融,这种尝试出现在发表于 1984 年的小说《北方的河》。其中,大学生知青“他”曾在新疆插队,毕业后“他” 毅然放弃了分配的工作并报考人文地理学研究生。从外部功能上看,小说推动了“人文地理学”的学科普及, 从内部叙事看,“人文地理学”是整篇小说的核心。 在完成《北方的河》后,张承志在创作谈中写到“别人创造的是一些作品 , 我创造的是一个作家”,[1] 一 方面,因张承志与小说中的“他”在生平、精神气质的相似而变成书写自传,另一方面,小说也是对作家的方 法论指导,直接影响到日后张承志写《心灵史》等作品的民间视角。在一本名为《文明的入门》的学术散文 集中他将“人文地理学”视为对地理学、交通史、游牧文化、伊斯兰及回族等众多研究的总的方法,可以说“人 文地理学”是理解张承志及其作品的重要切入点与视角。《北方的河》将人文地理融入情节结构、文化隐喻 与空间书写中,彰显出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并重的叙事魅力。 一、人文地理构成情节结构 萨义德曾对知识分子做过界定,他们是“全身投注于批评意识,不愿接受简单的处方、现成的陈腔滥调, 或迎合讨好、与人方便地肯定权势者或传统者的说法或作法。不只是被动地不愿意,而是主动地愿意在公 众场合这么说。”[2] 知识分子常以孤独、边缘化的视角对话权威和传统,这与人文地理主张的“第三世界转向” 如出一辙。学科的魅力吸引了《北方的河》的主人公“他”,使“他”放弃毕业后分配到“计划生育办公室”的 工作,放弃首都户口,毅然决然地走上理想化的学术道路。小说讲述“他”为考取人文地理研究生所做的努 力,文本的叙述过程就是“他”在学养上的日积月累,更重要的是“他”通过人文地理取得了精神的丰盈。 正如张承志所言,人文地理这个题目不断地邀请他引发深思,《北方的河》中的“他”作为张承志的精神 投影,步步为营,到处走访北方的大河,从一个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门外汉到身体力行,并与其思维方式融为 一体。当“他”在新疆时,就明确了自己的专业方向,“他”借专业基础、外语、插队经历与身体条件等名目询 问颜林爹自己应该选择什么职业时,既定的循循善诱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