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哈萨克族普通话中低等级者单字调错误分析

作者:王丹彤 刊名:伊犁师范学院学报(社科版) 上传者:吕世超

【摘要】对新疆哈萨克族普通话为中低等级者单字调的语料进行考察;发现发音人的普通话等级越低;就越倾向于发阴平调;且二甲、二乙、三甲、三乙和不入级等五个普通话等级的发音者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四声混淆的错误;其中将阳平和上声相混的错误在普通话二甲、二乙等级中较为普遍;而在普通话等级为三甲、三乙和不入级的发音者中;阴平和阳平相混的错误大幅增加.

全文阅读

伊犁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Yili Normal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19年 3月 第 37卷第 1期 Mar.2019 Vol.37 No.1 哈萨克语属阿尔泰语系,是黏着语,有重音但无 声调。汉语属于汉藏语系,是有声调语言,两者间差 异较大,因此哈萨克族人习得汉语声调存在一定的 困难[1]。就目前的研究来看,对哈萨克族汉语声调 习得偏误的研究成果较少。 杜秀丽(2005)从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角度,对哈 萨克族人习得汉语声调的情况进行了考察[2]。杜秀 丽(2007)通过实验语音学的方法,描写了哈萨克族 人使用汉语单音节声调的规律,对哈萨克族人习得 普通话四声的难点和原因进行了分析[3]。古丽努 尔·博乐斯汉(2008)发现,哈萨克族人在口语表达中 给人的总体感觉是二、三声混淆,四声又压不下来, 造成听觉上的误区,影响了交际效果[4]。别地别克· 艾力木艾力(2012)在调查中发现,新疆哈萨克族学 生对音高把握不准,常出现声调下降、曲折度不够等 偏误[1]。 现有研究在内容和方法上存在的不足:一是侧 重于语音教学,对于汉语声调习得等领域缺乏深度 探讨和实验探究;二是以问卷调查等方法为主,研究 手段大多停留在听音辨别和经验总结的层面,定性 与定量分析结合的实证研究方法运用不多。就声调 实验而言,现有的实验规模小,缺乏说服力,且未对 声调的偏误类型进行系统性总结,原因分析较为 笼统。 本文的语料是通过对新疆伊犁地区哈萨克族发 音人的普通话水平进行界定而获得,文本材料情况 如下:阴平调99个,阳平调97个,上声调97个,去声 调97个,共计390个单字调语料。这390个单字调 由普通话处于不同等级的50名发音人朗读,其中普 通话二甲发音者3人、普通话二乙发音者11人、普通 话三甲发音者12人、普通话三乙发音者12人、普通 话不入级发音者12人。最终得到单字调样本情况 如下:普通话二甲发音者1 170个样本、普通话二乙 发音者4 290个样本、普通话三甲发音者4 680个样 本、普通话三乙发音者4 680个样本、普通话不入级 发音者4 680个样本,共计19 500个样本。由于本次 调查中没有发现普通话一级的发音者,因此,本文将 普通话一级发音者排除在讨论之外。 新疆哈萨克族普通话中低等级者单字调错误分析 王丹彤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北京 100029) 摘 要:对新疆哈萨克族普通话为中低等级者单字调的语料进行考察,发现发音人的普通话 等级越低,就越倾向于发阴平调,且二甲、二乙、三甲、三乙和不入级等五个普通话等级的发音者均 存在不同程度的四声混淆的错误,其中将阳平和上声相混的错误在普通话二甲、二乙等级中较为 普遍;而在普通话等级为三甲、三乙和不入级的发音者中,阴平和阳平相混的错误大幅增加。 关键词:新疆;哈萨克族;普通话;单字调;错误 中图分类号:H2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1076(2019)01—0070—11 收稿日期:2018-10-05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语委项目“哈萨克族人普通话等级特征和教学研究策略”(YB125-151)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王丹彤(1993—),女,江苏盐城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实习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双语语言文化。 王丹彤:新疆哈萨克族普通话中低等级者单字调错误分析第1期 一、普通话二级发音者单字调错误 (一)普通话二甲发音者错误分析 普通话二甲发音者错误情况统计表 调类 阴平 阳平 上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