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思想的哲学探微--基于马克思主义共同体理论

作者:沈广明 刊名: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罗育健

【摘要】习近平关于"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重要论述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具体实践提供了指导理论;生命共同体是人类历史发展到特定进程所必然出现的生态文明形态;是从货币共同体发展到自由人联合体的必然结果;自由是生命共同体的核心价值;人与自然之间的自由状态是人的自由与全面发展不可或缺的内容;和谐共生是生命共同体的伦理原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我国的现代化建设必须承担生态修复、自然保护及环境建设的伦理责任;"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生态文明思想已贯彻落实到具体政策措施中;成效显著;

全文阅读

党的十九大报告将“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作为我国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的首要原理,提出“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1]50的发展要求。习近平对生命共同体进行了生动形象地描述:“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人的命脉在田,田的命脉在水,水的命脉在山,山的命脉在土,土的命脉在树”[2]47,认为生命共同体作为生态系统“是一个有机生命躯体”[2]56。之所以提出生命共同体,在现实层面源于我国生态环境面临的客观问题以及长期以来在生态环境保护层面的相对匮缺,在理论层面则是在新时代以马克思主义观照生态问题的要求,“坚持问题导向是马克思主义的鲜明特点”[3]。 共同体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有生产关系与生产力双重维度。一般来说,共同体是就人与人结成交往关系形成的概念,“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总和”就是人与人交往关系维度的共同体结构。除此维度之外,马克思认为“全部社会生活”[4]是在生产力决定下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相互作用中构造的,还存在人与自然关系维度共同体。形而上学围绕人与人交往关系探讨个人、社会及国家相互之间如何形成合乎理性的共同体,譬如理想国、城邦、上帝之城、利维坦与现代国家等,而人与自然关系共同体则被忽视。基于对现实世界非正义、不幸福的价值认定,形而上学在理性主义视域下预设了能实现价值充盈的共同体,并以诸种思辨逻辑完成从“是”到“应当”的跳跃。价值预设的共同体及其伦理方案作为理念、实体、上帝、自然法、绝对精神等总体性概念的衍生物必定服从理性主义法则。这些总体性概念恰又是源于理性对“自然”的抽象而剥离出的根据与本体,而生机勃勃、有生命的“自然”则被剔除于逻各斯之外。所以人与自然关系维度共同体在形而上学框架下极少被论及。 马克思落脚于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现实交往关系建构共同体。他的实践观破除了“是”与“应当”的价值预设窠臼,为共同体安置了时间维度与空间维度。从自然共同体到货币共同体,再到未来自由人联合体不是从特殊性到总体性的逻辑假设,而是人类从部落式的地域性生存走向世界历史的必然产物。人改变自然的每一次重大突破都会对人与人关系产生巨大改变,由此引发的历史转折不仅体现为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变革,更体现为人与自然关系维度共同体的颠覆性重构。马克思将人与自然之间进行“物质变换”形成的共同体称为“自然必然性的王国”[5]927。 在以资本逻辑为核心的生产关系中,人在资本增殖本性驱动下无限度开掘自然,破坏“自然必然性的王国”的运行秩序,使人与自然关系维度共同体处于危机中。习近平关于“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重要论述正是在生态危机全球性蔓延的历史境遇中对如何超越资本逻辑的统治框架、如何修缮人与自然关系维度共同体及如何构架一条通往必然王国最高阶段的科学路径等问题作出回应的最新思想。“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不是传统的形而上学命题。如果按照形而上学命题来理解,那么人与自然就会是以某种实体为根据的抽象物,生命共同体则是永恒的、带有普世价值属性的虚构物。实际上,生命共同体是人类历史发展到特定进程所必然出现的生态文明形态。马克思恩格斯批判了青年黑格尔派“自我意识”哲学,否弃了费尔巴哈所谓“先于人类历史而存在的那个自然界”[6]77,完成了对人、自然的形而上学祛魅,从历史社会关系中解释人、自然及其关系,“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因此,第一个需要确认的事实就是这些个人的肉体组织以及由此产生的个人对其他自然的关系”[6]67。所以,人与自然如何历史地生成为生命共同体,是马克思主义视域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