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生态文明思想在中国新时代下的实践研究

作者:邱影悦 刊名:百色学院学报 上传者:孙涛

【摘要】对马克思生态思想的归纳、梳理是传承与创新马克思主义生态文明思想的基础;也是实现马克思生态思想中国化理论与实践深化发展的重要前提;当代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正面临着资源与环境的双重约束与挑战;将以人为本的生态文明发展理念具体贯彻落实到经济转型、绿色环保的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中;使美丽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理念、实践活动与制度法规建设真正走向自觉;是马克思生态文明思想中国化实践路径探索的关键;

全文阅读

党的十八大首次将生态文明作为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目标提升到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这既有解决日益严重的社会生态危机问题的现实需要,也符合马克思生态文明理论关于社会全面协调发展的实践要求[1]。马克思主义生态理论着眼于探讨生态危机的生成的根源,致力于从社会制度和生态治理实践的层面提出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并集中诠释共产主义社会生态文明的美好愿景。习近平总书记在多次外出调研考察活动中提出要倡导绿色消费与生活方式,提升自然资源利用率,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在当前生态治理任务繁重的背景下,加大对马克思生态思想的研究,将其纳入党治国理政的方略性指导思想,辩证认识和处理历史发展阶段中人、自然及社会关系,探寻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特色生态文明建设之路。一、马克思生态文明思想的科学内涵与理论特征对马克思生态思想的归纳、梳理是传承与创新马克思主义生态文明思想的基础,也是实现马克思生态思想中国化理论与实践深化发展的重要前提,为此,需要从哲学的维度,历史的审视马克思生态文明思想的内涵与特征[2]。(一)马克思生态文明思想的科学内涵从对马克思经典文本的考察中,我们能够归纳出马克思生态思想科学内涵的三大主题,即人与自然相互交换的和谐观,自然、人与社会的系统论,以及社会历史变革与环境治理的有机统一。1.人与自然相互交换的发展观在马克思的经典文献中,探讨人与自然的辩证发展关系是其生态学的基础,马克思历史观中的“自然”有三个层面,首先是作为物质本体的自然,它是先于人类产生而存在的物质实体;其次是被纳入到人类生产实践活动中的可利用的自然,它与人的社会性生产活动直接发生关系;最后是已经作为人类社会实践成果而发生物质变化的“人化自然”。马克思从劳动生产以及社会历史发展视角着重考察的自然应是第三种自然。马克思依靠科学实践观将抽象自然与人类社会实践生产活动历史的融合起来,形成一种科学的自然观。即社会历史性是人与自然交换统一根本属性,而社会性的生产实践活动是两者统一的中介,而人与自然的矛盾和解与相互协调需要在具体的社会性实践活动中得以解决[3]。2.自然、人与社会的系统论从人与自然的相互交换过程来看,是人的有意识有目的的生命活动将世界划分为自在的自然与属人的自然,而人(类)的生命实践活动也反过来影响自然的变化及属性。无论自在的自然还是属人的自然都具有历史客观性,因为创造人与自然相互交换关系的实践活动本身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进程,而人有计划地支配与改造自然的实践过程并非一定就是合乎理性且遵循自然发展规律的。这个过程本身需经两次跃升,第一次跃升是人对自然态度应从动物式的盲目掠取中出来,真正以人的方式对待自然,将自然规律视为人的行动界限,能够自觉认识和利用自然规律,控制自身的行为活动,使人与自然界有机融为一体。如果人的生命活动仅只发挥主体能动性,忽视自然界对人的活动的制约性,其结果必然会受到自然的报复[4]。第二次跃升为社会关系的跃升,这是人类能够认识并合理调节自身的社会活动,不但包括生产方式,而且包括从社会制度层面来实现观念性的变革,只有这样人类才能从物种和社会关系两个层面跃升出来,才能使自然更合理的地被人利用,更好地服务于人类社会。3.社会变革与环境治理的有机统一社会生产活动中自然界和人类是相互作用的,它不但调节人与自然相互交换关系,还调节人与人及其社会的关系,这意味着人在生态系统中的社会性物质活动,不但存在改造自然利用自然的属性,还要以生态平衡为重要基准,调整生产力发展模式,采取环境治理措施,在生态和谐的基础上开展社会生产,实现社会变革中的经济效应与生态修复在社会生产实践中的统一,这需要生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