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灌输论”在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中的运用

作者:翟中杰 刊名: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 上传者:杨伟

【摘要】列宁“灌输论”是我国意识形态工作领域的核心指导理论之一;但进入互联网时代;人们开始思考这一理论在网络空间的适用性问题;并形成网络空间“无需灌输”论、网络灌输“无用有害”论、网络空间“灌输万能”论等一系列认识误区;因此;要正确运用“灌输论”指导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就必须首先消除认识误区;全面把握该理论对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现实意义;在此基础上;按照“灌输论”的要求同步完善正面宣教与反面揭露两条“灌输”路径;并深入研究各类网络群体;以实现精准“灌输”;

全文阅读

第32卷 第4期 2020年4月      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 SOCIALSCIENCESJOURNALOFUNIVERSITIESINSHANXI     Vol.32No.4 Apr.2020   收稿日期:2019-03-02 基金项目:山西省软科学研究计划资助项目“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山西农村网络文化建设与治理研究”(2018041005- 2);山西省优秀博士来晋工作奖励资金科研项目“我国网络思想舆论领域的灰色地带及其治理研究”(SXY BKY201804)之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翟中杰(1987—),男,山西阳泉人,山西农业大学讲师,法学博士,从事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列宁“灌输论”在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中的运用 翟中杰 (山西农业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山西 太谷 030801) 摘 要:列宁“灌输论”是我国意识形态工作领域的核心指导理论之一。但进入互联网时代,人们开始思考这 一理论在网络空间的适用性问题,并形成网络空间“无需灌输”论、网络灌输“无用有害”论、网络空间“灌输万能” 论等一系列认识误区。因此,要正确运用“灌输论”指导网络意识形态工作,就必须首先消除认识误区,全面把握该 理论对网络意识形态工作的现实意义。在此基础上,按照“灌输论”的要求同步完善正面宣教与反面揭露两条“灌 输”路径,并深入研究各类网络群体,以实现精准“灌输”。 关键词:列宁;灌输论;网络意识形态工作 DOI:10.16396/j.cnki.sxgxskxb.2020.04.004 中图分类号:A8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6285(2020)04-0016-05   列宁的“灌输论”不仅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 要组成部分,而且是我国意识形态工作领域的核心 指导理论之一,同时也是近年来马克思主义学科内 部争议较多的理论之一。特别是伴随着网络时代的 来临,部分意识形态工作者开始对这一理论产生更 多疑虑。新媒体条件下列宁“灌输论”是否已经过 时?网络意识形态工作是否仍需“灌输”?如何在 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中更好地运用和贯彻列宁“灌输 论”?一系列问题亟待做出进一步阐释。   一、列宁“灌输论”的核心要义   由于学界对这一理论的探讨相对丰富,这里仅 就其核心要义,特别是存在争论的议题进行简要阐 释,亮明观点,并为后续探讨奠定基础。 (一)理论渊源 长期以来,学界对“灌输论”的思想“源头”存有 争议,主要存在四种观点。一是列宁说,即认为列宁 本人是这一思想的首创者。有学者指出,“灌输”思 想最早出现在列宁于1894年发表的《什么是“人民 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一文中。 其后,他所撰写的《怎么办?我们运动中的迫切问 题》一书则标志着这一思想的正式形成。二是考茨 基说。有学者认为,考茨基于1886年发表于《新时 代》的论文中提出“灌输”思想,并在该文中指出:工 人运动如果不加以引导,就不会产生社会主义思想。 三是马克思、恩格斯说。学者金重早在1986年便发 表文章《“灌输论”的首创者不是考茨基而是马克思 恩格斯》[1]。孙来斌则认为:“马克思、恩格斯虽未 系统阐发‘灌输论’,但是为之做了重要的奠基性、 前创性的贡献。可以说,‘灌输论’的每一个观点都 可以在他们那里找到思想起源。”[2]四是德萨米说。 有学者继续向前追溯这一思想的源头,认为法国空 想社会主义者德萨米首先提出“灌输论”。“要往无 产者的头脑里灌输真理:你有责任给无产者进行这 一洗礼。”[3]德萨米在其1842年出版的著作《公有 法典》中就用到“灌输”一词。 因此,从现有研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