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家训中的孝道教化及其当代价值

作者:孟久琳 刊名:湖北工程学院学报 上传者:唐子彦

【摘要】孝道文化是传统文化的核心;其中蕴含着以敬侍养、慈孝相应、卑幼尊长、柔声以谏、俭葬诚祭、显祖扬亲、移孝作忠等丰富内容;作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家训;因推崇忠孝节义、教导礼义廉耻而为世人所看重;其孝道教化思想对于当今家庭营造尊老敬老风气、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提供人才储备等有着积极影响;但也存在着愚孝愚忠、缺乏人格独立性等消极因素;今天;需要批判地继承传统家训中的孝道教化思想;在内容上汲取传统家训中慈孝相应、以敬侍养、显祖扬亲等思想精华;在教化方法上借鉴传统家训中以身立教、注重践行、培育家风等教化方式;在培养目标上批判地继承传统家训中移孝作忠的孝道思想;达到为当代中国的孝德建设服务的目的;

全文阅读

孝悌是人之根本,重视孝道教化是中国家庭和谐稳定的根本原因。“百善孝为先”一直以来都被中国人奉为金科玉律。《周易》云:“正家而天下定”。中国人历来重视家庭建设,重视孝道教化,家庭美满、父母安健、子女孝顺是树立良好家风的前提,也是营造良好社会风尚的基础。好家风带动好世风,世风的良好意味着国家整体道德风气的提高。故而,孝道传承不仅有助于家庭美德建设,而且对整个民族道德风貌的营造都十分有利。作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家训,是家庭对子孙立身处世、持家治业的教诲,对个人的修身、齐家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推崇忠孝节义、教导礼义廉耻而为世人所看重。在诸多传统家训文集中,孝道思想无不蕴含在家礼、家诫、家规、宗约等之中。学习借鉴传统家训中孝道教化思想的精华对于当今中国的家庭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一、传统家训中孝道教化的基本内容 在传统家庭中,父慈子孝是最为重要的亲情伦理,他们拥有最浓厚的血缘关系,其血缘亲情是维系家庭和谐安定的重要维度,其中父母对子女的疼爱与照顾是基于“爱”的维度,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与关怀是基于“孝”的维度,两者相结合才能组成温馨有爱的幸福家庭。“家长守礼法”、“子女事父母”是论及孝道的两个大的角度,以敬侍养、慈孝相应、卑幼尊长、柔声以谏等则是从小的角度谈及孝道。 第一,以敬侍养。 孔子在《论语》中谈及孝道,他认为:“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1]孝敬赡养父母,是为人子女最基本的义务,但如果只是在物质上满足父母,那和犬马又有什么不同?孔子的这段论述虽然过于直白,但却告知为人子者如果只是简单地在衣食住行等物质方面满足父母,而不在精神层面或者心理层面敬养父母,是不能称之为孝的。又如曾子所言:“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弗辱,其下能养。”[2]这就是说在“养”的基础上做到“尊”或“敬”,才能显示儿女对父母的最大孝心。清代学者张文嘉在其家训《重定齐家宝要》中认为:“今之人以能养为孝者何?盖缘不顾父母而私妻子,倒行逆施者众,彼善于此,故与之耳。殊不知孝之道,岂养之一事所能尽哉?要有深爱婉容而承颜顺志,尊敬谨畏而惟命是从,稍有斯须欺慢违忤,或伤教败礼,取辱贻忧,虽日用三牲之养,犹为不孝也。”[3]3555他认为仅仅在物质生活方面赡养父母是不够的,孝敬父母还要处理好父母与妻子儿女之间的关系,使为人子者、为人妇者皆不敢自私,做到尽心尽力侍养父母。此外,行孝道,还需要尊敬父母,不欺瞒忤逆父母,不做伤风败礼之事。子女侍养父母以尽孝道必须真诚且怀有敬意,不得假借人手。张文嘉在其家训中还强调:“凡父母有疾,子妇当躬亲汤药,坐起搀扶,不得专委婢仆。”[3]3555子女无论处于何种身份地位,在父母年迈、丧失行动能力时,必须躬身照顾,以尽孝心。 第二,慈孝相应。 谈及孝道,清代学者冯班曾说:“君子之孝,莫大于教子孙。教得好,祖宗之业便不坠于地。不教子弟是大不孝,与无后等。”[3]3472在家庭中,子女孝顺父母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如果没有父母的悉心教导和率先垂范,子女将难以把祖辈积淀下来的门风传承下去。这就涉及到家长守礼法、以慈教子的问题。又如清代学者张文嘉在其家训中指出的:“凡为家长,必谨守礼法,以御群子弟及家众,分之以职,授之以事。”[3]3534父母谨遵家教礼法、孝敬长辈、善驭奴仆、敦睦亲邻,做好表率,这对子女来说是最为直观的孝道教化。袁采在《袁氏家范·睦亲》中也提到如何处理父母与子女关系,他认为:“父慈子孝”和“父母爱子贵均”是其基本原则,“为人父者能以他人之不肖子喻己子,为人子者能以他人之不贤父喻己父,则父慈而子愈孝,子孝而父愈慈”。[4]以袁采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