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恩科学哲学中的整体论谱系

作者:夏国军 刊名:广东社会科学 上传者:任秀芬

【摘要】库恩理解的科学革命的结构内蕴着丰富的整体论思想;其中“提出科学假说”环节内蕴的是“科学发现整体论”;“确立范式→开展常规的科学研究”环节内蕴的是“范式整体论”;“出现研究异常→爆发科学革命”环节内蕴的是“科学革命整体论”;作为这些环节的逻辑后承;还有“知识和语言的整体论”;这是一个连贯的整体论谱系;也是库恩对壮大整体论家族做出的理智贡献;

全文阅读

库恩提出的不连贯的科学革命的结构却内蕴一个连贯的整体论谱系,其中,第一个结构层级“提出科学假说”内蕴“科学发现整体论”,第二个结构层级“确立范式→开展常规的科学研究”内蕴“范式整体论”,第三个结构层级“出现研究异常→爆发科学革命”内蕴“科学革命整体论”;作为这个序列的逻辑后承,还有“知识和语言的整体论”。这个整体论谱系具有丰富的思想意蕴,值得我们去逐层发掘,进而洞察库恩对20世纪初人类理智领域爆发的整体论革命的推波助澜。① 科学发现整体论 科学知识的创造不可缺少科学发现,而科学发现需要具有整体性结构。②就某项科技发明的问世而言,发明它的人的确是始作俑者,但就该项科技发明所涉及的相关原理、知识、思想等而言,它的发明者恐怕就很难负责任地或者有十足底气地说它们均属于他自出机杼,即属于他全新的、空前的、绝对独立的发现或创造。事实上,许多科学发现诸如氧是谁何时发现的,能量守恒是谁首先想到的,等等,很难绝对归为某一个体之功,尽管它们有时在科学史上借由某一科学家之名代表着,但这些科学家往往是某一理论、思想的集大成者,或者某一科学共同体最杰出的成员。如此这般科学发现的事实决定科学史研究的方式是,比如,考察一个科学家与他所在的科学团体成员即他的老师、同仁以及后继者之间具有什么关系;而且,在考察该团体与其他类似团体的观点时,尽最大可能寻求那些意见的一致性以及它们与自然界的契合度。在这种情形下,科学史家的研究目标便是尽力揭示所研究的那门科学在它盛行时代的历史整体性,而“不再追求一门旧科学对我们优势地位的永恒贡献”③。假如这种科学发现的逻辑成立的话,则科学共同体概念以及对于科学共同体的考察就显得格外重要。根据库恩的理解,这种科学发现的逻辑“可能需要在科学共同体的社会学中,才能被确立起来”④。 库恩这个思想表明他对实用主义创始人皮尔士(Charles Peirce)的传统有继承。在皮尔士看来,科学研究是一个由科学共同体的成员连续进行批判性评价和自我更正的过程,这些成员共享科学的价值。至于科学研究的目的,自然是追求真理;而真理具有客观性和社会性:客观性指的是真理在某种意义上独立于任何特定个体的信念的性质;社会性指的是真理是科学共同体的某种信念的性质。皮尔士的真理观,从否定的意义上讲,透显出他相当激进的反个体主义思想;而从肯定的意义上讲,透显出来的则是他相当激进的整体主义思想。而且,皮尔士将其激进的整体主义普遍化,因为他认为,不仅是科学研究及研究中产生的真理,而且还有社会和公共事务、个人的信念,除非它们碰巧与共同体的信念边界一致,否则必然是错误的。⑤ 库恩与皮尔士一样,都相当倚重科学共同体,这折射出他对皮尔士传统的直接继承;但不一样的是,他不像皮尔士那样彻底否定个人在科学研究中的作用,这意味着他对皮尔士传统的扬弃。库恩承认,“在一段确定的时间内,一个科学共同体所信奉的信念之诸组成成分中,总有一种明显的随意因素,其中包含着个人与历史的偶然事件在内。…… 这种随意性因素总是存在的,而且它在科学发展中有着重要影响。”⑥的确,假如当年不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迫使牛顿离开他专心钻研、苦于思索的实验室,要不是他选择回到家乡并纳凉于苹果树下,要不是一颗苹果落下刚好砸中他那充满智慧的头脑,恐怕就不会有万有引力定律的问世,至少不会在当时问世。因此,在牛顿这位个体科学家身上,苹果砸头这一偶然事件使他经年累月埋头实验和勤奋思考的必然结出硕果。再如,如果当年阿基米德在为国王的皇冠是否被铸造师掺入黄金之外的其他金属这一问题所困时,他没有洗澡或者即便他洗澡却没有留意他进入浴缸后他的身体导致浴缸中的水溢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