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修身而正心:《大学》传七章的思想史阐释

作者:杨海文 刊名: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周格非

【摘要】《大学》传七章以72个字的短小篇幅;通过设问、病症、后果、劝谕四个层次;试图解决的重大问题是如何为修身而正心;学术界迄今缺少对于这一章的专门研究;思想史阐释显得极有必要;一方面;正心问题在《大学》中既具有自身的独立性;又具有彼此的联动性;从独立性看;传六章的诚意关是善恶关、人鬼关;传七章的正心关是得失关、圣凡关;两者承担不同的人生任务;从联动性看;传七章旨在修正四种不正即偏的心理表现;传八章旨在修正五种偏即不正的人事态度;两者运用相同的论证结构;另一方面;宋明理学为《大学》传七章提供了丰富的解释学资源;它启发人们注意到《大学》《孟子》在心的问题上存在着不可忽视的思想史关联;归结起来;为修身而正心就是要培育良善的精神化身体;这是儒家践履大学之道得以行稳致远的坚实基础;

全文阅读

一、从如何理解《大学》思想体系说起对于《大学》传七章进行思想史阐释,要从《大学》的两大思想——三纲领、八条目说起。三纲领是指“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1](P3)。意思是说:大学的功能,在于彰显光明的德性,在于使得民众弃旧图新,在于达到最良善的境界。八条目是指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1](P3-4),意思是认识事物、获得知识、真诚意念、端正内心、修养自身、管好家庭、治理国家、平定天下。形象地说,三纲领是三面红旗,八条目是万里长征的八站路。以三纲领统帅八条目,高举三面红旗走过万里长征的八站路,这是儒家做人做事、为人处世的大学之道。为了方便后面的表述,现将八站路与八条目、章数、章名的对应关系列表如下:第一站第二站第三站第四站第五站第六站第七站第八站条 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章 数传五章同左传六章传七章传八章传九章传十章章 名格物致知同左诚意正心修身修身齐家齐家治国治国平天下《大学》的思想体系是很清晰的。朱熹(1130—1200)曾说:“《大学》一书,如行程相似。自某处到某处几里,自某处到某处几里。识得行程,须便行始得。”[2](P250)《大学》这本书就像走路的指南一样,山一程、水一程,风一更、雪一更,告诉人们从哪里开始,到下一个目的地有多远。正是受此启发,我们把八条目比作八站路。朱熹又说:“致知、格物,是穷此理;诚意、正心、修身,是体此理;齐家、治国、平天下,只是推此理。要做三节看。”[2](P312)这八站路可以分为三段:第一段是格物、致知,“穷此理”是认识这个道理;第二段是诚意、正心、修身,“体此理”是体认这个道理;第三段是齐家、治国、平天下,“推此理”是推广这个道理。朱熹还把八条目分为两段:“自格物至修身,自浅以及深;自齐家至平天下,自内以及外。”[2](P312)前一段从第一站到第五站,是由浅而深;后一段从第六站到第八站,是由内而外。朱熹将八站路先分为三段、再分为两段,有助于我们理解八条目的阶段性。很多人直线式地理解八条目的阶段性,认为“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像一条直线那样通达下来。《大学》确实给人留下直线前进的鲜明印象,这与它在理论建构上注重层层递进、逐步落实有关。但是,大学之道的各个环节在具体实践中是双向互动、螺旋上升的,根本不可能一条直线走下来。朱熹说:“才说这一章,便通上章与下章。”[2](P341)我们读《大学》的这一章,既要看到上一章,还要看到下一章,知道每一章都与前面、后面的章节相互贯通,这样才能把三纲领、八条目作为整体意识,代入我们对于《大学》的思想理解与人生实践。解读《大学》传七章同样如此,既要从自身独立性的角度关注传六章,也要从彼此联动性的角度关注传八章。先看传七章与传八章的关联:传七章讲“正心修身”,侧重修身为什么要正心,实质是为修身而正心;传八章讲“修身齐家”,侧重齐家为什么要修身,实质是为齐家而修身①。它们都以“修身”为关键词。在此,还要特别彰显“四五结构”的概念。从八条目的八站路看,传七章对应于第四站,传八章对应于第五站,这是一个四五结构。传七章主要讲四种不好的心理表现,传八章主要讲五种不好的人事态度,这也是四五结构,而且可以比作四分五裂。我们在第四、五站面临的重大难题是如何解决心身的四分五裂状态,这离不开孟子讲的四德五伦与儒家经典《四书五经》——它们也是四五结构,而要达到的境界是四通五达。“四通五达”不是我们杜撰的,而是出自《史记·郦生陆贾列传》[3](P2693)。解决了四分五裂的状态,就能进入四通五达的境界。二、传七章的层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