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现的意会场境存在——波兰尼《意会向度》解读

作者:张一兵 刊名:江西社会科学 上传者:袁忞敏

【摘要】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和人与人的关系;是我们观察和认知世界最基本的两个维度;在这两方面;波兰尼都将意会内居设定为前提和基础;意会哲学可以涵盖作为个人知识的科学研究、面容的瞬间意会辨识、作为人的身体义肢的工具意会使用;以及复杂的语言和多层次话语意会机制;同时;我们在面对世界时;可以发现事物和现象存在的不同意会认知层级;这些异质性意会行为和认知结构;决定了人的复杂生命表现;特别是在较高层级的生活构序中突现出全新的生存场境;

全文阅读

波兰尼是当代著名的英国哲学家,他的意会认知理论生成了当代认识论研究的一个全新方向。在《意会向度》一书中,波兰尼通过讨论意会认知“籍内居而成就摄悟”(tacit knowing achieves comprehension by indwelling)的复杂机制,彻底改变了传统认识论中那种主-客二元结构的简单认知逻辑,使我们在面对世界时,可以发现事物和现象存在的不同意会认知层级。这些异质性意会行为和认知结构,决定了人的复杂生命表现,特别是在较高层级的生活构序中突现出全新的生存场境。本文,我们来看波兰尼的这一特殊的意会生存论观点。一、双重内居:我与你存在的意会构式波兰尼认为,一方面,他的体知性的意会哲学可以涵盖“问题与预感(hunches)、相貌与技术、工具、探针以及指示性语言(denotative language)的使用”[1](P189),这是指他先后讨论的作为个人知识的科学研究、面容的瞬间意会辨识、作为人的身体义肢的工具意会使用,以及复杂的语言和多 层次话语意会机制。我得说,作为一个科学家,他的哲学讨论仅仅局限于他可以想到的几件事情之中,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例证,而鲜见他如鱼得水般地看到全部世界,特别是现实社会历史生活的复杂场境。这也说明了波兰尼思想构境层的单薄性。另一方面,波兰尼觉得,自己的意会认知也能够解释“我们的感官所感觉到的外物的原始知识(primitive knowledge)”[1](P189)。这是一个新的提法。并且,他还将这种所谓的原始知识视作全部认识论的真实基础。我们来看他的分析。首先,在人对外部事物的认知中,体知性的意会是原初性的基础。在波兰尼看来,感觉的结构(structure of perception)照见了其余的一切:我们的身体(body)因为牵连在我们关于对象的感觉里,因此参与了我们对其他一切外在对象的认知。再者,由于我们不断地把我们已整合(integrate)成合理实在(reasonable entities)的一套套细节同化于世界中,因此,我们也就把我们的身体扩张到世界中去了。[1](P189)我觉得,波兰尼意会认识论中的body显然不是狭义的肉身,而特指我们基于身体主动的意会体知能力,它具体表现为,我们将所有外部信息内化为自身存在的细节,整合成无法言说的辅助性意会背景,它直接建构着我们注意焦点中感觉到的世界。显然,这是一种异质于康德认识论的观念,因为,座架我们感性经验的因素,除去强加于我们的“先天综合判断”,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身体意会。应该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波兰尼才将其指认为“原始知识”。当然,在这一点上,并非如波兰尼所言,我们的身体真的延伸到世界中去了,而是我们意会式地内居于世界中,这是一种存在构境,认知对象因为我们的存在而获得一种新的存在方式,它被我们意会式地整合为一个合理的实在。其次,不仅我们认知外部的对象是通过意会内居,人对人的生存活动的认知同样如此。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和人与人的关系,是我们观察和认知世界最基本的两个维度,在这两方面,波兰尼都将意会内居设定为前提和基础。为此,波兰尼举例说,在两个人之间发生着一个意会情境(situation):他们“共有着一个综合实在(comprehensive entity)的智识——一人产生该实在,另一人了解该实在。也就是说,一个人形成信息(has formed a message),另一个接受信息”[1](P189)。这讲得太空洞和抽象了。人对人的认识,在复杂程度上,要远远超出人对自然对象和社会生活物质承载物的认知。前面,波兰尼列举过我们从一个人的面部表情意会他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