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图式下的理学“忠信”

作者:鲁进 刊名:鲁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刘秋爽

【摘要】忠与信作为忠信思想的成分;两者的关系可见于七个意象图式:表示内外关系的容器图式、隐藏实质的表面意象图式、循物无违和徙义的路径图式、心性空间的中心—边缘图式及远近图式、尽己的虚实图式、以及忠信进德的循环图式;这些意象图式反映了忠信焦点和背景的动态和静态的关系;忠信体用有定;心的意象图式为其提供了背景框架;忠信要结合“忠信进德;修辞立诚”所含的两个内外循环图式来理解;而路径图式是其基本图式;这些意象图式的作用是隐喻性的;忠信在心空间内;重点是忠;发于心空间外重点是信;忠决定信;信是忠的外显;诚是忠信的最高境界;中间有进德、修辞的过程;目的在“居业”;

全文阅读

“忠信”是理学思想的核心概念,朱熹学生陈淳将其列入《北溪字义》内重点解释。理学认为万善源自天理,天理在人心是性,表现为仁义礼智。忠信属善,是实理的表现。尽己为忠,忠之验为信。言由心生,心中有忠就会真诚而言无不尽,心口一致,从而达到忠信的标准。由于气质之性的缘故,忠的外发未必做到“尽己”,从而影响信之可靠程度。忠信对常人是工夫的要求,是人们通向圣贤之路的自我修为。“忠信”最初见于《四书》和《五经》。例如《论语》:“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大学》:“是故君子有大道,必忠信以得之。”《周易·文言》:“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 理学的忠和信的内容富有逻辑和结构,两者构成具有动态和静态关系的整体,属于心性范畴,忠信的实质可见于意象图式的隐喻扩展。 一、意象图式及焦点和背景 意象图式来自人们在生活中得到的重复的、动态的身体经验,这些经验由具体而简化,变得抽象,具有结构,人们通过这些结构化的经验进一步理解世界,同时赋予新经验相同或类似的连贯性和结构。常见的意象图式有容器图式、平衡图式、连接图式、路径图式、循环图式等[1]10 。 意象图式可以是隐喻性的。所谓隐喻,是根据已知领域的经验来帮助理解未知领域的知识。已知领域的经验通常具体,易理解,被称为源域;未知领域通常抽象,难以理解,被称为目标域,或靶域。我们通过已知来隐喻性地理解未知,是因为二者之间有某种相似性。例如,“人生是旅途”的隐喻,旅途的经验映射到人生,于是,其隐喻蕴含就包括了人生有起点和终点,中途有站点,有歧路等等。这样人生作为抽象的目标域就比较好理解了。我们对生活的理解是隐喻性的,故我们对概念的理解和表达也是隐喻性的。这种隐喻性也是哲学解释世界的手段。意象图式作为规律性、重复性、条理性、结构性的生活经验,可帮助我们隐喻性地理解抽象概念,使得这些领域的内容也显得具有一定的结构和条理[1]xiv,不少概念实质是意象图式的反映。意象图式的隐喻性投射即意象图式的隐喻性扩展,这样的意象图式也称为隐喻性意象图式。如,来自我们生活经验的“容器”意象图式,是一种有一定封闭性的有容纳功能的经验图式,我们的身体就是一种容器。当我们把这种容器图式的经验投射到其他方面时,就会有内外、深浅、封闭和开放等空间理解。此时,“容器”的意象图式的结构可以理解为隐喻性结构。 忠信的隐喻性意象图式包含了七种基本意象图式:容器图式、表面意象图式、路径图式、中心—边缘图式、远近图式、虚实图式、和循环图式。如此多的意象图式集中在一个概念上,这在理学概念中是很特殊的。 容器图式的特征要素是内、外和边界。它基于我们的身体经验,因为人体就是个典型的容器。表面图式的特征是物体的最外或最上层。它基于我们的身体经验,表现为我们的身体有表面。我们看到或接触到的物体都有表面,而表面之下的部分常常是我们未知或不可见的内容。路径图式的要素是起点和终点,以及连结起点和终点的连续的线路。它基于我们的身体经验,表现为我们的生活空间由路径连结成整体。中心—边缘图式的要素是事物的核心位置,和与核心点有一定距离的边界。它基于我们的身体经验是,世界以我们身体感觉为中心,从这中心出发,一直到某个距离,是我们可以感知的世界。类似地,远近图式基于我们的身体经验的距离感,强调了感觉距离。虚实图式的要素是充实和空无。它基于人体经验如吞吐、抓放、纳入和排出等。循环图式或称周期图式,其特征是重复。它基于我们的身体经验是呼吸、心跳、消化、经期,以及我们感受到的外部世界的昼夜更替、季节变化等。 简言之,意象图式的出现是我们身体经验的结果,为我们继续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