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用语比喻义的隐喻阐释及对辞书释义的启示

作者:曹向华 刊名:辞书研究 上传者:黎真

【摘要】比喻义是惯用语形成过程中语义演变的典型现象;对其的分析有利于揭示语义演变的基本轨迹;有助于语言使用者利用本义推测和理解比喻义;文章运用认知语言学隐喻理论;从概念域和映射角度对汉语惯用语比喻义产生的认知机制展开研究;分析概念域在区分比喻义和借代义方面的重要作用;探讨如何借助映射机制剔除释义中不必要的语境义;强调惯用语关键成分在理解比喻义整体含义方面的重要意义;

全文阅读

一、 引言 惯用语的基本特征为语义的双层性,字面义之外还有深层义,主要表现为比喻义和借代义。从认知语言学角度来说,惯用语的深层义是通过隐喻和转喻等手段形成的。刘正光(2002)指出:“惯用语的生成机制在于概念结构的映射。隐喻、转喻和约定(conventional)知识构成惯用语意义生成的认知基础。”刘嵚(2011)也认为:“惯用语作为一种独特的语言表达形式,其意义的生成及理解深刻体现认知机制对语言作用的全过程。” 本文主要以惯用语的典型形式——三字格动宾结构为研究对象[1],从隐喻角度对惯用语比喻义产生的认知机制展开研究,探讨其对辞书释义的启示作用。语料选择为现代汉语中型词典和惯用语专门词典[2]。 二、 惯用语比喻义的隐喻阐释 隐喻必须涉及两个领域,为了区分二者的方向性,我们将其界定为“源领域”(以下简称“源域”)和“目标领域”(以下简称“目标域”),具体到惯用语中,“源域”是原义(字面义),“目标域”是比喻义。二者的互动和关联被称之为“映射”,“源域”的结构要系统地投射到“目标域”中,源域的认知布局在目标域中得到保留,要保持不变原则。束定芳(2008)认为:“所谓‘不变原则’是相对概念,指的是源域中的重要结构关系在目标域中得到保留,并不意味着所有特征毫无保留地‘全部’映射到目标域中。”具体到惯用语则是通过映射惯用语源域中的认知布局、结构关系或是部分重要特征转移到目标域中,从而产生比喻义。 (一) 源域和目标域 从修辞角度出发,比喻义强调相似性,借代义强调相关性。认知语言学认为是否具有两个概念域是区分隐喻和转喻的重要条件,同时也是区分比喻义和借代义的重要方法。隐喻形成的比喻义和原义之间必须涉及两个概念域,而转喻形成的借代义和原义之间只涉及一个概念域,是同一概念域中两个实体之间的概念关系。 比较“戴帽子”和“戴绿帽子”两则惯用语。两者原义表达的动作行为相似,区别只在于帽子的颜色。“戴帽子”的引申义为“加上罪名;给患者的疾病定性”,引申途径是由穿着域“戴帽子”这一常见动作到抽象域“给人加上罪名,给疾病定性”。原义和深层义代表两个概念域,深层义产生的机制为隐喻,是比喻义。“戴绿帽子”的深层义为“称人妻子有外遇”,语源为“元代时妓院中的男鸨,头戴绿色头巾(即帽子),因以讥称妻子有奸情的男子”(《新华惯用语词典》),从戴绿帽子的人想到妻子有奸情的男子,只涉及一个概念域,深层义产生的机制为转喻,是借代义。 (二) 比喻义的生成方式——映射 映射是隐喻运作的基本方式,映射的过程涉及源域的结构系统或语义特征向目标域的转移。作为目标域的比喻义并不完全接受源域的所有信息,而是有选择的部分接受,并进行加工创造。隐喻映射包括两种形式——本体映射和认识映射。 1. 本体映射 本体映射是指“源域中的实体和事件与靶域中的实体和事件对应”(刘正光 2002)。具体到惯用语中指原义的框架结构和比喻义的框架结构保持一致,源域框架中显著的结构特征被系统地映射到目标域中。如“放空炮”,字面义为军事领域中没有目标的发射炮弹,没有什么效果,比喻义为说空话,说话达不到目标。原义的框架结构在比喻义中得到保存。 原义的结构框架: 行为主体(打炮者)、行为客体(炮弹)、行为限制(没有目标)、行为(发射)、行为目的(没有效果) 比喻义的结构框架: 行为主体(说话者)、行为客体(话语)、行为限制(没有实际意义)、行为(说话)、行为目的(没有效果) “放空炮”的原义框架结构在比喻义中得到完全移植,实现从军事域到语言交际域的转化。本体映射中源域的结构被大规模系统地转移到目标域中,并成为目标域的一部分,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