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提升中国话语传播效果的对策思考

作者:储峰;周栋 刊名:理论视野 上传者:黎春燕

【摘要】新时代必须把提升中国话语传播效果作为对外交往的重要任务;因此;必须深入分析受众特点;把大众传播作为当前话语传播的重要创新方式;主动借助新媒体的传播优势;采用融合发展的方式;提高中国话语的国际国内传播能力;增强中国话语的国际话语权;以更好地向世界贡献中国文明;

全文阅读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逐渐由实现“富起来”转向实现“强起来”的新目标,对中国发展道路和理论的国际传播力影响力主导力要求日益增强,对中国话语的国际国内传播提出更高要求。研究分析新时代中国话语传播效果,总结能够切实提升中国话语传播效果的理论和实践对策,正在逐渐成为学界的关注焦点和研究热点。一、当前中国话语传播效果研究现状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伟大复兴目标的不断接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学界对中国道路和中国理论的传播研究也进入新阶段。但是对于提升话语传播效果的针对性研究成果仍然相对较少,中国话语传播效果与中国发展成就相比而言,仍不匹配,中国话语权仍然相对较弱,中国话语的传播效果仍不理想,仍然面临国内与国外差异较大、政治话语和大众话语融合性较差等一系列窘迫局面。从话语建设和传播的主要推动方面来看,国家主导和推动仍然居于主要地位。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中国话语的建设和传播不断扩展和助推,学界研究随之不断升温。比如2013年习近平提出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以实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再次指出,要重点加强话语体系建设,解决我们在国际上声音比较小、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话语权“缺失”境地。这是对当前中国话语传播面临困难提出的重大要求,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国内对中国话语的传播,传播效果也相对较好。学界同仁也迅速对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五大发展理念”“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人类命运共同体”等话语展开研究,并逐渐成为社会各界广泛传播的中国话语,得到了相当多的认同。但是学界在继续深入挖掘其传统渊源和具体思想内容方面做得不够,这也导致无法深入解读和有效转换,传播深度广度和效果也比较有限。目前学界对中国话语传播研究,主要分布在对传播的重要性强调、国家领导人对中国话语国际传播的作用和影响力阐述、网络新媒体话语传播的推广和应用等方面。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在2013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之后,许多学者都不同程度地强调中国话语建设和传播的重要性,指出,必须建设一套“科学的话语体系”,这是实现中国话语传播的基础。[1]有部分学者重点研究习近平的话语传播内容,比如有学者展开对《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的全球传播影响力研究,强调其成为“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的成功范例[2];有学者对“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开展国际传播研究,追踪关注了西方的质疑与中国的回应;有学者指出,西方虽然也采用了“遏制”策略,但是中国话语、中国思想的合理性也毋庸置疑,“中国提出的全球治理新理念正在非西方国家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与之并行的‘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发挥着越来越强的推动作用”[3]。目前中国话语传播研究受到关注思考最多的内容,主要是网络新媒体的话语传播研究。比如有学者对网络政治话语传播展开研究,对实现政治话语向大众话语转化的传播研究[4],以及其他关于借助网络媒体开展话语转换和传播形式创新的内容;还有的学者提出充分利用新媒体展开国际话语传播的建议。对于目前中国话语传播效果问题,学界已有学者关注并开始提出相应对策,但相对分散、不够深入,并未形成合力。比如有学者指出,由于缺乏对中国道路背后理论的深入研究与揭示,在“中国话语建设行动上无所作为、无动于衷、无所事事”[5],导致中国话语不能很好解读中国理论,造成话语传播的说服力不够强,被国际社会曲解和误解。针对具体传播困难,有学者概括指出,话语传播中“一是存在着重形式、轻内容,重平台、轻价值的现象”“二是能够让外国人愿意听、听得懂、可信服的通识性表达还不够”“三是综合布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